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彷彿昨天的事情]

  走進計中,月亮坐在機位前,開始他虛幻的網路之旅。

  月亮的網路知識原本是零,由於參加系上舉辦的校園博覽會,接觸了BBS。從此,每當空閒,他便獨自到計中,問著身旁的人,一步步走進 Cyber Space....。一段時間摸索後,他已經深深墜入網路的迷情中。週六下午,他並不在街上看著最愛的衣服,而是呆坐在計中,整個心緒隨著螢幕變化、起伏。在偶然的機會裡,他發現IRC的 #myfriend (for gay and lesbian channel)....。

  這是....月亮確定身邊沒人注意他的螢幕,循著指示,進入該頻道,發現滿滿的都是對話,還有人跟他打招呼:【嗨!】「....」他呆望螢幕,不知該說什麼。『說話吧。』原我之神自心中緩緩升起:『你不是一直想認識朋友的嗎?』

       【我第一次來....】鼓起勇氣,月亮生澀地按著鍵盤:【你們都是 gay嗎?】【當然啊,你不是嗎?】『我?』月亮愣了會。【應該是吧。】回想流星,他終於鍵入這三個字。後來,有人開始送 msg給他,問一些有的沒的:【你從哪裡來?】【計中。】【喔,我問的是學校,你還是學生吧?】【是的,我唸台大。】【台大啊,我也是呢。】【真的嗎?】月亮因對方同校頗感興奮。【當然。你什麼系的?】【我....】月亮猶豫著該不該講。【沒關係,我們約出來聊天,你再跟我說吧。】『這個....』原本的猶豫立刻變成期待與害怕。『這不是你一直想要做的?』原我之神幽幽說道。【好....】他勇敢的答應了。

  「第一次玩IRC?」那人問。「嗯。」「什麼時候發覺自己是的?」「哦?」什麼時候?好模糊的問題,月亮努力回想:「高中吧。」高中,高中時代的流星現在不知道過得如何?他是 gay嗎?月亮想著如果流星是的話,也許他玩網路,也許將來會在網路上遇到。「你在想什麼?」那人點醒失神的月亮。「沒事。」月亮端詳眼前,那人有著粗但不濃密的眉毛,眼睛不大,卻很溫祥,嘴唇小而濕潤,就像,就像....『流星!』他暗地驚訝。「你的眼睛很迷人呢!」那人對著正在注視自己的月亮說道,月亮靦腆地笑了。「今天是週末....要不要到我那裡?」那人問。「做什麼?」「聽聽音樂吧,我收藏了些CD。」

   離開那人住處,月亮瞥見大樓上掛著一彎美麗弧度....不記得是怎樣發生的,開始總是一團模糊,醒來後,那人溫柔地將月亮擁在懷裡,撫摩他鬢髮。「第一次?」那人問。月亮睜開眼睛,點頭....因為太過離奇,以致於月亮很快便告辭,他必須靜一靜、釐清事件的初始緣由。回到家裡,月亮迫不急待反鎖房門。「不吃飯啊?」媽媽敲門問道。「吃飽了。」月亮應聲。「一天到晚都不在家吃飯,真不知道搞什麼鬼?」妹妹在門外挑撥。「閉嘴啦!」月亮嚷:「我要看書了。」說完便栽進被窩裡,矇頭不願醒來。

&  打電話給他吧,月亮想,打電話給他吧。路燈餘光透進窗內,灑落在覆著月亮的薄被上。他平躺著,滿身汗,野狗撲弄塑膠袋的聲音傳進來。第一次在夜半這樣醒著,這樣急切而焦慮地想望某個人,而那人,只見過一次面,談過一席話,甚至,做了一次愛....。打電話給他吧,月亮埋怨著那人為什麼不打過來,已經給了那人電話號碼了啊。終於,月亮拿起話筒撥號。「喂?」「喂~」「阿傑嗎?」「不,我是月亮。」「啊....哈,對不起,我聽錯了。」「嗯。」月亮問:「阿傑是誰啊?」「一個朋友。」「也是網路上認識的?」「是的。」「你在做什麼?」「打作業。」「這麼晚了,還不睡覺嗎?」「這些作業明天得交。」「嗯。」「你好像很閒喔?你們系功課不是很重?」「還好。」「好了,快去睡覺吧,不早了。」話筒傳來那人溫柔的聲音與急切的敲擊鍵盤聲。「喔~」月亮寞寞地跟那人說再見。

  月亮輕手輕腳地從浴室洗完澡,經過客廳,正欲回房。「還不睡啊?」姊姊走進客廳,剛下班。「正要去睡。」月亮說完便轉進房內,坐在電腦前,隨意玩幾下,心想過兩天要裝個 modem,這樣便不用大老遠跑到計中,半夜也可以上線。客廳傳來電視節目與姊姊低俗的笑聲,他無可奈何地關掉電腦,躲入那個雙人彈簧床墊的大狗窩。

  隔早,月亮飛奔到那人樓下,打電話,鈴響許久,傳來慵懶聲:「喂?」「喂。」月亮說。「阿傑嗎?」那人問。月亮的心涼了半截,緩緩說:「是我,我是月亮。」「喔....我又認錯了。」那人歉聲連連:「你這麼早就起來啦?」「嗯。」月亮說:「我在樓下。」「樓下?」「嗯。」月亮扯謊:「剛好經過這裡,順便打電話。」「喔,還有什麼事呢?」那人問。

  你不邀請我上去嗎?月亮真想這樣講,但他忍住了,他說:「沒事,只是看看你還在睡覺嗎而已。」「喔,是的,我還在睡。」「昨晚你作業打到幾點?」「打到天亮。」「那很累吧?」「當然,還有什麼事嗎?」「沒有....那,我走了,掰掰。」「掰掰。」掛掉電話,月亮難過得差點掉淚,他騎著機車在星期天上午的臺北街道閒晃,店家還沒營業,他不知道要往哪裡去。

  幾天後,月亮與那人在IRC相遇。【嗨。】月亮對他打招呼。【嗨。】然後那人便再沒有跟月亮聊天。月亮無神看著螢幕那個令他牽掛的暱稱,那個人,才幾天前還萬分溫存地說著甜蜜的話,輕柔的撫觸讓人朝思暮想,幾天後可以當著面彷彿完全沒這回事。

  當天晚上,月亮遠遠站在那人樓下的對面,平靜地看著那人溫文的身影,以及,那人身邊的另一個人....。

[待續]


Thu Mar 13 15:22:58 1997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撒旦 的頭像
撒旦

撒旦的WONDERLAND@魔界第六層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