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人的容顏魚的眼-poivre (4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你稍稍等我一下。」說完, 他朝著站牌旁的超商走去。

當他再回來時, 只見他手上多了一包棗紅色的大衛多夫的煙, 和一祇便利傷店的打火機。他小小心心的完好的撕掉外層的塑膠保護膜, 打開盒子, 把煙用手指彈了彈, 煙身的外紙如漂過的白, 讓人不會有念頭去懷疑其身為初次的純潔。 ,他稍低了頭, 以一隻手擋著風, 另一隻手按著打火機。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可以往那邊的窗外看看, 這是個看雲的好地方」。小眠朝著我身後的大片的落地玻璃窗, 這樣說著。

你回頭, 微微的調個角度, 定睛的看著。

在越過旁邊巷道及一些建築物後, 在隨著馬路而延伸的地平線的遙遠處, 幾朵略帶灰泥色的雲, 輪廓深刻的掛在視線框著約上部三分之一處。似乎就好是由像鑄模冶塑而成, 你彷彿可以窺見它所有的立體全影, 一絲一條的印痕, 在光影的對映下, 整朵雲就烘襯的格外讓人震撼。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是我的女友」,女子介紹跟在她身邊,喚成小眠的女子。「而你就叫我孫吧」。「我和她都是原來這裡的心理師。」

「對了,你要不要看我剛寫的東西。」她把那一的稿紙隔桌遞過來,「我在試著寫一部小說,給我點意見也是不錯的。」

你說聲謝,接過那一疊稿紙,看見題目是,「失去你的十月,從咖啡杯跌落」。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對他搖了搖那張電話帳單。她說, 帶著吧。

「你的魚很憂鬱。」她又接了一句話。

你跟著下了樓, 在她後面在巷內繞了又繞, 只見她一會向左邊的巷內轉, 又朝著右邊的走, 越走開始疑惑著這樣的地方, 可真是你所住的家附近嗎? 越走著,你以為像是走入八家將的步伐中, 在巡跳中彷彿進入一種迷離狀態, 不再確定凡人對於自己生活場域的心理地圖, 是不是還有一點可以信賴的用處。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還是想著你, 在清醒思考和沉迷昏亂中。

對於這樣的猶豫矛盾的心情, 差只有彷彿自己從花店冉冉的抱出了好大一把花束, 花絮叨清, 迎著風繫格外的耽情於生彩, 使盡其緣於的繽紛美煥, 卻在面對你的片刻, 不敢拿給你。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對不起, 我想找張文生先生。 」你揚了揚手中的電話費帳單, 「嗯, 這是他的電話費帳單, 但因為一直壓在我的信堆中沒發現, 所以想跟他說聲抱歉。」

其實你是聽到之前的, 那女子說了她也正在找這男人的話。 或許你以為她在開玩笑; 更可能的是你突然不知道怎樣面對這樣的一個狀況, 一個女子冒在門口跟你說, 她也正在找你要找的人, 你弄不清楚在這樣的情形, 自己該怎樣的反應,你慣有的應對腳本, 是從來不曾有過這一段。 於是, 在認知歷程的活動中, 你決定忽略的剛剛出現的對話, 並且期待在這會的試誤中, 能夠得出不一樣的結果。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並不真的知道, 這樣的一場混亂世界, 究竟在玩些什麼。 身為一個讀者, 你發現, 這是一篇十分討人厭的文章, 不僅沒有一統的敘事結構, 還甚至在人稱方面極盡可能的攪或, 有沒頭沒尾的第一人稱, 有似無意義的名字架構出來的第三人稱, 還有老是以為在指涉你的第二人稱。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爬上了樓梯, 看著自從搬進這棟公寓, 未曾來過的樓面, 有了一點的焦慮,因為向來, 自己是不太知道怎樣應付陌生的空間的。 加上又想起了, 你在孩提的時候, 對於爬高樓的恐懼感, 你一直以為你是有懼高症的, 因為那時, 連爬著三層樓都不禁要好好的抓住把手, 深怕腳步不穩時, 會由下一步的踩空而跌到死亡的空間。 其實, 那時是不知道什麼叫死亡的, 對於死亡, 也沒周遭的經驗能夠的了解, 但莫名的, 你在孩時, 怕著高, 怕著墳地, 怕著棺材店, 怕著黑, 怕著鬼故事, 怕著和死這樣的意識可能的相關。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不太知道, 想念的情緒, 會有這麼容易的, 像一口湧滿泉水的井, 不停的似無止境的, 冒冉而出, 在不知該如何清理的疏忽中, 已然將你的心覆蓋, 將你的口糊塞, 將你的眼茫然, 將你的耳模糊, 再將你的頭髮, 不留情的焚燒涓殆。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抓抓頭, 看著手上的那一張電話費帳單。

前幾天, 你一直記得好像有這麼回事, 有一份還是兩份的帳單, 瀕臨了繳款的期限, 但. 都. 還. 沒. 去. 解. 決。 一張是信用卡的帳單, 其實你已經辦了轉帳繳款, 然而, 你實在記不太清楚, 戶頭中的剩錢到底夠不夠, 讓發卡銀行有點狠心的扣去。 另外一張, 就是龐大到幾近要負債的電話費。你有點苦笑著, 講起來就興奮的長途電話, 還有被 modem 不知怎麼吃掉的市內電話費, 零零總總, 每個月都恨不得讓你想把電話線剪掉。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是什麼嘛, 寫起來一點力道也沒有。 」文生把螢幕關掉, 整個人攤在電腦椅上。

覺得, 生活越來越過的不知所以, 於是, 對於文字的構築, 也就越來的越沒有掌握力。文生對於這樣的單調日子, 不由得打盡心底的深深厭煩。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總是, 難承擔的, 會難不讓自己陷在不知所以的情堪中。

將音樂放的大聲, 讓自己呆凝著電腦的螢幕, 不會說話, 不知動作, 不去多想, 也不能少想。我將不能再有一點多多的念著你, 或者我將把自己在缺乏的深處逼自己往翻復的懸崖踏去。我將不能有一點的不去想你, 與之我將對於自己對你的輕看, 進行痛陳的譴責和不能寬束。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真是自找苦吃,poivre居然也要寫起連載了。

是秋天的風吹的太盛, 或是太令人不知道要幹什麼,poivre 居然變得會跟風,繼 gide 和 YYMMRR 後, 也要開始連續每天固定的貼些文字的典當。 然而, 不像gide 和 YY,poivre 並沒有寫過小說的磨練和經驗。 於是, 一場自虐和虐人的遊戲, 將難以避免的上演。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一篇文章成形之際,作者願意將其分享給讀著之時,常常面臨到的,很可能是觀者「以文測人」的質疑;

「阿,這是你的親身體驗嗎?」
「你竟然敢寫這種東東....」
「這是真的嗎?」
「你竟然做這種事....」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點好笑。因為我真的想不起的你的名字了。

可是我們分開多久了呢? 從盛開的夏季到現在, 還不到兩個月。 我訝異著我的遺忘能力, 是如此驚人又毫不留情的一點一滴的在吞蝕我的記憶, 所有我曾經的幻想、 奢望、歡樂、難忍之一絲一網的, 從最底曾關於你的部份開始拆掉, 確無痕跡又端端的快速俐落。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針對8.30日[港都電台/港都私房話/非常話題/T與GAY的會館]的反思


或許這是南台灣僅存的同志節目, 或許南部的同志廣播節目的製作比北部的節目在資源上和經驗上均有所不太夠。 但, 既然能夠有難得的同志的發聲管道, 是否是寧可期待這會是一份足夠尊重同志, 以同志本身出發的節目, 而不在於將同志生活「曝光」「揭露」給 straight 窺視, 或是以輕挑的口吻來損虧「你們怎樣.... 」。 寧願, 在心態和口語間, 有更多的「一如你我」 (just like all the human being) , 而不是「秀給我看」 (show to me) 的霸權老大心態。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訴說不斷的進行 於是 金魚開始溺水

[我不斷喃喃自語想從此吐光了言語]
[或說 一片天一個時間 ]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誰能夠無動於衷 告訴我告訴我 ]
[以前曾經親愛的妳]

其實 聲音早已關閉
[而陣字宇宙 單獨跳舞 迴旋一圈 謝台]
[我打開深夜的窗 發現]
[月夜不曾美麗 如果 心早已是傷是死]
[奮力悲吼 狂竟不可能的愛欲情任 是嗎]
[是嗎 ....]

是嗎 我開始信仰流星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引述《snowland (島不落雪乃因溽暑)》之銘言:
: 標題: Re: [曖昧游移]
: 時間: Tue Aug 13 20:14:40 1996
:
: 在飄雪的島上會有紛飛落英敲打那些寂靜的海洋 告訴我吧那千萬年不曾攪亂的傷痛
: <妳喜歡海洋嗎 我是喜愛的 因為我是唯一存在的那片荒島> 我叫荒島為愛 就是

: 伸手捕捉唯留指尖沾染潮濕因子 放任的人兒阿 妳的手早已不在鮮美衝動 或
: 不斷等待海洋的遠方會有一些聲音解禁 沈默的島嶼 說現在永遠的海螺迴盪 呼喊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想 或是我該了解 妳那不欲為人之的婉轉 在淡晃的容顏下 一點無知的辛酸
或許該要放的 是我自己從未央歌開始執念的不粹
妳讓商揚犯真妳讓人心沮讓 而予我 一點聲色淺笑的張狂
無謂 是一東絕開後的不想干擾 讓我走讓我走
我在風中低語我在溪中口漠我在湖中死無看待的美麗嬌豔我在
欲無在下 你是如此的挑忽不然的不曾漸捲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2 3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