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奈絲將此事從頭到尾詳細講完,甘瑞拉與亞伯皆聽得呆了,好一會兒才回復正常神態。

  甘瑞拉首先問:「那位持槍的人,就是....」瑪奈絲點頭道:「是的,就是貴國前任國王。」亞伯續問:「那....我....」瑪奈絲神色沈重地回答︰「雖然不知道你與那位遺族有沒有直接血緣關係,但我們認為你應該是遺族人。」亞伯又問:「為什麼?」瑪奈絲答道:「因為你的一頭淡金色頭髮,以及你會用生命系魔法。雖然只有這兩個證據也許是薄弱了點,但我們直覺認為應該不會猜錯。」

  亞伯沈吟了片刻,抬頭道:「妳認得出這些是什麼嗎?」他邊說著邊從懷裡拿出一根金色短杖、一條淡金色圓墜項鍊、一件銀白色絲袍、一只白色玉石戒指。瑪奈絲看著桌上這四件物品不禁大驚失色,驚道:「這....這是....」



  只見艾斯像一片無邊的黑暗鋪天蓋地般湧來,而赫琳卻全然不覺,眨眼間這片黑暗已與赫琳舞成的光幕接觸。意外地竟然毫無聲響傳來,就像黑暗與光幕都是虛質一樣。但詭異的是,黑色光氣猶如有生命般地不斷蠕動著企圖鑽進光幕內,而光幕卻也不斷地閃動著白色亮點,一步不退地擋住所有意圖攻進光幕內的所有黑暗。

  黑色光氣忽然漲大,將赫琳的四周全部籠罩住,那光幕也隨心感應,隨之一起擴大,將全身上下完全護住。

  艾斯此時隱身於黑色光氣內,快速地繞著赫琳旋轉,探尋著這套武學的特性。他見赫琳雖然被冥鬥氣給包圍著,但仍然守得很穩當,心下暗自讚賞。「這樣糾纏下去也不是辦法,嗯....」艾斯心念一轉,黑色光氣不再流轉,不斷地變得更深沈厚實,並且像是一面牆般往深陷內部的赫琳擠壓過去。赫琳這時開始感到有些吃力了,於是她將防守範圍縮小了些,以便節省些力氣,速度上也可以更快點。

  赫琳忽然感到不對,黑色光氣竟然壓力大增,她連忙加勁對抗,卻萬萬沒想到才剛加勁而已,這一大片望去猶如吞食了所有光芒的黑色光氣忽然消失殆盡,所有壓力也隨之消散。這下赫琳可吃了大虧,勁力計算錯誤,當下刀劍直盪了出去,光幕瞬間消散無蹤。她大吃一驚,急忙運勁收回刀劍,臉上青紅不定,大感羞愧不已,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話才對。

  然而艾斯站在旁邊,臉上竟也是錯愕神色。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呢?



  維兒見了這四樣物品,心裡暗自琢磨。賽爾頓與甘瑞拉認不得桌上這四樣物品,於是看著瑪奈絲,靜待她的解釋。

  瑪奈絲見了維兒的神色,便道:「精靈族見多識廣,維兒可是知道這四樣物品的來歷?」維兒臉略紅,輕聲道:「我曾聽故老說過,遺族族長世傳的神器似乎很像是這四件。」瑪奈絲拍手道:「沒錯!維兒小姐果然見多識廣。這四件正是遺族世傳的神器,向來由族長保管使用。」此話一出,賽爾頓與甘瑞拉大為驚訝,但最驚訝的還是亞伯了。

  「這....這是遺族....族長的....信物?」亞伯在驚訝之下連說話都結巴了。瑪奈絲笑道:「是啊。這四件物品兩件是生命系神器,兩件是光明系神器。本來光明系神器是由光明神殿保管,但不知何時開始就歸由遺族族長保管了。」亞伯「嗯」的一聲。

  瑪奈絲問亞伯說:「不知道這四件神器從何得來?」亞伯便將昔日事件重述了一次。

  眾人聽完後皆沈默不語。好一會兒後,賽爾頓開口說道:「看來應該是這樣沒錯了。」他對著亞伯說:「想來你該是遺族族長直系後代,縱不然也是旁系子孫徒弟才是。」亞伯心中五味雜陳,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甘瑞拉像是想到什麼了,問道:「那麼,你們找上我們,就是要....?」瑪奈絲點頭:「是的。為了防止恩多隆再度復出危害世界。」甘瑞拉聞言不語,亞伯也若有所思地未回答。過了一會,甘瑞拉又問:「那個恩....恩多隆已經復出了嗎?」瑪奈絲輕輕搖頭道:「目前我們還沒有得到確實消息。但基於雙月變色的警訊,我們相信他一定早就在暗中主導了。」

  聽到雙月變色,甘瑞拉臉色一變。「雙月變色啊....」他沈吟著:「我聽說過這件事。這樣吧,我們先去見父王,向他稟告這件事,再決定接下來該怎麼做,如何?」其餘眾人皆點頭道:「正該如此。」



  赫琳本來怕被艾斯取笑,但看到艾斯臉上神色,反倒是看到了不可思議的事一樣,忙問道:「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這時艾斯已漸漸恢復正常,微微一笑:「沒事。只是剛剛我運使冥鬥氣時,隱隱感到一種很陌生但又很熟悉的感覺,像是在呼喚著我一樣。」赫琳仍是不懂,只能「喔」的一聲。

  艾斯回想著那種感覺:「就像是你明明知道的事物,但偏偏怎樣都想不起來。似乎很遙遠,但又似乎就在身邊。不,根本就是在心裡一樣!」「所以你本來要全力攻來的,因為這樣臨時停住?」赫琳問。艾斯搖頭:「也不能這麼說。我的確是中途停止,但那是我本來就算好的,不是臨時停住。妳也該知道,當妳力道使錯的那刻,當真要進攻的話,循著妳露出的破綻攻入,妳必然擋不住,如此我又何必再出招。」「那麼?」赫琳這下真是止不住的好奇了。「因為那個呼喚的感覺。」艾斯道:「在那瞬間,我的腦海中像是浮起了一幅圖案,一幅黑白兩色的圓形圖案,團團轉著。那黑白兩色像是被扯開成一條條混雜著的色條相互纏繞著一樣。我隱隱感到了什麼,可是又不知道那是什麼,只覺得很陌生又很熟悉啊....」艾斯這麼一說,赫琳就更加不懂了,什麼黑白啊圓的,誰曉得那是什麼鬼東西。

  「算了。」艾斯道:「這個以後有閒暇再來慢慢想吧。倒是妳這套武學相當不錯喔!好好地練,前途不可限量哩!」赫琳臉一紅,忸怩道:「還說哩,沒幾下就被你打敗了,還差得遠啦!」她邊說邊走向屋子裡。艾斯跟在她身旁:「哎!妳第一次練習就已經有這樣的威力,未來努力些,真的成就非凡啊!呵!」他笑著說。



  國王仔細地聽完瑪奈絲敘述的事情,半晌不語。這位國王看來並不甚老,和氣的臉上卻有著神光炯炯的一對眼睛,令人絲毫不敢小覷了他。

  好一會兒後,他向甘瑞拉道:「你陪幾位貴客在這邊坐一坐。」並向眾人道歉:「有件物品必須由我親自去取,尚請各位貴客在此稍候,有何吩咐均可命令犬子代勞。」眾人忙道:「國王請便。」國王便離室他去。甘瑞拉等人只得在室內等待,完全不知道國王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

  過了一陣子,國王回來了。他的手裡拿著一把棕黃色長槍,而這槍隱隱散發著一股霸悍之氣,令人震懾。

  「這是....?」瑪奈絲沒想到會看到這把槍。這槍不是在當年那場大戰後就失落了嗎?怎會又回到獸人國皇室手上?其餘眾人也想起來了,皆盡驚詫不已。

待續


本文圖片取自第三媒體

創作者介紹

撒旦的WONDERLAND@魔界第六層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