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信良先生,報載你支持謝長廷先生,這是你個人選擇,我非常尊重,也相信你是真的認為謝先生比較好,所以才支持他。但對於你支持的主要理由:台灣不能回到一黨專政,我深感不以為然,因此不得不再下海一次寫篇這種我不太願意寫的政治文,來說明你的謬誤何在。

  如果根據你的說法,以前已經經歷過一黨專政的弊端,那是慘痛的教訓,因此希望不要再重蹈覆轍。這裡就出現了兩個很大的問題,一是比較的環境背景不對,二是對民主的真諦缺乏正確的認知。

  首先說明許信良先生比較的環境背景如何不對。

  過去國民黨一黨專政,甚至可以說是一黨獨裁,那是在以前的威權時代,黨即是國,國即是黨,國家領導者說了就算,不但缺乏反對黨的制衡,當然更沒有媒體、公民的監督,因此容易產生弊端。但現在是什麼時代了?台灣不是已經被稱為民主奇蹟了嗎?這樣的民主時代,不但有反對黨的制衡,更有眾多媒體與公民盯著看,甚至可以說有很多媒體公民等著挑執政黨的毛病弊端來大肆炒作。最重要的是,人民才是真正的國家主人,手中的選票隨時可以因為執政黨或在野黨的一舉一動而改變支持對象,執政黨做不好就下台,在野黨表現好也可以上台,這樣的政治體制跟以前的獨裁時代相比早有天壤之別了。請問你,許信良先生,你認為你比較的環境背景相同嗎?可以用這樣全然不同的政治體制來比較嗎?條件不同下得到的結果,有意義嗎?

  接著說明許信良先生對民主的真諦錯誤的認知為何。

  民主制度只講制衡,不講一黨專政?這是很錯誤的觀念。每個民主國家,只要它是民主國家,不管是什麼總統或內閣制,每一個執政黨的夢想都是一黨專政。一黨專政的好處當然就是國會的摯肘力量小,便於執行執政黨的政策。在野黨當然不希望一黨專政,以免讓執政黨大展身手,而自己卻沒了舞台可以表現。但民主制度本身就允許一黨專政的存在,這是民主制度給人民的選項之一,否則的話,民主制度一開始就應該設計成:一黨執政則國會就必須由另一黨過半,這樣的制度才對,但很明顯的,民主制度並沒有這樣設計。不只是台灣,世界各民主國家都沒有這種限制。這表示什麼?表示民主制度根本就認可一黨專政啊!

  我們都知道,獨裁制度有很多弊端是不可取的,但任何制度都有其優點,獨裁制度的優點就是事權專一,有利於執政者做事。這邊不討論獨裁有什麼缺點,大家網路上搜尋一下,相信可以找到無數文章去了解。但獨裁制度裡最大的優點,卻是民主制度最容易喪失的,所以民主制度才會做這種退讓,讓政黨可以透過人民的投票去達到類似獨裁制度的事權專一,讓國家運作時可以更順暢。當然為了預防一黨專政可能的弊端,於是有國會隨時制衡批評,更有若干年一次的人民投票,如果執政黨做不好,人民可以用選票決定讓執政黨下台。再加上媒體隨時都在監督執政黨(當然也包括監督在野黨有沒有失職),在民主國家裡即便由執政黨一黨專政,也並不能真的如獨裁執政那般胡作非為。

  這才是民主制度下真正的運作模式,絕不是不能讓執政黨一黨專政啊!許信良先生,你曾任民主進步黨黨主席,難道你連民主制度的運作都不懂嗎?

  這樣說好了。如果照許信良先生你的意思台灣不可以再出現一黨專政,那麼,民進黨要不要承諾,只要民進黨當選總統,立法院就自動讓國民黨過半?只要民進黨立法院過半,總統自動讓給國民黨?請問許信良先生,這是你要的台灣式民主制度嗎?

  甚至,歷次選舉,民進黨哪一次不是想要行政立法權通通拿下?只不過是拿不下來而已,可不是怕自己一黨專政吧?為什麼這次國民黨有可能一黨專政時這麼說,卻不是用這樣的標準來看民進黨?許信良先生,你要不要解釋給大家聽?

  人民要不要讓國家出現一黨專政,那是人民本就具備的選擇權,沒有人可以剝奪人民的權力。人民如果願意讓一黨專政出現,人民自然要負起這樣的責任。就像人民讓行政立法分別由不同黨派掌握多數主導權,那就要接受這種選擇的後果一樣。

  許信良先生,枉費你還當過名曰「民主進步黨」這個黨派的主席,卻連民主的運作都不了解,你要怎麼說服人民,你的想法是對的,你的選擇是對的?你認為馬英九先生個人特質不佳能力不夠,國民黨不求上進,黨產什麼的問題一堆,所以你要支持謝長廷先生,這些我都可以接受認可。但,請你別用錯誤的民主觀念企圖說服自己與人民,那不但洩了你民主涵養不足的底外,還侵犯了人民的權力、破壞了民主制度,更是將人民視為愚民,以為人民不懂手中選票的民主價值。

  所以,許信良先生,你真的錯了。如果你還有知識分子的一點良知,請你公開認錯收回這句話,改用其他理由支持謝長廷先生吧。別支持謝先生不成,反而害了他!



本文圖片取自中国网

創作者介紹

撒旦的WONDERLAND@魔界第六層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蛋治
  • 是罵這個啊?
    唉...
    怎麼一直都只是"別投票給XX, 他XXXXX"
    為甚麼沒有"我承諾當選後會XXXX, 請投我一票!"

    一黨專政不好? 老實說, 一黨專政時, 很多平民的生活比現在好很多!

    現在制度朝令夕改, 經濟搞不好, 每天都在亂在罵在打架, 人民不安寧呀~
  • 我對誰執政其實沒特定的意見,但看到他用這種理由來支持謝長廷先生,我真的非常不爽。
    這也難怪台灣會亂,連應該是很懂得民主制度的人都這樣想,不亂才有鬼。

    撒旦 於 2008/02/29 03:20 回覆

  • ironsnow
  • 很開心板主開始用更logical的方法描述事情了。加油,一起讓網路上的論述越來越專業。

    我同意你說的民主是有可能造成某一任期的一黨專政的,這並不是洪水猛獸。但是有一點不同意你解讀「過去的環境背景 vs 當前的環境背景」然後推論沒有參考價值。

    我的看法比較傾向於這是「老人家的經驗」,我們可以聽聽參考,過去類似的事是這樣,揣想看看移植到現在的環境會不會一下,畢竟我們年紀輕經驗值是零,我們當然可以根據目前的情形做預期,但是這樣就說我們預測的準度絕對比老人家根據過去經驗值做的預期準度還要準,這句話我不敢說。要是這樣說也會被念,哈。

    至於許信良要用什麼理由支持謝長廷,他絕對有100%的自由,支持的理由又不是考試要對標準答案,有什麼對跟錯。只是我也有我的自由,相信他或當他是路人就是了。
  • 很開心板主開始用更logical的方法描述事情了。<--怎麼感覺上好像是說我以前都很不logical的樣子?哈哈!
    環境背景不同,能不能放在一起討論,我想應該沒有爭議。至於「經驗」誠然可貴,但若而不知道因時因地不同而修改,恐怕也只是死經驗罷了!(需要我舉例嗎?)

    撒旦 於 2008/02/29 15:54 回覆

  • 同人
  • Satans 不是要求標準答案,而是指出許的論述邏輯上的瑕疵。許當然有選擇的自由,但大家還是希望他把他的選擇說清楚,否則這不是一個知識份子該有的態度。
  • 是啊,我文末的意思就是這樣。並不是說他選擇謝長廷先生不好或不對,而是希望他別用這種對民主制度錯誤認知的理由。
    至於他要選阿貓阿狗(或是要選我也可以啊,我很感榮幸的),那都是他自己的事。

    撒旦 於 2008/02/29 15:59 回覆

  • cyber runner
  • 咦?
    沒人發嘴炮呀?(難掩失望)
    台灣的部落格界更進一大步了(握拳熱血)
    這樣才是好事阿 (偽)
    XD
  • 偏執兄,你是打算隔山觀虎鬥,死道友不死貧道就對了?(飛踢)

    撒旦 於 2008/02/29 19:39 回覆

  • 大可
  • 許信良錯了,一黨專政不等於一黨獨裁是大家都知道的事,相對的國民黨一黨專政等於一黨獨裁也是大家都知道的事,不需要論辯,國民黨執政沒有不獨裁的經驗,所以嚴謹論述應該是一黨專政的是國民黨等於一黨獨裁,執政黨做的不好應該下台,但下台之後換上更差的又似乎沒什麼道理,民進黨執政花了兩兆多元打消國民黨執政銀行掏空的呆帳避免金融風暴,又讓國民黨執政又要花多少時間和金錢,才能擺脫成為國民黨奴隸的悲哀。
  • 我這邊不是要討論國民黨是不是比民進黨好,你走錯地方了。
    至於國民黨未來執政的話會不會由一黨專政變成一黨獨裁,你應該找對政治有研究的人研究看看,我沒辦法給你答案。或者你要找有辦法預知未來的人預知看看,也是可以的。如果只是你的認為,這樣沒有任何有力證據可以證明你的話,我只能當成是你在說夢話。

    撒旦 於 2008/02/29 16:12 回覆

  • in doubt of mass media
  • 很難相信媒體會扛起監督的責任
    商業媒體只會追求自身利益 真的會管報導的公正度? 光是現在 只要比較各個電視台報的新聞 就會發現 同一件事 會有多種解讀 甚至相反解讀!!! 所以我猜 許信良是考量到現今媒體的生態 及 國民黨內部的非主流派元老 才呼籲制衡 以上純屬猜測
  • 媒體公不公正是一回事,會不會對政府(及在野黨)進行監督是另一回事。
    正因為政治事件容易吸引大眾目光,因此努力發掘政治上的弊端,應該可以獲取更多商業利益才對。要是沒有商業利益,又怎會一旦有重大政治事件發生,各媒體搶新聞搶成那樣?
    如果媒體不會扛起監督的責任,水果日報、數字週刊大概就不叫扒糞了。(至於他們扒出來的糞是不是每個都有價值或都正確那是另一回事)。
    如果媒體不會扛起監督的責任,那麼統媒或獨媒(恕我借用這種很不恰當的二分法)鎮日用放大鏡看敵對陣營的一舉一動,企圖找到對方任何政策的一點失誤甚至連政治人物家屬行為舉止不當來大做文章,這不是監督嗎?我不曉得若這都不叫監督,那麼你的監督會是什麼?

    撒旦 於 2008/02/29 19:38 回覆

  • 惡魔之翼
  • 一黨專制 不等於 獨裁?

    一黨專制並不等於獨裁?這是誰說出的謬論?[有可能不是獨裁才對吧!]
    在國會掌握絕對多數的情況下, 已經等同於可以隨意修憲甚至隨意罷免總統的職權, 倘若連同行政權也同一個政黨...這不是獨裁那是什麼?
    多數民主國家裡頭就算是內閣制, 請問哪個國家的國會達到3/4門檻, 還可以隨意修改憲法、隨意審核預算與罷免總統的職權?沒有...不是嗎?
    你也錯了吧!
  • 以前有沒有我不知道,但現在有。未達該國憲法規定而總統企圖擴權的國家卻不是沒有,委內瑞拉就是一個,但卻被人民公投給否決了。
    所以,你以為人民只是在旁邊看戲,任由政治人物想怎樣就怎樣的嗎?
    套句被用到爛的句型,委內瑞拉可以,台灣難道不行嗎?
    至於獨裁,我想你根本就弄錯定義了。請你再去翻政治學看看,要不然你用你自己的定義,恐怕世界上沒人可以跟你討論。

    撒旦 於 2008/02/29 16:37 回覆

  • 惡魔之翼
  • 你認為公投還會出現嗎?

    請問...公投出現的前提是什麼? 不就是立法院必須過半數以上同意之後才可以丟出來給人民公投嗎?
    請問...未來的台灣人有機會公投嗎?
    還有既然委內瑞拉未達憲法規定企圖擴權被人民用公投否決, 那麼請問台灣能透過公投否決總統擴權嗎?
    您的邏輯思維是不是可以重新定義一下!
  • 你的意思就是,只要民主國家中一旦一黨專政,就一定會出現這種問題嗎?請問英美德法日等等諸多民主國家早就不知道出現了多少次一黨專政的先例,哪個國家出現這種問題?
    你的看法完全植基在台灣的民主制度是有問題的、不可信任的(甚至於是專指國民黨一定會亂了民主制度),憲法所賦予的制衡與監督都是沒用的。如果是這樣,執政者根本不必管是不是一黨專政,想怎樣搞就可以怎樣搞,根本可以視制度為無物。國民黨可以,民進黨難道不行?這兩個黨可以,那還有哪個黨日後執政的話不能這樣做?
    至於你說的台灣公投法制度如何,我想不必我跟你討論,請你自己回去看清楚。
    你如果想挑戰我的邏輯,那請你先看清楚我原文的邏輯,說清楚講明白,是不是民進黨的意思是,國民黨不可以一黨專政,但民進黨可以,不然不要來跟我扯一些五四三。
    搞不清楚我的邏輯,然後拿些別的煙幕彈來咬定我是要讓國民黨一黨專政,我只能說,請你回去搞清楚再來說,不然我不必回答你這些問題。
    再強調一次,民主制度本來就允許一黨專政。許信良可以告訴人民國民黨有多爛,希望人民不要投國民黨的總統候選人,但就是不能說台灣不可以再由國民黨一黨專政這種話,這是剝奪人民選擇的權力,更是破壞民主制度的精神。
    民主不只是民主,還必須平等,民進黨可以做的事,國民黨也必須可以做,而決定權在人民手上,誰都不能剝奪人民的權力。
    如果你還是看不懂,我跟你沒什麼好說的了。

    撒旦 於 2008/02/29 19:44 回覆

  • sk771115
  • 哈哈 總是有人腦子不清楚

    不想多說什麼

    倒是我相信有還腦子的人都看得出來一黨獨裁的怪獸不過是為了讓大家多一個被動性把票不要投給國民黨的消極藉口罷了

    畢竟做不好人民自然會公審票審

    民進黨才被審過一次了

    人民跟選票的力量有多大也見識到了

    做不好自然人民自然就有辦法讓你垮 不過就是這樣

    一黨獨裁? 參考看看就好啦 有那麼好緊張喔...
  • 獨裁與專政是不一樣的,不該混為一談。在現今台灣的制度與環境下,除非推翻民主制度,不然要重回獨裁實在很難。民智已開,再也不如以前那麼容易被控制與愚弄了。

    撒旦 於 2008/02/29 21:23 回覆

  • ironsnow
  • s兄,怎麼和意見有部份相同有部份不同的朋友進行溝通,這部份我也還在練習中。講話不得體還望見諒。

    我也認為這篇文章大部份意見都很好,綠營的朋友不該因為意見不合就全面否定。同時我也願意提出有覺得論述有所不周的地方,供你參考:

    你說:『希望他別用這種對民主制度錯誤認知的理由。』我覺得這句話背後的思維裡有「因為自己有理,而意欲限制別人說法」的霸道意味,這是過去綠營犯的錯誤之一,最好避免啦。
  • 這不是限制他的意見,而是告訴他,他的說法有什麼錯誤,所以不要這樣說。就像若有人說男生摸女生的手會讓女生懷孕,你也會告訴他說錯了,要他不要傳遞錯誤知識一樣。
    如果我的文字讓你或其他人覺得霸道而感到不舒服,我很抱歉,未來寫論說文時我會努力試著溫柔婉約些的。(這樣會不會被說太娘啊?)

    撒旦 於 2008/03/01 04:0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