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人的容顏魚的眼-poivre (4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你有多喜歡我? 我問。
這我不會說耶。
我佇了一下,跟你講了春上村樹的舞舞舞中的一段。印象中,你好像沒太在看這位轟動台灣的不知其然的作家的書。[[在他和一個美麗的女子做完愛後,他們聊起天來;女子問他有多喜歡她?他說,他喜歡她像春天的小熊......]]
你愣了一下,這是什麼形容詞?
別急,我說。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雖然是場生命的遊藝......]]

鮮豔綠色的薄荷司迪麥
似茶不褐的坑坑洞洞的桌子
白邊藍底白線又白字的B區
銀紅相間的養樂多錫紙蓋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last few day... i put the Don McClind 's CD in my CD player
and i notice this song....these words maybe not very correct
caused i just hear....and write it down !so if somebody find some mistake in it
please correct for me and i will thank u a lot !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在心田中 將你種下
由稍稍撥土、淺淺啄洞
安你如心細仿若捧著易碎的秋天
引頸張領 盼望可曾會有枝芽的盈冒
期待如同種下的是苦瓜
田是苦的
我在心田中 將你種下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早上回到了台北 即將又是一個人日子的開始
攤在飛機的椅子上狂睡
一方面補自己未夠的睡眠 而一面則想著你
終於知道想一個人的味道
及知道將會被人掛念著
是一種幸福的苦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 palmar (忘記你我做不到): │
│                                             │
│ 我用經歷過的傷楚去榨汁    │
│ 粹取凝鍊出堅硬的保護膜    │
│ 我小心翼翼的將外殼敷上    │
│ 在其最灼燙時                      │
│ 如此與我的肌膚緊密結合    │
│ 再也無法撕裂                      │
│ 越痛的傷痕粹取面積越大    │
│ 我仍然在思索                      │
│ 要經過多少失敗多少毀滅    │
│ 其範圍才能將我層層包裹    │
│ 如此你才沒有辦法窺視我    │
│ 侵入我的脆弱                      │
└─────────────────┘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玫瑰的店, 落在小彎繞的淡水小街上, 舊式的白底紅字招牌, 樸實的緊, 但也讓人輕舉頭就可瞧見。

玫瑰面熟, 人又開朗討喜, 招呼著這不大的洗衣店, 總讓店中持持的有街坊的鄰人, 除有衣服要送來洗, 也樂於往玫瑰店中走走蹓韃。「林伯母, 您的衣物還是乾洗比較好。若是說水洗洗壞了, 平白糟蹋這漂亮的衣裳, 頂真叫人可惜了。」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該怎麼說呢?其實是這樣的:就是我在沒得到原作者的同意下,打算把他之前的一些作品轉貼過來。為什麼不問過原作者呢?呵呵(這是苦笑),找得到人我又何必這樣做?他是我的第二任,分手…也大概九年了吧,之後他歷經當兵,出國,也不曉得現下人在哪,是不是過得好。總之,我是失去他的一切了,除了記憶裡還生龍活虎的過去。他的過人才氣是我當初喜歡他的重要因素,直至如今,我還是愛不釋手。是以我厚顏地未經許可私自轉錄,也算是紀念他的一種方式吧!泡芙,我還是很想你的,希望你一切安好,順心快樂。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23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