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以前就想寫這篇了,但為了要留著在阿飄月到臨的時候做為賀阿飄月的年度鉅獻之用,所以忍到今天中元節了才發表,希望阿飄與其他想知道細節的飄友們別太介意。好歹我雖然沒錢買一大堆供品來做中元普渡,至少還能用這篇文章普渡大家一下,表示我是真的很有心的啊!

  其實我本來是想把標題寫成「阿飄與我的三段親密接觸實錄」,但怕因此被誤會成是阿飄愛情動作片,所以還是簡單扼要的用「阿飄與我」就好。真的,內文沒有任何情色場面,那個什麼守門員、什麼兒福機構的可不要因此封鎖我的部落格或是來告我啊!

  好啦,開始第一段吧。第一段是發生在我的五專時期。

  當時實在年紀小,我的愁我的苦~~呃呃,對不起(知道這首歌的算你厲害)。那時候是真的還滿小的,剛拿到駕照不久,就跟一位住台中的同學約了騎機車上中橫玩。其實也是臨時想到的行程,暑假嘛,也沒什麼事,所以中午吃完飯就從台中市出發,打算晚上住德基水庫旁、現在早已不在了的救國團德基山莊。

  沿途一邊賞玩,傍晚到達德基山莊。當然啦,這種海拔一千多公尺的救國團山莊是沒啥好吃的,晚上更沒啥好玩的。山上暗得快,所以吃完泡麵,兩人就窩在電視機前看著當時實在很索然無趣的無線台。

  講到這邊,先插一下話,講一下德基山莊整個建築大致上的分布狀況。山莊位於中橫公路旁,由谷關上山的話,過德基水庫壩口大約一公里左右就可以看到了(再強調一次,該山莊已經沒了,因為地基不斷往水庫裡崩落,所以廢掉了,別找不到之後說我騙人)。山莊位於中橫公路旁、水庫的坡側,也就是說,山莊建築是沿著山坡建築的,所以一棟棟建築高低錯落,最低的那排建築下面不遠處就是德基水庫的水體了。

  其實呢,我想說的是,德基山莊是很有名的跳水庫自殺勝地,所以那邊有很多阿飄傳說(其實我認為德基山莊會廢除根本就是因為太多人在這邊自殺,有太多阿飄之故),只是我們兩個傻小子不知道,所以才會笨笨地挑這個地方當住宿地。當時我們臨時訂位的時候聽到有房間時,還很高興地以為運氣好,暑假期間臨時訂也有房間,卻沒想到其實是因為知情的人都不敢來住,才會有空房間的啊....我們真是太傻太天真了~~

  話接前情。看了好一會無聊的電視後,我就說出去走走好了。這時大約是晚上九點左右,山上空氣好又沒光害,所以星星多又亮,遠非都市裡黯淡的星空所能比擬。因此我開始發揮半瓶水響叮噹的功力,開始向同學臭蓋這是牛郎,那是織女,那些又是什麼星座云云。

  臭蓋了好一會後,同學就說有點累了,想回房裡睡覺。我當時只奇怪了一下,想說他今天怎麼忽然這麼早就想睡了,以為是他騎車累了,也就沒想太多,便一起回房睡了。

  睡前他將身上的一個不知道是哪個神的護身符放在床邊的桌頭,我也只當做是他的習慣,並沒多問,兩個人就躺平了。

  睡到一半,我忽然不知為什麼心臟像是失控一樣,很猛烈地跳著,像是要跳出胸腔一樣。這讓我非常不舒服,但因為睡意正濃,所以只是努力做著深呼吸,過了好一陣子心臟才慢慢恢復正常的跳動。既然恢復正常了,我也就繼續睡了,而且還一覺到天亮。由此可見我的神經真的很大條,大條到說不定阿飄從我眼前經過我還會跟他打招呼(前提是我看得到的話)。

  早上起床吃完早餐要離開前,同學才吞吞吐吐地問我昨晚有沒有發現什麼異狀。異狀?也就只有心跳異常爆衝而已啊,我就告訴他了,一點都不覺得有什麼不對勁。他又問是什麼時候的事,我印象中模模糊糊地看手錶時是一點左右吧。他默默地點了點頭,才告訴我說,半夜一點左右,他被阿飄壓了。當時他嚇呆了,也沒法注意被壓了多久,只知道回復正常時,原本放在床邊桌上的護身符已經掉在地上了。

  他還說,昨晚看星星時其實不是真的想睡,而是他看到阿飄了。他又不敢跟我說,所以就假借想睡覺的理由溜回房裡。也因此他才會把護身符放在桌上,但結果還是被壓了。

  我這才知道,原來我那時候心臟異常爆走是有阿飄在的關係。不過,我應該不是被壓吧,因為除了心跳的狀況外別無其他異狀。只是這是我的第一次,之前沒有經驗(羞),不然如果起床看看同學的狀況,說不定他就不會被壓了也未可知。

  附帶一提,離開德基山莊後不久,同學就把機車騎進路旁的水溝裡了。還好機車只是大燈的殼壞了,以及漆被溝壁刮掉了些,人倒是沒事。更幸運的是,由於我們是往上山(往梨山)的路,所以是靠著山壁這邊騎。如果是下山的方向,這下就不是跌進水溝,而是騎進大甲溪裡了。這該說是上天保佑,還是該說阿飄的餘威猶存?

  第一段結束。接下來就是第二段了,場景是在眾所皆知的民雄鬼屋。

  故事前面就不說了,直接從我們一堆男男女女大概十來人到了民雄鬼屋外開始講。時間是某年春假某日,四月初的嘉義略有涼意。我們將車停在民雄鬼屋外,所有人魚貫進入這個大名鼎鼎但在場有過半的人都沒來過的「名勝古蹟」。

  一進圍牆內,馬上讓人感到內外是不同的世界。若說圍牆外微涼,圍牆內就是冰冷。當然還不至於像冷凍庫那樣,但以當天的氣溫來說,至少低了超過五度以上,讓穿著短袖的我竟覺得太冷而微微發抖起來。

  當然,這不是怕到發抖,因為當時雖然已經傍晚五點了,但天空還是頗亮的,我還沒膽小到這種地步。

  大家三兩成群地就在鬼屋範圍裡「逛」著,有人很仔細地到處看,也有人尋找那口很出名的井。最後大家集合到早就殘破不堪,只剩部份外牆的屋子內部,圍成一個圓圈,而我就在圓圈最靠近門的地方,也就是說,我是背對門的。

(待續)



本文圖片取自CTIN台灣旅遊聯盟(找不到德基山莊的圖片,德基水庫就加減看吧!)

創作者介紹

撒旦的WONDERLAND@魔界第六層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跟著SOLIO一起去旅行
  • 鬼月談阿飄,真是貼切的話題
  • 我忍好久了,所以一定要配合阿飄月來寫啊! :D

    撒旦 於 2008/08/15 23:26 回覆

  • 普林娜
  • 嚇!

    看完著篇我整個寒毛直豎全身發寒耶!

    記得升大學那年暑假, 我和幾位剛考上機車駕照又買機車的女同學一起出遊,
    閑來無事騎上台北外雙溪想從五指山下山,
    經過鄭成功廟尿急大家一起進去借廁所,
    (這間廟似乎沒有香火根本很荒涼)
    上完後我叫大家跟鄭成功說聲謝謝,
    其中一位女同學白目的說:"不用啦!他根本不會在這"
    結果下山時,好好的山路她也是騎到水溝裡去了.....
  • 萬幸了啦,騎進水溝都還算好,不是直接掉下山谷裡就該謝天謝地了......

    撒旦 於 2008/08/17 15:0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