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這部份是不是宮崎駿刻意的,目的也許是為表達高科技體系崩潰後,喪失了太多科技知識,以致於回到類似中世紀那種時期。也因此才故意設定飛船的外殼用陶瓷片來拼湊,而且飛船引擎的製造與修理技術也都失傳了。

  然而人類失去的還不只科技方面的知識,失去最多的其實是音樂、文學、藝術、各種生物物種等等。生物物種也就算了,但失去音樂文學藝術,對人類的損失真的非常大。因為人類只留下科技方面的知識,卻喪失了使用這些科技知識的智慧,喪失了調和內心貪慾的工具,結果就是為了要搶奪僅剩的土地、資源而使用現存科技大打出手,反而讓人類毀滅得更快、環境破壞得更徹底。

  人類既然要爭奪土地資源,那就是發動戰爭最快了,只要打贏了,就可以贏者全拿,所以風之谷的故事就是架構在戰爭上。書中對於多魯美奇亞與土鬼兩國之間開戰的原因並未明說,不過倒是有暗示。第三集裡多魯美奇亞軍困守於沙帕達諸侯國都城裡時,抓了很多沙帕達族的老幼婦孺,準備以後運回國當奴隸。娜烏西卡當時想著:雖然曾經聽說多魯美奇亞的人口也像風之谷一樣,年年遞減中....但也不該想藉著戰爭....。藉著戰爭怎樣,後面並未寫出,但配合當時狀況,指的顯然就是奪取奴隸這項「人力資源」。當然,發動戰爭不會只為了抓人,當然還要佔領土地,搶奪資源。

  但戰爭真的可以贏者全拿嗎?顯然不是。

  風之谷是反戰爭的。風之谷以戰爭來描寫人性的貪婪與愚昧,為了搶奪有限的土地資源,因此發動戰爭,但想搶到的沒搶到,雙方誰都沒贏,反而送上了許多人命。而土地資源最後卻被森林給吞沒了,真算是因小失大,賠了夫人又折兵。

  戰爭同時也帶來了人民的痛苦。被入侵的土鬼諸侯國許多小諸侯國人民被迫離開家鄉到處流浪,還不知道何時會被多魯美奇亞軍襲擊。從軍的家人什麼時候會喪命不可知,自身會被殺或被抓去成為俘虜,更是隨時都可能發生的事。過得今日不知道有沒有明天,流離顛沛惶惶不可終日。

  被徵召為士兵的人也不好過。不管是同伴死於身畔或是奮勇殺死敵人,只見戰場上血肉橫飛、呻吟不斷,此刻殺死敵人,下一刻卻不知會不會被敵人砍殺。生與死在此像是廉價的賭局,一翻兩瞪眼,從未見過不相識的兩個人一碰面就得一決勝負,賭注就是彼此的生命。

  宮崎駿藉由娜烏西卡對這場戰爭的反應表達了他對戰爭的態度:「什麼鬼戰爭!連虛偽的正義都沒有....難道不知道這樣只會加速滅亡的腳步嗎!」這句話很明顯地說明了風之谷是藉由描寫戰爭來反對戰爭。越是將戰爭的殘酷與愚昧揭露出來,讓人對戰爭的本質越了解,才越知道該避免戰爭。但宮崎駿同時也很無奈地將人性貪婪所造成的執著刻畫出來,這部份可以用交戰雙方的皇帝來說明。

  雙方的皇帝各有其愚蠢貪婪執著處。

  土鬼的皇帝因為是超能力者,擁有常人所沒有的念力、讀心術等等,因此特別地驕傲自大。但也因為這樣,他便特別在意人民必須對他感到敬畏。他的手下僧會(註)大將察魯卡在力勸他不要動用森林當武器時,他回答說:「我帝國面臨最重大的陰霾,是民間對於皇帝及僧會的畏懼和崇拜之心日益淡薄....對偉大力量(指的就是他自己)的恐懼與尊崇的意念一旦消失殆盡,愚民們將四分五裂,使帝國崩潰....」「動用森林是為了儘快結束戰爭,同時也必須讓敵人和臣民深切感受到僧會的偉大與可畏!」「我的痛苦便是帝國的痛苦!」

  這個皇帝驕傲自大到此地步,那麼他的許多言行也就顯得很理所當然了,因為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了他才存在,都是為了服務他的。不過有趣的是,土鬼皇帝的背後還有個黑色陵墓的主人在操縱著,這也許是土鬼皇帝與他的哥哥行為舉止都很極端的原因,因為還要聽命於人,久了後心理自然不平衡。

  這邊順便提一下土鬼皇兄納姆利斯這個人。他與土鬼皇帝完全不同,土鬼皇帝畏懼失去權勢與死亡,但納姆利斯只想在死前轟轟烈烈地大幹一場,生死與帝國於他都無關緊要。因此他可以打破禁忌,培育巨神兵、重組席得拉,甚至企圖迎娶敵國公主來建立土鬼-多魯美奇亞二重帝國。對他來說,由於一直受限於陵墓主人之故,所以他根本就不想這樣苟且偷生。他甚至認為人類一直都是沒必要存在的生物,因此他要做的就是大掃除,將可憐又可悲的人類清理乾淨,一點不剩。

  雖然土鬼皇帝與皇兄的出發點不同,卻都顯出兩者對生命的極端態度,一是只顧自己不顧他人,一是不顧自己更視他人生命為垃圾,但造成的結果倒是都差不多,最後受害受苦的都是人民。


註:僧會與僧會裡的和尚與佛教無關,這裡只是借用了僧、和尚這樣的名詞來表示修行人而已。

本文圖片取自本人的Nausicaa Wallpaper,抱歉已無從追查來源。

創作者介紹

撒旦的WONDERLAND@魔界第六層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