目前日期文章:200604 (5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去年十月,車站天橋插滿旗幟,疾風掃過,每一面便啪啪緊緊地響著。好高的天空,噴射機從觀音山方向劃過淡水河,音爆的關係空氣隱隱嗡動,然後旖旎開一朵朵白蓮花。

  泡沫髮膠。松和說:「簡直是早上出門前抹的絲逸歡。」我呵呵笑搭他肩上,刻意在無意間感覺他溫溫的臂膀,好愛好愛他。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兵,還是要當。

  會客前夕,正值颱風來襲,猶豫一晚,隔天清早仍北上看你。

  「真的來啦!」大光頭你狠狠搥我一記,高興得要命。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告別你的時候,暗藍的夜空炫亮著幾顆星。

  一開始我並不在意,可你一走,涼涼夜裡等車的我竟覺得冷起來。仰視天辰,卻發現星子愈來愈多,愈閃愈亮。像灑在絨布上的碎鑽,紅黃綠紫,燦燦爛爛,然後便錯綜複雜地綻放銀白光芒,熱鬧而不喧嘩。

  星子啊!多像你的名字。我懷念你我初遇的情景。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雖然不怎麼習慣慶生,不過還是在生日這天祝自己生日快樂吧!
祝自己順利平安健康快樂,煩心的事能趕快解決!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再加兩首:
Karen Overton - Your Loving Arms
Fonzerelli - Moonlight Party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增加曲目如下:
TIESTO feat BT - LOVE COMES AGAIN
Marco v - more than a life away
Ferry Corsten - fire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小虎牙得寸進尺,居然說要來我這邊煮東西吃
開什麼玩笑,要是我這邊可以來,我要約人還不簡單?!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台上的比賽者一個換過一個,而心焦的飛颺始終沒心情細聽。終於所有參賽者都演唱完了,飛颺只覺得像過了好幾個世紀般。主持人宣佈休息十分鐘後公佈名次及各項個人獎,飛颺便趁空打了個電話到致遠家。「嘟、嘟、嘟......」話筒傳來的是未接通的聲音,打回家去又沒人接。飛颺一試再試,轉眼十分鐘過了,仍沒能打通。飛颺只好先回座去。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始終不說的是,我喜歡你。因為,只想保持我們現在的關係,我想我就滿足了。再度北上見你,是我最後的奢侈。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跟士哲,與其師生,倒不如說是大哥哥與小弟弟。每週三五六,他會期待我到來,而他媽媽也很放心把他交給我。

  週六下午。「士哲,別玩了。」這次他拿玩具槍嗶嗶對我發出聲光。「新買的喔!」他調轉槍柄,從嗶嗶變成啾啾聲。「槍,GUN,槓。」我說。「槓槓槓!」他扣板機,槍口爛紅旋轉舞燈似地對我閃爍。「啊!你該糟了。」我發現他頭髮沾了鮮奶油:「怎麼會這樣?」「應該是早上弄的。」「早上?上課嗎?」「今天我們同樂會。」「油油的。」我檢視他頭髮:「怎麼辦?」「洗掉吧。」他槍口堵我小腹。我領他到浴室,開蓮蓬頭。「我要在浴缸泡。」他扣板機,玩具槍嘎嘎叫。「還帶進來?」我解開他制服:「弄濕會壞掉的。」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士哲是我學生。大四時課業閒散,便兼了家教打發時間。他家在新莊,應徵時,他媽媽囉哩囉唆個沒完:「你有沒有經驗啊?每週三天能不能配合啊?錢不是問題我要的是有效....」正當我想起身告辭,濃眉大眼的他蹲在樓梯護欄一臉天真爛漫注視我。是他嗎?黑皮短髮的底迪?我還在懷疑時,他媽媽一語驚醒夢中人:「我希望明天就開始。」

  士哲,典型的單親小孩,媽媽開明女強人,沒時間照顧,將他送往課輔班,別的沒有,只要求不能打他,結果課輔第一天他就挨打了,哇哇哭給媽媽看,媽媽心疼,從此不信琳琅滿目的課輔,寧願自己物色人選。這就是我跟他相識的原因。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雙連站,下一站民權西路站。」廣播先生平靜說道。

  這是我第二次搭乘捷運,星期一,人潮比前天少很多。我放下原本提著的水餃,剛在馬偕附近買的,老闆娘說煎的好吃,我笑笑說我只會煮不會煎,她比手畫腳說先熱鍋再加油,放了水餃再倒水,皮黃後就可以了。我嗯哼回應,心想還是煮的好。上禮拜經過這家店,純玲向我介紹該店餃子皮厚餡兒多,韭黃豬肉鮮嫩可口,不鹹不油剛剛好,我揮揮手說哪這麼神啊?又不是宮廷御製,她嘟嘴不服氣:「皇帝哪裡吃水餃?水餃是我們小老百姓土元寶。」

  「不跟妳爭了,嘴巴太閒。」我點點她的瀏海,三月懶陽臨不到行道樹下她的臉。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春雨綿密,難得出現日光。我抖抖因螫伏太久以致於蒸著黴味的被褥,發現這樣不行,拿了掃把柄端噗噗拍打,遂見細小塵埃糜起。

  遠處鴿群瀟灑掠過。

  我望著更遠處的觀音山,雲端莊嚴透射天影,要不是如夢似幻,我會飛奔而去。想起竟子曾告訴我,那年春天,在大阪市郊,有個女子身著和服自宮崎會館跳下,街道行人為之大駭。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分開後我一直以為,終究時間會讓我慢慢遺忘你。

  簡單說,我並不是個情感豐富以致於常處於回憶裡哀傷的人,感情結束後,我總能很快地走出陰霾,我甚至懷疑是否陰霾過?也許如此,我被認為無情,那些與我交往過的對象往往在事後丟下一句:「他是爛人,愛過就忘。」

  愛過就忘,這真是我的標記了!?真好笑!上禮拜經過關渡,在憲兵隊對面看到一位容貌酷似你的哨兵,我與那位青年哨兵就這麼驚鴻一瞥,隆隆車陣短短那一刻我竟然猛然栽進回憶裡,因為太急速而失速,失速的回憶,周圍頓時闃靜無聲,分不清是黑是白。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沒有見過藍色的月光?仰視天際,月亮周圍淡淡一圈暈染開來,藍色的。我坐在社辦樓頂,懷抱吉他低沈唱著:

  『你問我愛你有多深?我愛你有幾分?』
  『我的情也真,我的愛也真,月亮代表我的心。』

  這是我最鍾愛的歌曲。

  去年此時,社團為趕辦成果展而加緊練習,有個叫君維的學弟總愛在我頂樓練唱時蹬蹬跑上來煩我。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聽說有很多人在問小虎牙接下來有沒有怎樣,我就大致上把這幾天的情況講一下: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總是這樣
自己送上門來的棄如敝屣,隨手可得的揮之則去
花點精神得到的雖好,但怎比得上千辛萬苦才獲得的
但,得不到的才最美好,卻永遠只能存在心裡
人啊人,何時你才看得破這空幻虛無的一切呢?!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Tiesto,我對不起你,真的沒錢去看你的live了,只好等你下次來台灣了......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晚要盤點 不知道要搞到何時 Twisted Evil

物流有個小虎牙,看起來雖然沒啥妖氣,但喜歡找我講話
甚至還會沒事碰我(當我進物流那邊辦事的時候)
最誇張的,是會主動幫我忙,不管是公事上或是私事<--他可不會主動幫別人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情深不壽 強極則辱
謙謙君子 溫潤如玉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