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陰就與太陽不一樣。太陽是外放的,太陰是內斂的。夜晚的月亮光芒不似太陽那般熱烈刺目,而是清涼朦朧。月亮也重感情,但與廉貞不同。廉貞喜歡與大家相處,但太陰卻只喜歡待在自己的小圈圈裡,而他所構築起來的小圈圈成員,對他來說都是感情的慰藉對象,圈外的人對他來說可有可無,只要圈內的成員與他有足夠的互動,其他的人對他怎樣他也不在意。

  這一項很明顯地就可以看出,太陰沒有孤獨的問題,因為對他來說,他從來都不是自己一個人的。但是太陰怕寂寞,因此他一定會拉攏幾個親密對象(不必然是愛人)來陪他。這個陪也不必然就是整天黏著,而是彼此間來往密切,基本上是幾乎何時找人都可以連絡上的那種密切法。如果他需要找人聊天、傾訴而找不到人時,那太陰的寂寞感就會傾巢而出,讓他感到格外難以承受。

  太陰這種人際關係的模式剛好與太陽相反。太陽容易交遊滿天下,知心無一人,太陰卻是交遊不廣,但卻有數個密友可以深交。這其實很難說誰好誰壞,也許多了解自己的不足之處,倒是可以試著去克服看看。畢竟交遊廣有好處,有比較多的密友也有好處,最好的狀況當然就是兩者兼備,這就需要太陽、太陰坐命、身、福德者自己努力了!

  貪狼則是另一種交遊廣闊的典型。與太陽不同的是,太陽是因為樂善好施熱心公益所以交遊廣闊,貪狼則是因喜歡酒色財氣而結交各種人物。

  雖然如此,但並不表示貪狼這些酒肉朋友就不是朋友,相反的,在多數的情況下,這些朋友對貪狼來說還真有用,因為貪狼本身就拒絕承認孤獨,同時也極力抗拒寂寞。因此正常狀況下,這些酒肉朋友對貪狼很重要,貪狼也因此特別重視朋友的情誼,往往願意為友兩肋插刀,也因此只要是朋友間的爭執,通常容易由貪狼出面擺平,因為貪狼不喜歡看到他的朋友出狀況或被欺負。

  這樣的友誼建立在玩樂上,若沒有現實利益衝突就算了,一旦有這樣的問題,很可能貪狼就要面對被朋友背叛,或是自己要背叛朋友的狀況。這個時候,貪狼常不得不屈服於現實,這時候拒絕承認的孤獨感就會浮現,逼使貪狼去正視原來自己還是孤獨的,這對貪狼會是很大的打擊。不過打擊歸打擊,一旦事過境遷,如果心境上沒改變的話,貪狼還是會繼續原本的生活方式,繼續過著以前的日子,何時能跳脫這個循環,就得看緣法與自己何時能轉念了。

  巨門又跟貪狼相反。貪狼是拒絕承認孤獨極力抗拒寂寞,但巨門不但看得清孤獨,也因此懂得與寂寞共處。

  巨門的特性之一就是洞察力超強,這點不只是對人,同時也對生命,因此特別看得清生命中的不完美處,例如孤獨與寂寞。既然這是生命的必然,巨門無法改變這個必然,那就坦然接受,並且欣然與之共處。也就是這樣的態度,讓巨門對待自己與他人有兩種截然不同的態度。

  比較負面的態度就是,冷漠、無情,或是以比較負面、現實的態度對待別人。對這樣的巨門來說,與他人親近是浪費時間的,而且沒意義也沒用處。由於容易往負面看,就更容易排斥、指責別人,讓其他人不願意接近他,反而落實了他自己認定生命是孤獨與寂寞這個不完美的必然。

  比較正面的態度就是,積極、熱情,或是以比較正面、慈悲的態度對待別人。對這樣的巨門來說,就是因為生命的本質是孤獨與寂寞,因此更要努力去克服,或是改變這樣的不完美。這樣的巨門容易讓人親近,也就容易達到了他設定的目標-消除孤獨與寂寞感。但可惜的是,巨門通常容易陷於負面思考裡,因此很需要旁人的協助讓他能朝向正面思考,這點巨門自己當然也要有警覺地去改變才好。

  天相敦厚忠誠,但也相對缺乏明顯個性。做為皇帝的丞相,在很多時候都是承皇帝的意志做事,因此往往皇帝好丞相就好,皇帝惡丞相也惡。同時丞相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手中權力極大,也容易引來許多鑽營小人,因此天相不容易寂寞,因為想與他接近的人實在太多了。

  當然,也不能說接近天相的人都是為了權力或利益。天相本質還是偏正面的,因此如果是正面特質發揮的天相,往往會因為天相的好相處與善助人,吸引許多人圍繞在他身邊。不過這些人對天相來說常常只是「幫助過的人」或「認識的人」,其實談不上什麼親近。

  天相其實是會孤獨的。所謂高處不勝寒,對天相來說是高處不勝孤。不見得是因為處於高位手握大權,很多時候天相雖不像紫微那樣當自己是皇帝,但也自視甚高,一般人若沒能力或特色,想獲得天相認可來當他密友是很難的,這是天相容易感到孤獨之故。

  天梁是不會寂寞的。因為他的和善與樂於助人,通常他的人緣都很好。但人緣好只是讓他普通朋友多,讓他不感到寂寞而已,並不會讓他不感孤獨。

  但是天梁的孤獨是他自己造成的。天梁不喜歡自己的內心被別人進入,不喜歡自己內心裡的想法被別人知悉,因此天梁自己築了道牆拒絕別人的進入,除非自己同意,不然任何人都會被擋在牆外不得其門而入。

  所以天梁孤獨嗎?其實是的,他會感到孤獨。不過這是他自己的選擇,基本上他會接受。他認為寧願孤獨,也不讓閒雜人等任意闖入他的世界裡。因此在可以進入他內心裡的人出現前,他願意孤獨,同時也會儘量學著享受孤獨。畢竟這是他自己的選擇,哀怨也沒有用,還不如選擇接受並享受之為上。

  七殺基本上可以比擬成領軍在外的元帥。通常元帥在外,除了類似皇帝那樣大權在握高高在上之外,與皇帝不太一樣的是,能輔佐元帥的人並不多,不像皇帝有那麼多臣子可以分憂解勞。所以大部分的時候,七殺比較孤獨,也比較寂寞。

  不過這一點對七殺來說影響不大。對七殺來說,人生就是戰場,怎樣運用所有可以運用的資源去打贏這場戰爭,獲得他想要的戰果比較重要,孤獨、寂寞如果是不可避免的,他也願意接受。

  講到寂寞,其實七殺不必然真的寂寞。既然是元帥,那麼當然就有不少屬下,也會有一些將領、參謀陪他一起打仗。但對七殺來說,部屬是部屬,不是知心好友,因此縱然不是那麼寂寞,但孤獨恐怕不可免。除非彼此一起奮鬥過好一陣子,七殺才會把這樣的部屬慢慢當成朋友,這時候才會比較不感到孤獨了。

  如果七殺是元帥,破軍就是將軍。在戰場上衝鋒陷陣時,刀劍來往,性命只在呼吸之間,保命殺敵都來不及了,哪還有時間感受什麼寂寞孤獨?因此破軍對寂寞孤獨其實不太有什麼感覺,對他來說,時間與其拿來感覺這些,還不如拿來拼事業、趕業績。

  但若要仔細分析,破軍是真的對寂寞不太有什麼感覺,但對孤獨就比較可能在內心裡有所觸動。這是因為軍隊在前線作戰時,特別需要後勤支援與後援部隊接應,要是糧草不足、救援部隊未至,前線部隊變成遠征的孤軍,這時候就會讓破軍大生孤獨之感,因為他被自己人遺棄了。

  所以破軍很怕沒有後勤支援,這對他來說不僅僅是作戰勝利的支柱,對他的內心世界也很重要。因此破軍坐命、身、福德者要特別注意這點,不但要衝事業,更要隨時留意在背後支持你援助你的人們。不要只顧著打仗,忘了與這些人聯繫,不然要是衝入敵陣後才發現沒有後勤支援,那可就慘了!

  以上是十四正曜的孤獨與寂寞。基本上這些都是以獨坐且沒受到其他星曜影響的原始狀況來說。因此若在命盤上的各個位置並與其他星曜產生相互影響時,當然就一定會有變化。這時候就必須仔細分析狀況去整合各星的星性顯現,千萬不能直接代入,要不然不但失之毫釐差之千里,還可能發現怎會互相矛盾,讓人不知道該怎麼判斷了。

延伸閱讀:撒旦大蝨的斗數閒談-十四正曜的孤獨與寂寞(上)

創作者介紹

撒旦的WONDERLAND@魔界第六層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weetaqu
  • 挺準的呢~我這個巨門座命的確相當看淡孤獨寂寞 真有意思!
  • 參考看看囉! :D

    撒旦 於 2008/05/19 18:2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