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放學後,飛颺又到致遠家找致遠,把他利用上課時間偷偷寫出來的曲譜拿給致遠看。致遠很是高興,說:「我彈彈看!」便跑到鋼琴前坐下,迫不及待地彈了起來。黑白的琴鍵招來音樂的精靈滿室飛舞,自在舞躍於二人的心靈間。
        曲畢,致遠簡直是跳著把飛颺抱住,連聲道:「哥,你好厲害,這曲子好好聽喔!」飛颺忙把致遠抓了下來,道:「你幹嘛像隻猴子一樣抓著我,我又不是樹!」兩個笑鬧了一陣。致遠又道:「不過我覺得這曲子還少了點東西。」「什麼東西?」「詞啊!哥你要是再寫詞配上去的話就完美無暇了!」「唉呦!你真的當我是作家啊!」飛颺笑著輕打了致遠一下。

        翌日放學,飛颺把寫好的詞給致遠看。

        「時間就像一條河,流啊流不停,美好時光總是不停留,匆匆就流過。時間就像一條河,流啊流不停,多想停留在美好時光中,卻永成回憶。時間就像一條河,回憶就是那河水,一陣一陣地湧來,轉眼將我淹沒。時間就像一條河,回憶就是那河水,浩浩蕩蕩地捲來,轉眼已經遠去。」

        這次致遠不像昨天那樣興奮了,只是低著頭不說話。飛颺笑了笑:「怎麼啦?寫得不好你也不必為我難過嘛!」「才不是不好呢!」致遠抬頭道:「是太好了!哥,你真的好厲害喔!」飛颺微笑道:「沒有啦!不要因為我是你哥就說我寫得好啦!」「是真的嘛!」飛颺只是笑著把致遠抱著,輕撫著致遠的短髮。

        時光匆匆,轉眼飛颺已經高二了。雖然飛颺上的是當地第一高中,功課壓力頗大,但飛颺對音樂的愛好卻未減退。除了鋼琴外,這兩年飛颺對吉他也下了一番苦功,一半是因為吉他方便,一半也是因為那是考上第一高中時致遠拿自己的零用錢買來送給飛颺的。這兩年來飛颺的吉他功力也到了一定境界,於是致遠便常要求飛颺自彈自唱給他聽,而飛颺也只唱給致遠聽,同學們沒有一個知道飛颺會自彈自唱的。致遠總是說:「哥,你唱得真好聽!」飛颺也總是微笑著搖搖頭,放下吉他順手輕輕擁著致遠。

        飛颺升上高三了,這年致遠也不負眾望地考上了同一間學校,兩人都很高興。於是二人又回到了從前一起上下學的時光了。


Sat Nov 29 08:42:37 1997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撒旦 的頭像
撒旦

撒旦的WONDERLAND@魔界第六層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