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緣的擎天崗   事情是這樣的。

  因為某個人一直說很想去擎天崗看看,想說星期四起又有雨後雷陣雨的可能性,所以星期二提前約好今天中午12點集合,要騎車上山帶他去逛逛。為此我昨晚早早躺平,今天早早起床,趕在11點半前把該貼該寫的文章貼一貼寫一寫,外加上頂樓晒半小時太陽,然後可以安心等待12點出發。

  結果當然不如我所想的那樣,不然就不會寫這篇抱怨文了。

  他在十點二十幾分傳簡訊給我,說他要載朋友去看牙醫。好,載個人過去也花不了什麼時間。十一點半時他又傳簡訊過來說,他好的時候會跟我連絡。這下我起了警覺心,心想糟了不會給我遲到很久吧?果不其然,我的第六感通常都是好的不靈壞的靈,這下被我猜對了。

  他一點半才出現。

  碰面時,我當然不會是什麼好臉色,他倒也一臉啥都沒發生的樣子。好,上了車,騎了沒幾步路,我終究忍不住開槍了。我不得不承認,我的修養還沒好到讓我可以視遲到一小時半為無物的地步。

  在車上唸了他些什麼,這時候想要一字不漏地重複出來是不可能的。基本上就是問他為什麼遲到,為什麼明知12點有約,還要答應載別人去看牙醫。載人看牙醫當然也行,那自己就要算好時間別遲到,畢竟跟我的約是早約好的,自己臨時要插進一件事,那就要有把握不會影響後續的赴約時間。

  然後又問他說,難道你去面試,你也可以跟面試的人說你載朋友去看牙醫所以遲到一個半小時?他回說面試當然不會這樣。好,這回答更令我火大:面試你不敢遲到,跟我的約就敢,所以跟我的約一點都不重要,隨便你想何時到就何時到,對嗎?他沒回答,不知道是不敢說實話,還是不知道該說啥。

  幹,原來我這麼卑微,我到今天才知道。

  本來約12點的用意是,吃完午餐後上山,走到擎天崗那邊大概都三點了,逛一逛晃一晃,大約五點下山,然後可以去士林夜市吃吃走走。如果興致還在,就去誠品吹冷氣看書,結束完美的一天。現在一個半小時已經不見了,於是我又問他,那現在還要不要吃午餐?他的回答是:你自己吃就好,我不餓。問他是不是吃完了不然為什麼不餓。他說:

  「因為你罵我所以我飽了不想吃東西。」

  原本已經因為他的遲到破壞了我原本美好的心情,但我還在勉力撐住上陽明山去的動力,卻在聽到這句話後完全破功。我瞬間爆掉。

  「我不去了!」

  剛好騎到民生西路口,我馬上轉彎朝回家路上騎去。他似乎直到這時候才發現大事不妙(我該誇讚這是神經太大條的好處嗎?),怯生生地問我真的不去了喔?我完全不回答,用騎回家的行動證明一切。

  我一直在想,為什麼有人遲到了還可以這麼的理所當然。當然,生命中的狀況很多,也許剛好車很多,也許火車誤點,也許沒坐到這班公車得再等下一班,甚至倒楣一點遇到車禍了都可能。這些我都可以理解,當然因為這樣而遲到我也不會生氣,這又不是遲到的人造成的。但這次遲到卻不是這種不可抗力的因素,這完全都是他個人意願下的結果。如果只是遲到幾分鐘不怎麼久也就算了,之所以這次我會大爆發,除了一個半小時太誇張外,也因為這並非第一次,特別是遲到後他的態度讓我更火啊。

  以前他遲到,很多時候也都是因為他前事未完,所以來找我時當然就會遲到。由於遲到時間不算太久,我多半也只是噹他一下就算了。大概就是因為這樣,我沒太強烈地讓他知道我的不滿,導致他根本不把這個問題放在心上。或許因為不放在心上,他也就不覺得遲到後至少也該道歉一下-連對不起三個字都沒有!怎麼,你的時間是時間,想遲到多久就多久,我就活該癡癡地等,只要你有來臨幸,我就該高興狂歡?

  我什麼時候把我的時間都賣給你了,我怎麼不知道?我活該等你的就對了?

  啊太激動了,主詞都變成你了。我不是指不相干的讀者,不要誤會啊。寫這種抱怨文就是這樣,真慘。

  虧他還一直說很想很想去擎天崗,一直說很重視這次要去玩這件事,結果咧?遲到一小時半,要我怎麼相信這是真的很想去,真的很重視?

  這證明了「話聽聽就好別太相信」、「認真你就輸了」這兩個真理。

  後續的部份就不寫了,那些事雖然因此而起,但已經是另一回事了。我只能向擎天崗說抱歉,是我們無緣啊!

  不好意思讓大家看這種抱怨文,但寫完後心情好多了說。抱怨文果然具備療癒效果,難怪很多人遇到不爽的事就會寫。

  本來這次去要拍照寫文章的,看來只好擱下,看看哪天還有這個緣份了。希望還有這一天。


ps.回家後他還傳msn給我,問我什麼時候要再去擎天崗。我真的覺得,他不但太不懂得劃重點,而且神經不只大條,我懷疑他根本沒神經……


圖片取自通往世界的旅行社~雄獅沈大砲

創作者介紹

撒旦的WONDERLAND@魔界第六層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