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著諾貝爾獎的光環,其實大家一直都很尊重你的發言,也一直都相信你是有心想為大家盡點心力。但這次我是真的覺得該說說話了,既然你這麼不知進退,不懂得該下台了,那麼台下的觀眾也不必再顧慮你的面子,只好用噓聲把你噓下台了。

  做為一個學者,在中華文化的傳統觀念裡一直都是身分崇高,也都是被認為「懂很多」的人,說出來的話雖然還不及做官人的學問那般大,但著名學者的意見向來對輿論的影響都是很大的。尤其是你,李遠哲先生,拿到了學術界最崇高的諾貝爾獎後,還願意回台灣來為台灣的學術界犧牲奉獻,我想大家都是很感動很感激的,也因此大家對於你的意見特別容易服膺。「李遠哲光環」這個現象不管你是不是同意,但它確實存在。

  這個現象,老實說對你而言可能是個壞現象。我並不懷疑你對台灣未來發展的各種意見,也並不懷疑你提出這些意見的用心,但這個光環,的確讓你失了方向,讓你開始自我膨脹,以為你為台灣所設想的種種規劃,提出的種種意見,一定都是好的、可以實行的。

  是的,這個光環,已經讓你迷失了。

  知識份子,是社會的良心。因此,知識份子常提出許多逆執政者耳的忠語建言,希望國家社會可以更好更進步。對於這點,李遠哲先生,我想你做得並不差。但問題出在,有太多事務並不是你所熟悉的,往往也不是三言兩語就可以說清楚講明白的。有許多牽扯到人的事情,都不是像科學那樣,碳酸鈣碰上鹽酸就會冒出二氧化碳(註一),或是同一導體中,電流與電壓成正比,與電阻成反比(註二)等等可以這麼簡單就下定義,然後就以為可以找到方法解決,當然也就更不可能這麼容易去預測未來會怎樣。

  這些,都不是李遠哲先生你所研究過的領域。不管是政治、教育,甚至其他更多相關領域,都不是你該隨意插手管的。

  然而,你都管了,而且用一種很糟糕的方式來管。

  我不知道你是怎麼定位你自己去插手這些事務的。但對我來說,你是一個很糟糕的幕僚,不但什麼都有意見,而且還想拿到主導權。等到真正發揮了主導權力後,對於後續的發展不但不關心,造成了什麼樣的結果也不聞不問。推動一件事情,身為幕僚者應該要事先評估好各種風險與該如何解決問題,還要追蹤事情推動的成果,並且檢討推行後有什麼應該改進的部份,再繼續修正並且持續為之。但你卻是只出張嘴,要大家這樣做那樣做,剩下的事就不關你的事了。

  這真的是你對你自己的定位嗎?

  如果是這樣,那我真的覺得,李遠哲先生,你這個學術界學者的通病,可犯得還不輕啊!更因為有諾貝爾光環加身,對於這個光環的效益你還真是非常懂得善加利用啊!

  當然,你身為公民的一份子,闡述你個人的理念、發表你個人的意見都沒什麼大不了的,但問題就在於你身分不同,而且你也很清楚你的意見會有多大的影響力,所以不就更應該謹言慎行?不就更應該對於不懂的事情更謙虛地別亂發議論?這不是一個知識份子該有的修養?

  在以前,我還可以理解像李遠哲先生這樣的一個知識份子想要改變社會的那種心態,但現在我已經對李遠哲先生完全無解了。我不懂為什麼他可以弄了個教改的爛攤子後就視若無睹。我也不懂為什麼他可以對他當年推薦的人選黨派如此的墮落也視若無睹。我更不懂的是他可以因為一個「不能一黨獨大」的理由,就表態支持不久前連記者會都不願意一起開的人選。

  知識份子的良心,似乎像是牆頭草,想往哪邊倒就往哪邊倒。知識份子的眼界,似乎像具備自動篩選裝置,只選擇自己想看的部份來看。這樣的知識份子,說真的,說出來的話,終究會被看穿的,屆時還能有多少影響力,不必公投也可以知道。

  所以,李遠哲先生,為了讓你諾貝爾獎的光環多少還能保有一點亮度,這就是你該閉嘴的時候了。上台容易下台難,不要再留戀舞台上的虛榮了,趕快使個漂亮的身段下台來,也許還能讓觀眾們對你還保有那麼一點讚賞,而不至於讓台下觀眾噓聲四起,落了個被趕下台的醜名。

  真的,李遠哲先生,趕快閉嘴下台吧!

註一:化學公式為CaCO3+2HCl→CaCl2+CO2+H2O
註二:此為歐姆定律


本文圖片取自中時電子報

創作者介紹

撒旦的WONDERLAND@魔界第六層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sk771115
  • 我覺得身為人類有個基本價值叫做知恥

    相信他也十分清楚教改幾年下來究竟改成了什麼德行

    但是跨行撈過界了非但沒有好的成果卻用弄越遭

    現在還想繼續玩下去

    我真的很不想拿忝不知恥來形容一位曾經拿到諾貝爾獎的學者
  • 我對他的理想並不懷疑,但我對他始終搞不清楚自己可以扮演什麼角色,以及不知道該怎麼演這個角色,感到十分不滿。如果他還要這樣演下去,那真的會令我抓狂。
    不過像忝不知恥這麼重的話,我是還說不出啦...

    撒旦 於 2008/01/23 14:35 回覆

  • nevercool
  • 閉嘴還不至於

    民主一項可貴的地方,不就是:
    雖然我不認同你說的話,但我誓死維護你說話的權利~by-伏爾泰

    反過來說,格主要說閉嘴也是你的權利。(呵呵~) 只是我們公開說了什麼話,自己負責就是啦。

    我是覺得啦,他當然要為所管的事承擔責任,而且,以他的地位,最好也不要發表失當的言論,不過表達自己支持的對象算是失言嗎?

    「不能一黨獨大」,只是他話中的一部分而已,這個觀點也不能說是錯的,只是還要配合其它考量才對。


    至於光環,以目前而言,還剩多少啊!搞不好是負面影響,會想說從他之前所支持的可以看出他的眼光水準。

    我想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他是真的關心國家未來,要不然,何必惹來一身腥!
    漠視沉默就好啦,雖然好心不一定做好事。

    所以就這件事,我個人認為還不算屬於失言範圍,純屬個人支持自由和政治觀點,我是如馬先生說的:尊重不意外。
  • 我並沒有說他不能表達自己的意見。我的意思是,請他不要再自以為自己什麼都懂,然後藉由他的身分地位去發表一些事實上很可能不太妥適的意見,去企圖影響什麼後,又站在一旁裝作沒他的事。
    他如果願意以學者身分從政,那就老實點去從政,不要裝作很清高地下著他不必負任何責任的指導棋。
    這是我對他越來越不能忍受的原因,他的一黨獨大論還不算什麼。

    撒旦 於 2008/01/23 21:30 回覆

  • icemanblack
  • 我的看法跟你不一樣。
    我比較好奇的是,李遠哲說「期待謝長廷當總統」,究竟是他自己找媒體說的,還是媒體問了他什麼?
    有的時候媒體是很雞婆的,也很莫名其妙的。

    不過,我是覺得,以他在化學領域的成就卓越,實在不應該頂著他的名氣去講一些不是他本行專長的話。
    這有損他自己做人的作為,也讓我覺得這個人很糟糕。
    得到一個專業的肯定和做人成功是兩回事,專家還不是訓練有素的狗?
  • 是他接受日本媒體專訪時說的。後來台灣媒體有沒有再去追蹤後續消息我就不知道了。

    撒旦 於 2008/01/23 21:57 回覆

  • nevercool
  • 各有各的看法吧

    能表達自己的意見?所以囉,那些言論不就是他所要表達的意見嗎?

    至於他有沒有自以為什麼都懂,這我不清楚,不過我相信有科學實證精神的人都知道一個人不可能什麼都懂。

    也拿過諾貝爾獎的物理學家-理查.費曼曾經說過:
    ----------
    有些人說:「你怎能活著而無知。」
    我不知道他們是什麼意思。
    我從來都活著,也從來都很無知,那容易得很。
    我想知道的是你如何能什麼都知道。
    ------

    我想他只是做他以為正確的事吧,雖然不一定正確。至於有沒有想企圖影響什麼,我想只要公開對媒體發言,這一點就撇不了關係,所以對媒體的發言,他真的要謹慎。

    至於責任問題,除了有具體方面的教改之類的,就這一件事,他所要負責的不就和一般各有支持的支持者一樣嗎?選民要負的責任很清楚啊!當然,他影響力大,負的責任更大一點。

    他也不是話說了都沒有損傷,不也付出了光環喪失,遭人批評的代價,我想這點風險他也不是不知道,只是他自有他固執的看法。

    其實就這一件事,我就把他看做一個有名但影響力大不如前的支持者公開發表支持言論罷了。
  • 所以同樣拿獎的別人是什麼態度,他是什麼態度,這就是對比了。
    我想講的就是這一回事。

    撒旦 於 2008/01/23 22:08 回覆

  • 路人
  • 不能因為李先生的主張與你不同,就扣上『懂什麼』帽子吧。假設李遠哲說的是支持馬先生,你是否仍認為李先生『懂什麼』?

    感覺這只是篇屁股領導腦袋的文章罷。
  • 如果他支持馬英九,而馬英九選上了,同時馬英九也如同他先前支持的人選那樣不堪,那麼我也一樣會說一模一樣的話。
    可惜你這個預設問題目前看來並不可能實現,因此無法得到你心中認定的答案,所以你對這篇文章所下的"屁股領導腦袋"這個評語我必須原封不動地奉還給你,敬請見諒。

    撒旦 於 2008/01/24 11:41 回覆

  • 路人2
  • 既然覺得他沒影響力,幹嘛還一直罵他呢?心裡有鬼...
  • 這不算罵他,是要他保留一點學者該有的身分而已。真的要罵,我怎麼可能用這麼溫和的辭句。
    還有,我是撒旦,鬼對我來說不算什麼,所以我心中不會有鬼。有鬼的是你們人類的心,請別弄錯了。

    撒旦 於 2008/01/24 11:45 回覆

  • 訪客
  • 可不可以請你舉出實例阿?我是不知道李遠哲先生到底是做了哪些具體的決策,對我們有實質的負面影響。讓你可以把他說的好像破壞台灣社會的人一樣,你如果舉不出實例,就請不要用''大家''做你文章的敘事人稱。因為像我,就十分不同意你的說法,更何況其他更有觀察的人。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