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安頓好後,一起到亞伯房裡。亞伯施展過空間隔絕術後,眾人才安心交談。

  甘瑞拉首先發問:「那個問題你們有答案了嗎?」維兒微笑著卻不說話。亞伯反問:「那你有答案了嗎?」甘瑞拉笑答:「當然沒有啊。想了老半天,覺得好像應該是,但想想又好像不太對。可是哪裡不對我又說不上來。」亞伯問賽爾頓:「你呢?」賽爾頓不太好意思地道:「我隨便說說,不對可不要笑我。」亞伯笑道:「怎麼會呢?說看看吧!」

  賽爾頓略一沈思後道:「我覺得應該不可能只剩下善吧。至少還有不是善也不是惡的部份才對。可是有什麼不是善也不是惡,我就不曉得了。」亞伯點了點頭,問維兒說:「維兒你認為呢?」維兒望了一眼瑪奈絲,見瑪奈絲眼神透露出鼓勵的眼色,維兒方微笑道:「我想....這是個陷阱。」甘瑞拉與賽爾頓齊聲訝道:「陷阱?」維兒點了點頭。甘瑞拉與賽爾頓大感不解,亞伯與瑪奈絲則微笑不語。

  維兒續道:「對,這是個陷阱。事實上我們不該用善惡這種兩分法來分類。所以如果硬要這樣思考,就會落入陷阱裡。」甘瑞拉與賽爾頓仍是不懂。

  賽爾頓問:「可是世界的秩序不就是要分善惡才能維持嗎?為什麼不該分善惡?」維兒微笑道:「不是的。事實上善惡只是相對的,不是絕對的。同樣一件事以不同角度來看,可以是惡也可以是善,那麼該說這件事是惡還是善呢?」甘瑞拉與賽爾頓兩人似懂非懂,求助的眼光望向亞伯與瑪奈絲。亞伯與瑪奈絲相對一笑,亞伯便示意請瑪奈絲解釋。

  瑪奈絲笑著瞪了亞伯一眼後說:「怎會要我解釋?這該你來解釋才對啊!也罷,就當做幫你一次忙吧,改天記得請客啊!」大家不禁都笑了起來。瑪奈絲斂起笑容道:「舉例來說好了。你們知道艾德魯西之戰吧?」甘瑞拉與賽爾頓點了點頭。瑪奈絲又道:「那麼你們認為這場戰爭是善還是惡?」「是惡!」甘瑞拉與賽爾頓齊聲道。瑪奈絲一笑:「為什麼是惡?」甘瑞拉搶著說:「殺死那麼多人當然是惡!」賽爾頓跟著說:「對啊,何況還破壞了那麼多村莊城市!」瑪奈絲笑著說:「這是一般的看法。可是你們知道這場戰爭是怎麼來的嗎?」兩人搖著頭睜大了眼睛瞪著瑪奈絲。

  瑪奈絲續道:「對戰爭國之一德弗基的人民來說,由於他們的國土貧瘠,缺乏糧食也缺乏資源,已經養不起人民了,導致人民不得不外流至他國求生。本來這也沒什麼,但與德弗基相鄰的其他國家卻不願將自家的土地、資源讓外國人民使用,因此引起了各國的糾紛,最後更演變成戰爭。」

  瑪奈絲望著甘瑞拉與賽爾頓道:「你們認為這場戰爭,誰善誰惡、誰對誰錯呢?」兩人本欲開口回答,想一想後又閉口不語,彼此對望了一眼,了解這個問題絕非表面那麼簡單,細細思索後還真是無法判定誰善誰惡誰對誰錯。

  瑪奈絲微笑道:「戰爭是因德弗基人民而起,在敵方國家的史書裡都記載成戰爭是由德弗基國發動的,認定德弗基國是罪魁禍首。但德弗基的史書卻認為當時的國王德弗基四世是因為被鄰國欺負而不得不發動這場自衛戰,更認為德弗基四世為了保衛人民不受欺凌而發起戰爭是很正當的行為。你們想想,戰爭的真相應該只有一個,但在敵對雙方國家的記錄裡卻是完全不同的兩回事,那麼我們該相信哪邊呢?要怎麼去判斷善惡對錯呢?」甘瑞拉與賽爾頓默然不語地緩緩點了點頭。

  亞伯接著說:「回到原來的問題來看,如果我們無法判定什麼是善什麼是惡,那麼要怎樣去消滅惡保留善呢?更不必提消除所有的惡這種事了。所以維兒才會說這是個陷阱啊!」甘瑞拉與賽爾頓恍然大悟。

  賽爾頓想了一想,又問:「可是這樣不會讓世界的秩序混亂嗎?我是說,如果沒辦法分辨對錯善惡,那麼我們該怎麼辦?」「問得好!」瑪奈絲輕輕鼓掌道:「一樣用艾德魯西之戰來說吧。如果你們是這幾個國家的領導人,你們覺得該怎麼做比較好?」說完後她抿嘴輕笑,對維兒與亞伯道:「兩位未來應該也是一族之長,這個問題兩位也要思考一下啊!說不定也會遇到類似的狀況呢!」維兒臉略紅了一下,亞伯則是沒好氣地道:「什麼族長,不要亂說!」瑪奈絲笑得更開懷了:「我哪有亂說,那四件神器就足以證明你的身分啦,呵呵!」亞伯聞言不再回答,只狠狠白了瑪奈絲一眼。

  維兒輕聲道:「好啦,別鬧了。我想你們應該都想過,也有自己的答案了,何不說出來給大家參考看看呢?」甘瑞拉與賽爾頓大表贊同,齊道:「對啊對啊,快點說吧,不要賣關子了!」瑪奈絲笑道:「好好好,既然這樣,我把我自己的想法講一下吧。」

  她停了一下,吸了口氣後道:「這場戰爭原本是可以避免的。如果德弗基國一開始先與其他國家先交涉好,讓其他國家願意接受德弗基人民到各國領土裡面生活,就算是要求德弗基人民入籍各國後才同意,為了要讓人民可以活下去,其實也沒什麼不可以的。又如果各國國王在德弗基人民到各國謀生後,能先了解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並且願意主動與德弗基國交涉,協助這些異國人民解決困難,那麼不但戰爭不會發生,德弗基人民的問題也可以解決。」

  她幽幽地嘆了口氣,續道:「可惜就在各國國王基於本位主義,為了保護自身利益下,不但不願意交涉,最後更是鬧成戰爭。要是大家以人民生活為重,討論出有利於人民的解決方法,又怎會開戰呢?」

  「那麼....」甘瑞拉搔了搔頭,道:「原則到底是什麼?這樣講我還是不懂啊!」「這個啊,當然就交給未來的族長亞伯來說明囉!」瑪奈絲強忍著笑勉力正經地說。

待續


本文圖片取自西藏旅游网

創作者介紹

撒旦的WONDERLAND@魔界第六層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