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我站在台北車站西三門旁。望著他的背影遠去,緩緩消失在人群中。

  終於,我跟他分手了,在所謂的蜜月旅行後。

  當然,我們並沒有什麼婚姻關係,也沒許下過什麼天長地久的承諾。所謂的蜜月旅行,不過只是同意了要在一起後的第一次旅行。

  「好好喔,蜜月旅行耶!」出發前夕,好友既羨慕又嫉妒,在電話中那種語調聽來格外讓人感到虛榮。「去哪裡玩?幾天啊?」「去太魯閣,兩天。」

  由於不是假日,他說不必提前訂房,準備到了之後再找旅館,一定還有房間的。「坐飛機去吧,很快就到了。」「不行,我怕坐飛機,坐火車就好了啊,也不見得慢多少。」

  是真的沒慢多少,但其實重點不在省了多少時間,而是我怕坐飛機,我有懼高症。但他似乎不太高興。

  到花蓮後,天氣很棒,蔚藍的天空讓心情整個好了起來。快中午了,我們打算在花蓮車站附近吃個飯再前往太魯閣。

  他對吃有種奇特的偏好,一定要精緻,好不好吃反倒不太在意。而我則是好吃最重要,就算是路邊攤也無所謂。因此在找了快半小時後,終於找到了一間他可以接受的精緻餐館。「怎麼不吃了?」「太油太鹹了,不好吃。」他看了我一眼,低頭繼續吃他的餐點,不再說話。

  他說要租小汽車開車到太魯閣。以我之前到過太魯閣的經驗,我告訴他租機車會比較好,到那邊停車比較方便。他堅持一定要開車,認為這樣才舒適,要停車路邊隨便停就可以,這不重要。好吧,既然這樣,那就開車吧。

  車過太魯閣國家公園管理處。「不停下來看一下太魯閣的簡介嗎?」「不用啦,那根本就沒什麼好看的,又不是什麼博物館。」於是他直接駛過隧道,前往預定的目標-神祕谷。

  車子停好,我們走下階梯,砂卡礑溪淙淙流水聲已充盈耳邊。小路是開鑿出來的,山壁不時滴下冰涼的水珠,宛如世外桃源。「好漂亮....」我感嘆著。那清澈洗滌著青藍的水,潔白堆疊著灰黑的岩,躍動生命的綠,窮極天際的高,徹底征服了我。

  「走快點!」他見我幾乎停了下來,忍不住催促我。我如大夢初醒:「幹嘛走這麼快?」「不過就是山啊水的,也沒什麼特別嘛,要看碧潭那邊新店溪的水比這邊多太多了,而且還可以逛街呢!」「....」

  太魯閣最令人感到驚奇壯觀的當然是燕子口與九曲洞一帶了。可惜這附近路面狹小,有時候連會車都很勉強,又哪來空間停車。為此他大感不滿,大罵政府怎麼不多找地方開闢停車場,還發展什麼觀光。但罵歸罵,最後只能將車子停在遠一點能夠停車的地方,再走回來看。

  山上陰晴不定。這時雲漸漸多了起來,天空開始變得陰暗,不知道晚上會不會下雨。

  猶帶怒氣的他,其實根本就沒認真地欣賞眼前這世界級的景觀。看他這個樣子,我想我也不必沒事找釘子碰。況且向他解釋這個峽谷是怎麼形成的大概也只是對牛彈琴,俏媚眼做給瞎子看,白搭。早說過騎機車比較好,眼下現世報了,怪得誰來?

  晚上他想住的飯店是天祥晶華度假酒店。老實說我出外旅遊的時候不太喜歡住這麼好的飯店,尤其到了像太魯閣這種地方,我比較喜歡住特色民宿。雖然在設備上比不過星級飯店,但特色民宿的獨特性與人情味絕非高級飯店可以比擬的。

  他又生氣了,這次是在晶華的櫃台。因為櫃台告訴他,面向溪景的房間已經沒有了,而他堅持要這樣的房間。「算了啦,沒有的話隨便一間就好了啊!」「不行!既然要住當然要住有景的房間!」但再怎麼堅持也沒用,最後他只好接受櫃台安排一間雖然沒有溪景但至少有街景的房間。

  進了房間,他脫掉鞋襪,仍是一臉不高興地拿起煙就點。「不要在房間裡抽煙。」我也不太高興。他斜看了我一眼,起身欲走進浴室。「你不能到室外抽嗎?」「浴室就不是房間裡了啊!」「你在浴室裡抽跟在房間裡抽有什麼兩樣?煙味還是一樣跑進來啊!」「你很囉唆耶!」他怒氣沖沖地打開落地窗,走到窗外陽台上。「這樣你爽了吧?」在用力關上落地窗前,他丟了這句話進來房間裡。這句話不斷地迴響著,遊蕩著,在房間裡,在我心裡....

  窗外街燈明暗閃動處,我終於看見雨絲無聲地飄落。

  隔天的行程,其實我已無甚記憶。我還記得清楚的,就是在台北車站外,天空一片陰沈,大雨潑灑而下,繁華熱鬧的街頭看去竟似一幅潑墨的現代畫。他兩眼直視前方說:「我們分手吧。」霎時身旁人影逐漸模糊,嘈雜人聲緩緩淡出。

  不曉得過了多久,也許只是一下子。眼前晃動的人影慢慢清晰起來,耳邊也再度傳來喧譁人車聲。

  「好。」我說。

  他不再說話,點了點頭,提著行李就走。

  望著他的背影遠去,緩緩消失在人群中,我不禁輕笑了笑。

  若能一同旅遊,就能共度一生。可惜我們無法一同旅遊,就更別說共度一生了。只希望他能找到可以陪他一同旅遊的伴侶,而我也可以找到我的。緣盡情逝,無須強求。雖然難免遺憾,但我始終無悔。

  蜜月旅行,分手旅行。旅程已結束,謝謝,再見。

創作者介紹

撒旦的WONDERLAND@魔界第六層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Ron
  • 感覺是兩種不同世界的人

    相處在一起 也會常鬥嘴
  • 是啊,我就是在寫這種狀況的咩!兩個天南地北的人湊在一起的結果 :p

    撒旦 於 2007/12/30 22:19 回覆

  • Mr.J
  • 加油

    只想說
    加油....當處於最低點時..接下來就是往上爬上高點的時候了
  • 謝謝你啦,不過我得很尷尬地說,這只是一篇散文創作,不是真實故事 :p

    撒旦 於 2007/12/30 22:20 回覆

  • Emmanuel
  • 其實兩個人一起旅遊還蠻容易吵架的.....不過還是對你說加油,也祝你新年快樂:)
  • 呵呵,旅行很容易看出對方真正的個性,所以是滿容易起爭執的,因此我向來不太喜歡太多人一起出去玩,人多嘴雜意見多,很麻煩。
    新年快樂啊! :D

    撒旦 於 2007/12/30 22:29 回覆

  • Emmanuel
  • 原來我誤會了,
    還是真是真實的一篇小說@@
  • 真是不好意思讓你誤會了…以後我會努力寫得比較不真實點 :p

    撒旦 於 2007/12/30 22:31 回覆

  • Suda
  • 有高人曾說過...

    要快速瞭解一個人的"習性 與"性格,就是去旅行 ^^


    看來,這趟是值得的 ^^"


    新年新希望,祝你快速再趴一個郎 ^.*
  • 這一篇就是這個說法給我的靈感啦!哈!

    還有,這篇真的是我編出來的,我沒有分手!(我家那隻看到你們的迴響已經笑得半死了 = = )

    撒旦 於 2007/12/31 00:45 回覆

  • timmyatibook
  • 旅行這一招

    還真不錯



    新年快樂。
  • 這招真的很好用,不過記得一定要過夜才有用喔!

    新年快樂! :D

    撒旦 於 2007/12/31 03:28 回覆

  • jameshung2006
  • 還沒有開始就結束~~~

    哪裡來的愛情啊~~~
  • 真的喔,下次我用這個題材來想看看好了,應該頗有難度...

    撒旦 於 2007/12/31 15:23 回覆

  • 胖胖熊
  • 加油!下個或許會更好!
  • (驚)什麼下個?都說是編的了啊......
    囧rz

    撒旦 於 2008/01/02 14:17 回覆

  • edds
  • 這篇文章真好看

    我想
    有了愉悅的旅行
    結果卻仍是各自分開
    那這些旅行的意義會是多麼的不堪呢
  • 其實我會覺得即使是因為旅行而分開,那仍然會是個值得的回憶。因了解而分開,至少不是因誤會而決裂,那樣的話回憶就真的很不堪了…

    撒旦 於 2008/01/04 02:38 回覆

  • 北極小郵差
  • 旅行的意義

    旅行可能真的是個考驗..我朋友一對去旅行回來就冷戰了一陣子
    我跟我家大人一回來反而感情更好...
  • 小郵差耶~~ 真是貴客,頓時讓小弟的陋室生輝許多,呵呵。
    我覺得不是考驗,應該說是了解彼此的好方法。合就會更好,不合就像我這篇一樣,因了解而分開,其實也不是什麼壞事。
    回來感情更好,那就真的很恭喜你啦!那表示真的可以好好繼續下去囉! :D

    撒旦 於 2008/01/04 14:3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