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人說話,大家靜待著大祭司長的說明。

  好一會兒後,大祭司長方開口說道:「不曉得各位是否聽過光明祭壇?」眾人聞言不禁大感疑惑,不知為何提到光明祭壇。

  亞伯點頭答道:「曾聽人說過,但不知其詳細情況。」大祭司長緩緩點頭,續道:「這個組織是由光明神殿分出去的,但卻不是光明神殿所認可的。」眾人互望了一眼,皆默然無聲。

  大祭司長又說:「事情是由神殿的領導階層對於神殿該不該積極涉世、主動發揚光明教義的爭議而起。自古以來,光明神殿一直都是以獨立超然的立場,不主動介入世間糾紛,只有在非由神殿出面處理的事件發生時,神殿才會出面處理。但神殿的三位大祭司之中,有人認為應該要積極傳播善的光明教義,要主動懲惡揚善,讓世界充滿光明教義,變成美好的世界。」

  大祭司長停了一下,問亞伯說:「你認為這樣的想法對嗎?做得到嗎?」亞伯忽然被問,想了一下答道:「表面上看來是對的,但不太可能做到。」大祭司長微笑了笑,也不說亞伯這個答案對是不對,略點了點頭後又說道:「這個爭論到了後來,演變成一個大祭司出走另組光明祭壇,一個大祭司憤而離去,不知所蹤,另一個大祭司則是留在神殿裡,表面上是中立,但目的卻是監視神殿的一舉一動。九個祭司也只有四個祭司留了下來,除了我這徒弟外,有一個至今仍未表示立場,另兩位則是陽奉陰違,留下來也是有所企圖的。」

  眾人恍然大悟。瑪奈絲沈吟不語。維兒也默不作聲,若有所思。

  大祭司長略看了瑪奈絲與維兒一眼,隨即又問亞伯:「為什麼你會覺得他們的想法做不到呢?」亞伯回答道:「因為每個人對於善的標準不一樣,如果硬要這樣做,會引起很大的紛爭。」「那麼如果由他們來訂定善的標準,然後去實行呢?」「這樣也不行,為什麼要別人遷就他們的標準,而不是他們遷就別人的標準?」大祭司長點了點頭,微笑道:「最後再問你一個問題。如果將所有的惡都消除,那麼剩下的是不是都是善?」亞伯被這個問題給問住了,一時之間無法回答。大祭司長溫和地笑著說:「你不必現在回答,好好思考這個問題吧,不必急著告訴我你的答案是什麼。」並向其他人笑道:「這個問題你們也可以想一想,互相討論看看,相信對你們的未來會有幫助的。」

  眾人都點了點頭,瑪奈絲甚至已經思索了起來。

  大祭司長對亞伯說:「你這次來光明神殿,應該是打算進行光明本源的考驗了。」亞伯恭謹地回答:「是的。」「你準備好了嗎?」大祭司長嚴肅了起來。「我....」亞伯被這一問,忽然間竟回答不出來。大祭司長嘴角微揚,道:「那就等你準備好再說吧。」

  大祭司長轉頭向威克道:「眾位貴客由你安排住宿了。」威克微笑道:「是。」大祭司長對眾人道:「抱歉,我另有要事需要處理,請各位貴客隨小徒去吧,有任何事都可以找小徒。請各位注意自身安全,若有要事討論,記得仍要施展空間隔絕術。」眾人謝過大祭司長後,便隨著威克而去。


  為首那紫衣人手中長槍急刺向前,勁風刮得人臉生疼。另外六個紫衣人則是屈膝跪倒在地,無力起身。眼見長槍攻近,赫琳身旁的許多道狂風倏地往長槍上迎去。長槍勁力雖強,但被這許多道狂風一逼,竟狠狠晃動了起來。那紫衣人只覺得手中長槍像是陷入許多個漩渦裡,被來自四面八方的力道給拉扯著,不但失去了準頭,連槍上力道也不斷地被消耗掉。

  赫琳此時心中毫無雜念,神識完全感應著敵我局勢。此時敵勢一弱,此消彼長,赫琳攻勢猛地增強,身旁點點亮光竟無聲無息卻又帶著龐大壓力,一眨眼間就已攻入紫衣人身旁。長槍抵受不住赫琳發出的驚人壓力,竟啪啪連聲地爆開,碎片四散,打得眾人哀嚎連連。

  赫琳見這一招竟有此威力,心中也大是吃驚。她心想雖然對方無緣無故找上門來挑釁,但畢竟與自己無甚冤仇,不必傷人性命,因此急忙收招退開。為首那位紫衣人原本已閉目待死,沒想到臨危之際赫琳竟然停手收招,饒了他的性命。雖然撿回了一條性命,但適才與赫琳這招相抗,耗盡了全身力氣,腳一軟已坐倒在地,說不出話來。

  赫琳見狀只是一笑,還來不及轉過身來看艾斯的戰況如何,只見光暗明滅間爆出一聲巨響,震耳欲聾。赫琳忙轉身一看,只見雙方仍站在原地,兵刃已收了起來,像是未曾動手過一樣。

  傑地西一聲悶哼:「好!算你厲害。今天我請不動你,終有一天請得動。告辭!」他也不顧重傷脫力的眾紫衣人死活,轉身急奔而去。艾斯只冷冷地望著他遠去,卻也不追。

  赫琳緊張地問艾斯:「你沒事吧?」艾斯微笑道:「沒事。他還傷不了我。」他看了看四周,笑道:「你的風月雙擊越來越厲害囉!」「哪有。你笑我!」赫琳臉都紅了。

  「走吧!」艾斯道。赫琳看了地上眾人一眼,問道:「那這些人....」艾斯道:「放心吧,他們傷不致死,況且他們光明祭壇自然會派人來接,不必我們擔心。」赫琳點了點頭,跟在艾斯身旁。赫琳好奇心起,問起了剛剛的戰況。

  原來適才傑地西一刀砍來,刃上不但蘊含著他的功力,還施展了光明系魔法「聖光祝福」,使得攻擊強度更是加強了不少。沒想到就在要與冥之劍對上的瞬間,冥之劍竟化成數把短劍分由四方同時砍在刀刃上,一聲巨響便將聖光祝福完全破去,聖光祝福發出的耀眼光芒閃得幾閃便消散無蹤。而冥之劍上的那股暗灰色光芒已疾如電閃地由短劍與刀刃的短暫接觸間侵入傑地西體內。傑地西渾身一震,心知不妙,忙收刀疾退。

  傑地西心知肚明,知道那股暗灰色光芒雖被體內早就施展的光明護罩暫時擋在手腕處,但若不趕快處理,恐怕終究擋不了太久,因此交代了幾句場面話,連部屬都無暇顧及就急忙走了。

  赫琳聞言才知道傑地西為什麼剛剛退得那麼急,原來是中了招,不得不然。當下兩人繼續往席波市前進,沿路閒聊著艾斯這些日子的經歷,以及赫琳獨居時遇到的一些趣事。沿途還是一樣的風光明媚,就像剛剛那般激烈的打鬥從不曾發生過一樣。微風輕送,疏枝微顫,數片花瓣飄了下來,落在兩人剛留下的腳印裡。


待續

創作者介紹

撒旦的WONDERLAND@魔界第六層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