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著他的背影側睡,俊俏削瘦而又黝黑的修長身軀。他孜孜不倦地工作著,銲錫的味道慢慢飄來,讓人感覺暈炫,這東西有毒的,吸太多不好。遂想起我的高職時代,狂戀線性電路的慘綠年華,流連臺中電子街的毛頭小子。那時候,我,Format,以及一個叫沛沛的同班同學,我們三人曾許下宏願,四技二專聯招要一同考上臺北,那裡有光華商場,逛不完的店面,買不完的零件....

  『唷?』體育課時,我與沛沛溜到人煙稀少的後操場,我們坐在階梯上聊天,他一臉邪惡對我微笑:『新鞋子嘛~』
  『嗯。』我伸出左腳,秀秀我的氣墊籃球鞋:『好看嗎?』
  『好看好看!』他起身捧住我左腳,然後脫掉我的鞋子:『借我看一下。』

  我以為他要看鞋子,沒想到他要看的是我的腳。

  『哇~』他將鞋子擱在一旁,褪下我的運動白襪:『好漂亮啊!』
  『哦?』沛沛一向不正經慣了,對於他此舉我雖然覺得很奇怪,但並不拒絕。
  『你昨天剪過腳趾甲?』他撫摩著我的腳趾。
  『對啊。』我動動腳趾:『因為要穿新鞋子。』
  『SOGA~』他突然彎腰含住我的腳拇趾。
  『三八啦!』我驚訝地推開他。
  『是香的呢~』
  『白癡啦!』我撿起身旁的襪子穿上。

  『不知道嘴唇是不是也是香的?』他趁我穿鞋子時托住我的臉,然後快速地對準我嘴唇親去。

  『啊!呸呸呸!』我厭惡地推開他:『好噁心。』
  『生氣了?』他還是那副屌兒啷噹樣,教人分不清是來真的抑或只是開開玩笑。
  『我要到前面去了。』我說完站起,撲撲屁股,轉身便走。
  『喂!別生氣嘛~』他從身後環抱我。

   羊蹄甲盛開的季節,粉紅色澤佔滿枝頭,蔚為花海。我凝視校園圍牆水溝邊一棵棵因無人刻意照料而兀自開落的葉瓣,心想這就是我所憧憬的學府?我的學校?我的班級?我的同學沛沛?我們於下午時分的體育課在幾近無人的後操場階梯,隱蔽身後的老大榕樹,我斜躺在地,沛沛摒氣凝神隔著體育褲撫摩著我的私處。我害怕極了,不知道自己為何放任沛沛如此?但確確實實有著濃郁的快慰感....

  「沛沛....」我自喉間發出模糊的夢囈,好久沒有這種感覺了,事實上,自那次以後,我便與沛沛形同陌路,不安的罪惡感屢屢襲佔我,這都是他的錯。而現在,竟又傳來這種失落已久的恍惚感,是我在做夢嗎?

  這是做夢嗎?我清楚覺知是醒著的,那,此刻必定有人在侵犯我。腦海閃過一道身影,雨生!


Fri Jun 13 18:25:51 1997

創作者介紹

撒旦的WONDERLAND@魔界第六層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