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對於很多人來說,是一種生活經驗的焠鍊,是一種生命過程的記錄。於是寫的人用心寫,不管文字是不是美麗,句子能不能流暢,但至少讀者會認為很真實而不是欺騙。

  但真的是這樣嗎?

  我不曉得別人是不是都這麼的真實,不但肯面對自己而且也看得清自己,能夠百分之百確定寫出來的就是自己真正所想的,或是絕對符合發生過的事,一點都沒有偏差。但我捫心自問,我不是。我的文字,並沒有辦法做到這樣的境界。

  首先,我並不是個誠實的人。至少,在某些時候,我是隻鴕鳥。面對我不願意碰觸的事,我會本能地閃躲。可能是傷口未癒,碰了會劇痛,也可能是早已結疤,再碰雖然疤不痛了,但那記憶裡蒙塵深埋的角落仍傳來那熟悉的痛楚,更令我感到難以承受。

  所以我閃躲。我不願碰觸。

  化而為文,我便不自主地修改。修改我的文字,修改我的感情,甚至,也許吧,修改我的記憶,自以為的記憶。

  什麼是真?什麼是假?我不知道。這自以為正確的記憶,誰能清楚到底真不真實呢?

  我也不知道,我該寫多少才算真實。

  寫我的生活,要不要連我一天大小便幾次也寫出來才算真實,才不會被質疑我怎麼可能都沒有大小便,好虛假的生活。

  寫我的感情,要不要連我一天做了多少愛也寫出來才算真實,才不會被懷疑根本就是我自己編出來的,好虛假的感情。

  寫我的工作,要不要連我一天挨了幾次罵也寫出來才算真實,才不會被懷疑其實只是隻吃家裡的米蟲,好虛假的工作。

  我不提我愛園藝,可能只是覺得我種死了不少花花草草,或是覺得也沒什麼好提的,所以不提。

  我不提我死會了,可能只是我不想對不認識的人談論另一半,或是另一半嚴令不可以多說,所以不提。

  我不提我的工作,可能只是為了防止被公司的人看到後會很慘,或是事關工作上的機密,所以不提。

  我承認,絕對承認,寫出來的文字,一定都是經過我自己的編輯,將我認為適合、適當的部份挑出來加以整合,再化為文字。我寫的,都是我想寫而且能寫的,不想寫或不能寫的,當然就不會寫出來。

  真實嗎?當然。但我不可能將所有真實都寫出來,我只把挑選過的部份真實寫出來。當然了,有部份甚至做了必要的修改,讓所謂的事實變成修改過的,我認可的文字,再發表出來。

  報紙的社論編輯將讀者來函改得亂七八糟的話,會讓原作者不爽,但我編輯我自己的生活、想法與文字,我想只要我自己爽,應該不必在意你爽不爽才是。

  怪我不老實說出全部?

  如果你能做到將原本只想放在自己內心深處的往事感受全部都向所有人坦白,那麼我就接受你的指責。否則要怪我不老實,隱瞞了部份不明講,那就讓你怪吧,我又怎會在乎。如果你自己都力有未逮卻又怪責他人做不到,有誰會在意這樣的責難呢?

  文字是載具。它承載的也許是真,也許是假,也許真假都有。但其實這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文字帶給你什麼。它可能讓你高興,讓你感動,讓你同悲,讓你冒火。它也可能讓你增智慧,長學問,知興衰,明是非。當然它更可能讓你一無所得,白耗時間。

  但這些都無關它的真假。它的真假真的不是那麼重要。

  所以,正看著這段文字的你,請不要再指責我不老實、不真誠了。每個人都有不欲人知的部份,執著於文字所表達的必須忠於事實並沒有太大意義。藏在文字背後的真與假,連作者自己都不想弄清楚,你又何必苦苦追問?



本文圖片取自書法教學資料庫

創作者介紹

撒旦的WONDERLAND@魔界第六層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egg
  • 做自己就好:)
  • 謝謝啦,我盡量﹗ :D

    撒旦 於 2007/12/23 22:48 回覆

  • show
  • 推一下撒旦 想看假的去看色情小說 言情小說 那邊8、90%都是假的 沒必要在這邊大放厥辭
  • 呵呵,誰曉得色情小說言情小說是不是真的,說不定...(攤手)

    我的 混沌.彩虹 系列一定是假的,這我可以保證! (茶)

    撒旦 於 2007/12/24 00:37 回覆

  • cyber runner

  • 撒旦會發這樣文
    是發生啥事了嗎
    不過不要太在意
    真不真假不假
    是真是假又如何呢
    XD
  • 別太緊張啦,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只是寫一些散文故事的時候,會被問是不是我跟誰誰誰的往事,或是會被問為什麼我都沒寫到某方面(例如感情工作之類)的東西,所以才這樣抒發一下而已。

    只是我的部落格並不是為了滿足「偷窺慾」族群的八卦好奇心,而是為了我自己爽而寫的,所以還是只會寫想而且可以與大家分享的生活/想法啦。

    想要輕易就讓金牛座的人改變想法,其實並不簡單,呵。 :p

    撒旦 於 2007/12/24 01:29 回覆

  • 蜻蜓
  • 花生什麼事?
    寫部落格絕對不是為了滿足偷窺慾的人。哼。這種人最討厭了。

    撒旦,加油~
  • 沒啦,只是會有人問東問西的而已。反正金牛座號稱固執,問不出來的就是問不出來,呵。

    撒旦 於 2007/12/24 18:07 回覆

  • 胖胖熊
  • 別想那樣多!Merry Christmas
  • 謝謝啦,我不會想太多的,要想也是想著下星期拍101煙火要在哪個地方拍才好看 :p

    撒旦 於 2007/12/24 18:10 回覆

  • sunObeach
  • 竟然有人欺負撒旦...!?

    你並不會不誠實啊!大概是看戲的人太入戲,不願意給你空間天馬行空...
    去吃聖誕大餐happy吧!!

    聖誕快樂 ;))))
  • 欺負是還說不上啦,我不欺負別人別人就要去還願了,應該不會有人白目到這種地步,呵呵。

    應該說,人心不足蛇吞象,知道了一點還不夠,還想知道更多。不過可惜的是,我不是隨便威脅利誘就會吐實的人,要嘛至少也拿100億歐元來利誘一下我還會考慮考慮。(茶)

    聖誕餐吃完了耶,你也要記得吃!
    聖誕快樂! :D

    撒旦 於 2007/12/24 18:16 回覆

  • Brian
  • Merry Christmas

    人的情感被文字所承載著,喜、怒、哀、樂,狂喜、暴怒、哀傷、歡樂。
    文字的真假只有創造它的人才知道,然而對閱讀文字的人來說,文字所傳達感情卻是十分真實的感受,這可能比文字的真假還重要得多。
  • 我也是這麼認為,不過顯然有人比較重視真假的問題。(攤手)

    撒旦 於 2007/12/25 22:16 回覆

  • rynaxu
  • 文字的意象

    文字對我來說,
    是隱晦的真實, 我比較介意的不是作者創作的本意, 當然也就不必太去在意是真是假,
    很多時候, 創作是種假想不是寫歷史,
    每個人對某個相同文字所產生的意象概念都不同,
    我說我很難過, 你所知道的難過跟我的難過一定不同,
    我說我很煩, 你認為的煩和我所感受的煩一定不相同,
    就如同聞到同一股麵包香, 也許你想起的是某一段日子媽媽每天早上買麵包給你吃,
    而我可能想起的是某一天中午便當丟了聞著同學的麵包邊看邊流口水;

    我覺得重要的是從別人的創作中發現自己, 不管那是不是作者的原意,
    他寫什麼是對他自己才重要, 對別人而言是次要,
    我反而比較欣賞想像空間多的作品, 這樣的作品像一隻手牽引讀者的思緒到自己的潛意識裡探索自己,

    畢竟每個人的過去不同, 所謂的真, 假, 對我來說並不那麼重要; 反而對創作者本身來說, 真假的意義才是作者自己必須去思考的.



    (路人的淺見, 如有冒犯請刪:), 無妨)
  • 哎!怎麼會說冒犯呢!很歡迎啊,呵呵。

    你的「淺見」一點都不淺啊!真是讓我受教了。還請多多指教哩! :D

    撒旦 於 2007/12/26 01:1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