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赫琳帶著該帶的物品,身披一件獸皮斗篷,兩側腰上掛著刀劍,肩背著一個小背包,待艾斯走出屋子後,赫琳便將門鎖上。

  艾斯瞇著眼微微抬頭看著藍得有點過頭的天空中那顆亮得耀眼的太陽。微雲輕揚,淡淡地掛在遠方的山尖上,若即若離地,將陽光幻成一抹透白。

  「今天天氣真好。」艾斯聽身後赫琳將門關上,也不回頭地說。赫琳轉過身來,見陽光眩目,笑道:「是啊,這樣好的天氣正好趕路。我想腳程快些說不定午前就可以到席波市了!」赫琳又道:「可是你知道死亡神殿在哪嗎?」艾斯點頭道:「我知道。在生命神殿處。」赫琳聞言不禁一驚,半晌說不出話來。



  甘瑞拉帶著眾人大致上逛過城內,陪著眾人吃過晚餐並安排好眾人房間後,獨自一人到國王房間去。尚未進入國王寢宮,門口的侍衛告訴甘瑞拉,國王請三王子到練武廳去。甘瑞拉聞言,心中已大概知道父王的用意,遂回房帶著裂地槍往練武廳前去。

  甘瑞拉將練武廳的門打開,裡面空蕩蕩的,只有遠處國王正背對著甘瑞拉,抬頭看著高掛在牆上的創國國王畫像,一動也不動。甘瑞拉走了進去,關上了門,緩緩走到國王背後,叫了聲:「父王。」

  國王依舊背對著甘瑞拉,低沈的嗓音迴盪在練武廳中:「你來啦!」一言甫畢,倏地轉過身來,手中一把深棕色長槍已如狂風暴雨般攻出。甘瑞拉怎想得到父王竟然說攻就攻,絲毫沒有半點徵兆,連忙右手一揚,槍尖劃出一個大圓,將攻勢全部接住。但甘瑞拉終是吃虧在猝不及防,雖然接下了國王的攻勢,卻不得不連退數步,失了先手。

  國王得了優勢,攻勢更加凌厲,槍尖往上斜舉,一陣狂風竟由槍尖旋轉開來,猛向甘瑞拉襲去。甘瑞拉忙立穩腳步,裂地勁運遍全身,手舉裂地槍,手握槍柄正中,像玩耍般地旋轉起長槍來,在身旁捲起了一陣旋風,堪堪將襲來的狂風抵住。甘瑞拉心知僵持下去必是自己吃虧,趁著旋風還勉強抵得住時,忙將勁力猛催,準備施展下一招。

  國王見狀只微微一笑,卻不另施招數,兩眼神光迸射,只注視著甘瑞拉雙肩。只見甘瑞拉雙肩一動,雙手已握住裂地槍柄,整個人竟旋轉起來,帶著裂地槍直撲國王而來,國王槍上轉出的狂風全被猛烈旋轉的裂地槍帶起的槍風卸到一旁,再不發生威脅。國王暗叫聲好,手一起,竟以同樣一招但旋轉方向卻完全相反的槍法攻去。眼見兩槍槍尖即將對上,奇變攸生。




  赫琳呆了一會,才勉強發出聲音來:「生命....生命神殿?」艾斯微微一笑:「是啊。」赫琳心神猷自未定,問道:「不是要去死亡神殿嗎?怎麼會是去生命神殿?」艾斯大有深意地側過頭看了赫琳一眼:「沒錯,就是去生命神殿。」赫琳回望艾斯,仍是不解其意。艾斯回過頭來邁開步伐說:「走吧,我們邊走邊說。」赫琳點了點頭,跟上艾斯。

  往南走略微偏東就是席波市所在。一路上蟲鳴鳥囀,花香草綠,走起來好不愉快。艾斯走了好一陣子後,問道:「妳可想出來了嗎?」赫琳淺笑著搖搖頭。艾斯微微一笑,道:「這是我族的祕密。凡人只知道生命神殿,但死亡神殿何在卻無人知曉,原因就在於眾人只樂生而畏死,是故死亡神殿是不會為這樣的人開啟的,當然就不會有人知曉死亡神殿的所在。」赫琳聽了大感吃驚,但仍只一知半解,張大了口卻說不出話來。

  艾斯見狀,臉上仍掛著那招牌的淡淡微笑:「每個人都想要活著,每個人都畏懼死亡。每個人都希望生命能永遠不要死去,卻沒人發現死亡與生命本就是一體的兩面。有生就有死,有死方能生。如果每個生命都不死,那麼就永遠都不會有新生命誕生。世界的規律是不容許有死無生或有生無死的。生與死是永不止休的循環。如果不能理解生與死的關係,那麼即使知道生命神殿下的死亡神殿,也無法找到入口進入的。」

  赫琳聽了默默思考,一時間只聽得四周傳來鳥鳴蟲唱,風拂樹梢,一片生意盎然中透著寧靜,而這寧靜....



  就在那瞬間,國王的槍竟奇蹟似地逆轉起來,甚至轉速比甘瑞拉的裂地槍還要快。國王的槍尖搭在裂地槍槍尖上,帶著裂地槍整個失了速度與方向,僅眨眼間甘瑞拉已失去了重心,整個人不由自主地飛了出去,而裂地槍也被這股更強更快的旋力給拋向了反方向,噗地一聲插在壁上直沒入牆,僅餘部份槍柄留在牆外兀自顫抖著。

  甘瑞拉雖失了重心直跌出去,但他反應甚快,身體一著地馬上運勁卸勁。還好國王留了分寸,甘瑞拉雖跌得狼狽,倒也沒受傷。

  甘瑞拉爬起身來,看了一眼牆上仍抖動著的裂地槍,再望著國王,微顫著聲音問:「父王,這難道就是…就是皇室祕傳的迴天槍法?」國王望著甘瑞拉,眼神變幻,卻是一聲不響。

  好一會兒,國王方開口道:「沒錯,這就是迴天槍法。」甘瑞拉雖然早猜到了,但親耳聽到父王的話,心神仍是止不住的震驚。

  國王又道:「今晚叫你過來,就是要傳授你這鎮國槍法。此槍法只傳本國皇室成員,必須其資質功力許可,並且視平日為人處事如何方能傳授。你可知道為何嗎?」甘瑞拉勉力平穩住心內心波動,微一思索後答道:「是否因為此槍法威力太強,非等閒可用?並且以之行善則善大,以之為惡則惡極?」

  國王聞言不禁微笑起來:「說得好!如此我也不必多費脣舌了。論資質功力,你比你大姊、二哥都要好得多,論為人你也比他們來得和善且懂得為人著想,將槍法傳給你該是最好的選擇。至於你的幾位弟妹,功力還差得遠,日後再說吧。」

  國王話一說完,神色轉為嚴肅,道:「這迴天槍法事實上完全沒有招數可言,有的就只是使力的訣竅。因此如果功力不足,就像小孩玩大刀一樣,稍一不慎就傷了自己。如果資質不夠,也根本無法領會這槍法的精髓。更重要的是,如果當真練到極致,那麼就像你說的,做起惡來也是極惡,是故鍛鍊心神意志是此槍法最重要的基礎。所以一旦開始學習此槍法,一定要凝神濾意,不可有絲毫異心。否則練不成事小,未來管不住自己心意,胡亂以此槍法傷人害人,那麼終究會有被反噬的一天,你懂了嗎?」

  甘瑞拉認真地聽著,正色答道:「是的,父王,我了解。我一定會努力鍛鍊自己的心志,不會失了方寸的。」國王聞言,嚴肅的臉上方露出一抹微笑:「你能如此當然最好。現在我就傳授給你迴天槍法的要訣吧!」

待續

創作者介紹

撒旦的WONDERLAND@魔界第六層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胖胖熊
  • 快上續集
    我想看
  • 撒旦很懶,慢慢等囉! :p

    撒旦 於 2008/03/05 15:5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