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5 (3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既然沒有我也是一樣
我還賴在這邊幹嘛?


淨心滌念 過不留痕
誰不是過不留痕?
既然不留痕 那又何必過?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沒有我 世界還是一樣
那我存在有什麼意義?

沒有我 地球還是照樣轉動
那還要我幹嘛?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鳥,本來就是要飛的;把牠關在籠子裡,那還是鳥嗎?
      
       ***********************************


       翰青拉開窗簾,刺目的陽光大剌剌洩了進來,前方森林公園裡升起好幾隻風箏,在空中搖啊擺著的,頗自由自在地。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不是個樂觀的人
從來都不是
雖然顯現出來的,大家都會覺得我很樂天,過得很快樂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慾念是一種很玄的東西 如影隨形
       無聲又無息 出沒在心底 轉眼吞沒我在你懷裡
       我無力抗拒 特別是夜裡 強烈到無法平息
       恨不能立即緊緊抱著你 大聲地告訴你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很多時候會很討厭自己的某些個性
例如在很大的壓力下仍然若無其事的樣子
例如拉不下臉來拜託別人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們兩個到底怎麼回事?」有天我忍不住問起榮興。
       「沒有啊~」他閃爍其辭。
       「別騙了。」我一眼就可以看穿他在瞞我:「快說啦!若真有問題好歹我也可以幫幫忙。」
       「真的沒有……」
       「他都招了你還賴?」我以謊言打斷他。
       「不會。」他自言自語:「他不會說的。」
       「他不會說什麼?」
       「你若真想知道。」他避開我的眼神:「自己去問他。」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台南縣市政府這次放颱風假,其實沒什麼不對
天氣雖然可以預測,但並不能控制
氣象局也只能依照既有的資料與氣象知識去"猜"颱風未來會怎樣
即使猜錯了,也不算無能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自己的試驗版本DEMO片弄好了
一開始還不太知道怎麼弄,有點亂接
後面的就明顯好很多,還要找時間調整一下(說不定會大調整)
不過呢,正式版本還是朋友幫我mix的才算數
我的只是練習用,上不了檯面
Embarassed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五月第一道悶雷自下午兩點嗚咽作聲,初夏城市的燥熱頓為之紓解,頗有渭城朝雨之感。我在陽台收拾今早晾晒的衣物,隔著斑駁鐵鏽欄窗不經意瞥見樓下忙躲雨的單車兒童,以及踢踢採著碎步經過紅色嘉年華轎車的黑狗。陽台隔壁是蔡小姐家,種了茂盛如森林的攀爬藤植,好幾次,我在夜歸時錯覺藤葉深處發閃綠晶鬼眼窺視著。據蔡小姐說因為對面有人偷看她,於是便廣植綠葉以遮蔽,我看看蔡小姐的面容與身材,覺得還好。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抓姦要在床。第二次跟沈非說要遠行,我決定等到隔天清晨,拿了事先偷打的鎖匙,喀嚓幾聲開門逕入。兩個赤裸男人相擁而眠,一個叫學長,一個叫學弟。


       「好噁心!」我氣得大喊,把他們統統嚇醒,祥祥急忙以棉被遮羞。
       「不必遮了。」我對祥祥說:「瘦巴巴的,沒什麼好看。」我反瞪沈非:「爛人!」
       祥祥低聲要沈非幫他拿內衣褲,好縑介穿起,窸窣一陣離開。
       「你竟然給我亂搞!」我掀開棉被,沈非矯健體格呈現眼前,讓我又愛又恨。
       「我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我順著問:「那是他勾引你囉?」
       「……」他不回答。
       「這樣更爛!」我說:「被人家一勾就上,大爛魚一條!」
       「……」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往化學館的路上,我遇到沈非。


       今天他穿了件鬆垮垮芝加哥公牛隊T恤,半長不短熱褲裹住他毛茸茸大腿,小腿的盡頭是最令我神經緊繃的白襪氣墊鞋。這天殺的化學系男生,如果我有殺蟲劑,我會噗茲噗茲對準朝他噴去,直到他像蚊蠅落地般消失在我眼前方罷休。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
       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


       剛剛下過雨,宮燈教室背後石階路濕潤不泥濘,透涼溢滿潮味的河風吹落幾朵原本懸著雨滴垂垂欲墜的杜鵑,花謝落土,松葉回以窸窣低吟。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除了念書,再就是與他一起,這單純得幾乎就讓我以為是全部的生活,我怡然自得,並且認定了鄭璽明這個人這三個字要陪我直到終老。高二暑假,我挪用原本畢業旅行的錢偷偷與他跑到埔里,在廬山,因溫泉煮蛋不慎他燙到食指,心急的我立刻含住他食指。「幹嘛啊?」他笑我傻:「又不是流血。」


       我們在溫泉旅社度過最激烈最瘋狂的夜晚。黎明時,我低視他安詳睡顏,不可置信再次親吻眼前這位令我眷戀不已叫做璽明的人,他睜醒,拉開落地窗簾,面對大塊山水我們覆蓋薄被赤裸依偎,等到窗角最後一絲霧氣渺渺散去,等到深林鳥音清絕嘹喨。「你對女生沒有興趣嗎?」他若有所思說道。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混音專輯今天進入混音階段了
一個好朋友義務幫忙混音
非常感謝他! <--這個人情到時候得好好還一下囉!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天接到璽明的電話,他說他在後龍,偏僻荒遠的小山坡。他們的軍營面海背山,白天站衛兵時望著遙遙西邊海平面以及週而復始的沙沙潮湧,可以讓人不禁緬想起許多事。「當然,也包括你。」他說。


       電話這頭的我心頭一陣酸甜。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中午我們頂著一支小黑傘出去吃飯,然後在站牌底下陪他等公車。

  「四天後是我的生日。」我裝做不經意說著。
  「四天....」他算算:「那不就十月十號?」
  「對啊,雙十國慶。」
  「時時樂。」
  「你說什麼?」我作勢欲戳,但他機巧閃開,剛好此時公車也來了。
  「掰掰囉!」他瀟灑將背包往後肩一扔,蹬上車子。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管 我要Z530i
有人要送我嗎?
我生日剛過 可以當生日禮物補送給我喔!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小虎牙約我去陽明山玩
其實他本來是想約我去衝浪的
但,我可不想讓他製造上下其手的機會
畢竟他只做到月底,要是讓他吃得太好,以後他可難過了......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後來你就不再唱歌了?」均穎問。「不。」飛颺搖了搖頭:「那天晚上我作了最後一首曲子,就是妳開始聽的那首。隔天我到他墓前唱給他聽。」飛颺頓了頓,又道:「我把他所有喜歡的曲子都唱過一遍,才回家。從那天起,我就不再唱歌,不再碰鋼琴、吉他了。」均穎聽了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好陪飛颺坐著。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