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寫這個題目當然是因為近來鬧得沸沸揚揚的西藏(Tibet ,亦有人翻譯成圖博)鎮壓事件所引起人們關心的西藏獨立議題之故。我無意分析西藏是否該獨立(但還是會拿西藏當主要例子啦),只是想表達一個地區想獨立時,到底我們該怎麼分析看待這樣的事件,才會比較理性。

  是的,我說的是比較「理性」,而不是比較「正確」。之所以不說比較「正確」,那是因為只要真正接觸過各個追求獨立的地區、分裂的國家或企圖建國的民族他們的歷史後,就越不知道怎樣才算是正確的。我只能儘量用理性的思惟去檢視這些歷史,但無法認定怎樣才是正確的。

  很不可思議,是嗎?怎麼可能會找不到正確的答案?很可惜,這是真的。舉個例好了。以色列與巴勒斯坦之間的戰火就是這樣。這件事綜合了民族、宗教之間的爭議,站在各自的立場以及歷史淵源來看,沒有人是錯的,雙方都有他們的道理。但就是因為這樣,反而讓彼此都失去了妥協的可能,各自為了捍衛自己認定的真理而引發戰火。所以怎樣才是正確的?我不知道。

  老實說,很多看起來很簡單的獨立事件,事實上都很複雜。以西藏獨立來說,要分析成可簡單理解的原因就很難。從歷史因素來看是一種方法,從外國想染指西藏的角度來看也是一種方法。西藏人民對於獨立的認知可以參考,中國對於西藏的態度也是一種參考。當然一定還有我沒想到的因素影響著西藏獨立運動的運作。

  就西藏歷史來說,西藏本身曾是個獨立國家(古稱吐蕃)沒錯,一直到中國的元朝後才加入中國的版圖中。但到了明清兩代,中國的北京朝廷對於西藏的實際控制力其實並不高,但只要西藏不獨立不鬧事,北京朝廷睜隻眼閉隻眼就算了。但也就是因為西藏一直保有很高的自治權力,使得許多藏民們仍視政教合一的藏傳佛教領袖達賴喇嘛為尊,某種程度上就是一種自視為獨立國的意識。但只要在上面的人不動,藏民們也不會刻意去淌這渾水,反正北京朝廷並不能實際干涉藏民們的生活,掛個名並不會少塊肉,沒差。

  外國企圖染指西藏,主要就是為了西藏「世界屋脊」這個戰略地位。有著類似地位的就是阿富汗,這也是為什麼美國願意幫助阿富汗打仗的原因之一。想染指西藏的,之前主要是俄國與英國,英國是透過當時親英的印度來進行。想染指西藏,當然不是笨到發動戰爭去打下來,這不但曠日費時,而且沒正當理由,哪敢不顧國際觀感就開打。所以最好的方式當然是慫恿西藏自己獨立,自己在後面操縱,未來成立傀儡政府就成了。當然除了戰略地位外,西藏可能蘊藏的龐大礦產也是惹人眼紅的因素之一。

  你問西方不是都用民主自由當口號去支持西藏獨立?哈哈。親愛的,你不會這麼天真吧?是的,現在的西方都是用這樣的口號來支持西藏獨立,但你只要仔細觀察,就知道這只是個口號、藉口而已。或者這麼說吧,很多普通民眾大概是真的這樣想,有些媒體也許也是這麼腦筋簡單地支持這個「普世人權」,但各國政府就絕對不只是這麼想。

  看看阿富汗吧。看看伊拉克吧。看看所有西方國家想插手「管」的地區吧。不管是用什麼多華麗的藉口,什麼民主、自由、反恐等等,但絕大多數都是為了自身國家利益著想。如果西方國家政府真的為了普世人權而奮鬥,那麼世界上有這麼多落後國家地區需要幫助,怎不見這些國家的傾力相助?如果真的有什麼地區發生違反普世人權的事件(如去年的緬甸),為何這些國家都只是嘴巴說說要制裁,卻不肯真的願意派兵前往制止?

  中國對西藏獨立的態度則簡單一致多了。

  就中國人民的民族思想來看,「西藏是中國既有領土的一部份」,怎麼可以獨立。這個想法當然可笑,一來別說西藏並不是一直都是中國的領土,二來就算是既有領土,也沒什麼絕對不能獨立出去的道理。

  就中國政府來說,西藏也有不能獨立出去的理由。一來如果西藏獨立出去,就沒辦法向被灌輸了民族思想的人民交代(這真的算是中國政府搬石頭砸自己腳,搞出這種人民來,弄得自己在處理很多事情時彈性盡失)。二來怕引起其他也想獨立的地區效法。三來西藏有其戰略地位,中國並不想丟掉這個好處。當然還有另外的因素,那就是不希望讓藏傳佛教的政教合一傳統,影響到中國對其他宗教的控制。

  中國其實是很怕宗教的。中共當初是搞口號、搞思想灌輸起家的,因此對於這一套的威力所知甚詳,也就特別忌諱這一套。這就是中國要控制住所有境內宗教之故,因為宗教就是一種思想的灌輸(網路則是另一個例子)。中國要打壓法輪功,要控制天主教的主教核定權,以及後來規定活佛轉世必須由中國政府核准過才算數,就是害怕這些宗教領袖會以宗教為名去拓展影響力。如果只是普通的影響力就算了(如現在的少林寺),但像西藏這種政教合一的地區,萬一該地區領袖不聽話想搞獨立,那問題可就大了。這也是為什麼中國對達賴喇嘛敵意這麼深,而且不斷明裡暗裡鼓勵漢地人民移居西藏,又建鐵路又搞經濟,企圖讓西藏不再受藏傳佛教影響,縱不濟也要減低其影響力的原因。

  雖說共產黨是無神論,但事實上中國對宗教並不見得真的想全部都要消滅。只要該宗教願意乖乖聽從政府的領導,那麼中國倒是會很願意保留這個宗教。就像我前面說的,宗教也是種思想灌輸的工具,如果這個宗教聽中國政府的指揮去灌輸忠黨愛國的思想或完全不涉及政治之事,當然就沒有必要摧毀他。一旦被中國認定有可能危害到統治,那就再不可留了。

  中國對西藏特有的政教合一文化不遺餘力地想要剷除、改變,想要以此來增強對藏地的統治能力,但很明顯地適得其反,反而激起藏民們的不滿與反抗。這是不是就可以認定藏民支持西藏獨立?當然不可以。反抗執政者本來就不能等同於支持獨立,雖然這可以是獨立的理由之一,但兩者畢竟是不同的,不能混為一談。

  西藏人民的態度也很有趣。由於從來沒有人做過可信的統計,我並不知道有些人認為西藏人民是想獨立的這種認知是打哪來的,以及到底有多少西藏人民是真的這樣想。至於獨立的程度要到哪,恐怕去問西藏人民,問到的答案可能也不盡然相同。比方說,是要完全獨立(現在藏獨運動的主張),還是要像達賴喇嘛主張的高度自治(除了外交、國防外皆由西藏地方政府自行治理)?是要整個西藏地區一起獨立成一個國家,還是回復成西藏成為單一國家前的那個藏地四處都有國家的狀態(請參閱藏族史詩「格薩爾王」,整部史詩就是藏族的國家統一史)?

  對大部分藏民來說,答案恐怕不如其他地區人民想像中那樣。藏民真的想追求自由民主嗎?藏民真的想要完全獨立嗎?這樣真的對藏民會比較好嗎?如果不是,其他國家政府的口頭支持與各國民間的全力聲援,到底算是什麼呢?

  每個地區想獨立、建國或分裂後想或不想統一,一定都有他們的理由,而且往往理由不只一個,甚至於該地區不同立場的團體、人民,想法也都不一樣。但其他人對於這點似乎都忽略了,對於這些差異性,總是用一種概括的方式去抹平它,好方便自己去發表意見,去表示支持或反對。

  再拿西藏當例子。支持西藏獨立的台灣人們,完全不把西藏流亡政府領導人物達賴喇嘛宣揚的高度自治當做一回事,不斷地高喊自由民主人權,然後再連結回台灣自身的處境來企圖互相取暖。但問題是,達賴喇嘛即使流亡西藏境外多年,但在藏地人民裡仍是聲望崇高,仍有許多人以他的意見為意見,以他的看法為看法。追求西藏完全獨立的觀念,在西藏人民裡是否已獲得較多數人的共識,恐怕不然。

  就算以台灣自己來當例子,「更改國號的獨立」這個獨立方式在台灣人民間也沒有獲得多數的共識。反對與贊成的理由當然各不相同,但就連贊成獨立的人之間的贊成理由也不一樣。因此要怎麼做?該快該慢?該軟該硬?也都各有看法,並不一致。如果連台灣自己的獨立運動複雜度都這麼高,是不是我們也可以理解別的地區面對與處理這樣的問題時,到底有多複雜了呢?那我們是不是更應該不以單一角度去看待,而用更多的理性去判斷思考,不再只是單線性思惟,甚至在情感亢奮下被激情給埋沒了理性思考判斷的能力呢?

  我們換個角度來看獨立吧。基本上贊成獨立是一件很弔詭的事,如果是別的國家有地區要搞獨立,不相關的人就有許多都會說贊成,反正什麼自由民主人權的帽子一戴上去,什麼都可以變成正確的。但若換做是自己國家裡有地區要搞獨立,大家是不是還是舉雙手雙腳地喊贊成,然後在自由民主人權的口號下,毫無反對意見地讓這個想獨立的地區獨立出去?

  舉例吧。台灣島上的原住民,好幾次提出想要設置自治區的議題,但每次都是無聲無息就不見了。中央政府不理不睬,非原住民的人民不聞不問。不過就只是個自治區,台灣這個號稱自由民主的國家就已經用這種冷漠無視的方式來處理了,那如果原住民提的是要獨立呢?豈不是馬上被批判成想分裂國土,或是被哪個居心叵測的國家給利用了?這跟中國人民對於獨立運動的態度反應有什麼兩樣?這到底算是哪門子的民主自由,講的又是哪一種人權?說得難聽點,連中國這種極權國家都知道要為少數民族設置自治區(姑且不論其用心為何),那麼一個號稱民主自由國家的台灣對自己人民要求設置自治區時卻是這樣的對待態度,那又該怎麼解釋呢?

  另一個例子是加拿大。加拿大魁北克省因為其歷史因素,不斷地想脫離加拿大獨立,但除了在內部就已經無法達到比較一致的共識外,又因加拿大聯邦政府為了不讓魁北克省有機會獨立,不斷修改法令,企圖以法規限制來阻擾魁北克省的獨立運動,導致魁北克省迄今都無法獨立。連這樣的民主國家政府都要用種種方法來抑止國內地區的獨立運動,其他國家就更不用說了。倘若加拿大支持其他地區的獨立運動,那麼別的國家人民支持魁北克省獨立時,加拿大政府與人民又該有什麼反應?

  另外,要不要獨立,不管其理由為何,都應該要好好評估有沒有條件獨立,獨立後是否會比較好。與原主權國間可否無痛(或少痛)切割?國際間的支持度如何?人民有積極的獨立意願嗎?獨立後的經濟、軍事方面是否可以支撐(或有外援)?社會發展會衰退還是進步?最重要的是,人民的生活會比較好嗎?會是怎麼個好法?會不會犧牲掉某些原有的東西?這些犧牲值得嗎?

  這些都該是讓所有人民了解、討論的。很多時候想獨立的地區人民並沒有透過很細緻的討論去達成共識,領導者往往只是喊喊口號,用很簡化的方式去催眠人民要獨立或不要獨立。這些領導者常常刻意地避開一些很關鍵的因素不向人民仔細說明。不肯仔細說明,也許是領導者自己都不清楚細節或根本不知道,也可能是覺得不需要讓人民知道那麼多,甚至根本只是以此為由想獲得政治權力,那當然就不必講清楚說明白,反正只要煽動民眾的激情去支持獨立運動就可以了。

  就一個國家來說,要維持國家的完整,並不是灌輸人民民族思想,不是催眠人民不可以獨立就好,最重要的還是要把國家經營成一個讓每個人民都願意當這個國家的國民,讓每個人民都感到幸福、平等的環境。如果一個國家有這樣的環境,還有什麼地區會想獨立呢?如果這樣都還有地區想獨立想離開,那麼除了反省自己國家裡還有哪邊沒做好之外,就祝福要獨立出去的地區與人民吧!如果獨立後不如獨立前過的好,再回頭也不是不可能的啊!

  老實說,獨立與不獨立之間,真的有太多因素影響著。不管是主權國或是想獨立的地區,都有各自的立場與力量互相拉扯著,當地人自己都很可能搞不清楚其中脈絡,就更別說非當地人了。所以我們在看待其他地區的獨立事件時,千萬不要只看表面,以為媒體報導出來的狀態就是全部。只有真正深入了解過後,才比較能了解當地人民在想什麼,也比較能理解其中的各種因素,這時候表態也才有意義。更重要的是,看看別人,想想自己,當我們輕易地支持其他地區的獨立運動時,能不能也以同樣標準來看待自己國家內的民族、地區獨立(或成立自治區)運動。如果連這點都做不到,那麼支持別的地區獨立,也不過只是一種偽善、趕流行的行為罷了。

創作者介紹

撒旦的WONDERLAND@魔界第六層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Carissa
  •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