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栗大埔事件,警力正阻止村民進入  這件事從網路上開始傳開,也已經好一段時間了。我很早就接觸到這消息了。一開始以為是農地被徵收後,農民又在田裡耕種,導致土地要開發了而引起糾紛。但慢慢的相關訊息越接觸越多,才發現也許這整件事很可能沒有所謂的真相,不同角色的人會用不同角度去切入,用不同立場來發言並爭取自身權益,到最後就是各說各話,讓我不知道到底誰說的才是真相。

  這就是為什麼,我早知道這事件,卻始終沒作聲、沒反應的原因。

  以前接觸到的很多社會運動,不管大家立場如何,至少對於首要目標,總還是一致的。這可以讓有限資源下,集中炮火去攻擊首要目標,不會因為目標太分散而無法獲得成果。可是這次的反抗運動,總讓我覺得,目標似乎那麼不一致,炮火雖然透過網路傳開來後越來越猛烈,但在不斷有所謂的內幕傳出來後,這些所謂的內幕讓我無法不質疑,這個運動到底是想做什麼。這整個運動…真的是像表面上看到的那樣嗎?

  我不知道。

  但至少,這事件讓我學會碰到這樣的事,除了可以先用人權、正義、法律、道德與人情去做個人判斷外,最好不要急著認定與表態。有很多看起來既正義又悲情的運動,成員很可能只是表面上道貌岸然,私底下卻是另一副嘴臉。所謂的真理正義,誰曉得會不會只是被拿來當欺騙社會大眾的幌子?

  我沒辦法驗證這些所謂的內幕,但有些看起來還頗符合邏輯與情理,好像不是瞎掰的。當然我不該也不會全然相信這些我沒辦法看到證據的內幕,但這也提醒了我,不要因為所謂的弱勢,就一面倒地同情甚至支持他們。如果因為幫助弱勢能得到利益,因此引來其他人的介入、干涉,使得弱勢越來越強而翻盤,最後竟讓介入弱勢者拿到屬於原弱勢者原有的甚至獲得更多其他利益的話,我不知道我該怎麼支持下去。

  若這些內幕為真,那我真的不得不感嘆,台灣的社會運動,已經變質成這樣了嗎?那麼多真心在各領域默默從事運動、追求理想與更美好生活的人們,該如何自處?台灣的各類社會運動,又該何去何從?

  我不知道。

  最近只要想到這個事件,總令我感到五味雜陳,心情低落。苗栗縣政府處理上的粗暴無情固然讓我不滿,然而現在讓我最感到難過的已經不是這事件裡的哪些人「被欺負」了。如果台灣的社會運動已經變成這樣,正義只是包在利益外的輕薄假象,人權只是用來剷除異己的終極武器,而真理只能存在於想像與書本裡,我真的不得不為整個台灣難過…

  這個世界真的很複雜,太多太多的人事物,是沒辦法單純地用二分法去分類與自處的。我沒辦法單純地判斷這事件裡誰對誰錯誰是誰非,也就沒辦法決定該支持哪一方(我甚至懷疑「支持某一方」本身就是錯誤的)。我只能離開些距離去觀察這事件,至於判斷出絕對的對錯是非乃至於正義、真相什麼的,那已經不是我能力所及了。

  希望事件能早點圓滿結束。至於怎樣才算圓滿…

  我不知道。



PS.本文貼出後不久,我在twitter上面看到許多人轉貼了苗栗縣劉縣長說了「我不知道怪手開進去的地方有農田」這句話。如果縣長大人真的這樣說……我實在不知道我還能說什麼了。

圖片取自玉山電報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小食堂
  • 苗栗縣劉縣長說了「我不知道怪手開進去的地方有農田」
    就是說那些地~去年還沒有農田.....
  • 是推托之詞,還是真的沒農田?這可得搞清楚。

    撒旦 於 2010/07/29 23:59 回覆

  • 訪客
  • 你什麼都不知道﹖那你知道什麼﹖
  • 訪客
  • 深有同感!!
    其實用二分法來評斷所有議題是最危險的方式..
    尤其在媒體的渲染下,當你一股腦兒的聲援或支持某件事時,或許已是幫兇之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