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日致遠放學時興沖沖地向飛颺說:「哥!告訴你喔!我聽說下個月學校要辦一場歌唱比賽喔!你去參加好不好?」飛颺略感好笑:「遠,你是要我上臺獻醜丟人啊?」輕輕敲了一下致遠後腦。「才不會呢,你唱得那麼好聽,一定可以拿冠軍的!」致遠興奮地說著,雙手做了個抱著大金盃的樣子。飛颺搖著頭大笑。
        飛颺還是報了名,只因拗不過致遠的軟求硬逼。離比賽還有一個月,有的是時間讓飛颺加強苦練比賽的曲子。在指定曲中他挑了「漁唱」,自選曲方面飛颺正不知該選什麼,致遠建議乾脆用飛颺自己寫的歌,突出奇兵保證冠軍手到擒來。飛颺忙不迭地搖頭:「唱別人的歌唱不好就算了,別叫我用自己的歌上去丟臉吧,又不好聽!」「才不咧,你作的曲子都很好聽啊!」飛颺仍是搖頭。「不管!就這樣決定!」致遠快樂地嚷著,飛颺只能苦笑地跟在他後面。

        比賽的前一天,致遠聽著飛颺最後一次練習,不自覺地沈醉其中。等到飛颺唱完,致遠嘆了口氣說:「哥,你要是這樣還拿不到冠軍,那一定是評審耳朵壞了。」飛颺笑道:「別這樣說,別人唱得比我好多了,我不過是去充充數的而已!」致遠嘟著嘴:「每次跟你說真的你都不信。」飛颺笑得燦爛,右手輕輕撥著致遠不甚長的頭髮,道:「我盡力就是了,好不好?」「嗯!」飛颺又撥了撥致遠嘟著的嘴,冷不防被致遠咬了一口。飛颺「唉呦」一聲,雖然不痛,但仍笑罵:「你是野狗啊?怎麼亂咬人?」致遠聽了,當真扮起狗來「汪汪汪」地叫了起來,並作勢欲撲上來。飛颺大笑道:「你算了吧,這樣子也不過跟隻虛張聲勢的小花狗一樣惹人憐愛罷了,一點也不可怕!」說完並像順著狗毛般地撫著致遠的髮。致遠氣極,當真撲了上來,在飛颺身上到處亂鑽。

        二人鬧了好一陣,致遠一個不慎被飛颺從身後緊緊抱住,動彈不得。飛颺將頭輕靠在致遠肩上,柔聲道:「你明天來不來看我比賽?」「當然去啊!我怎可不去!我說什麼都會到場的。」飛颺不再說話,只靜靜抱著、靠著致遠。

        窗外起風了。樹葉沙沙,明月漸被雲遮了住,陰涼似乎隨著風起勻了開來。而明天,就要比賽了。


Tue Dec  2 13:53:29 1997
創作者介紹

撒旦的WONDERLAND@魔界第六層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