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那比颱風造成南部淹大水-圖為高雄淹水狀況一景  這個議題嘛,我一直在考慮到底要不要寫。在台灣藍綠分明的政治環境裡,寫這種東西顯然兩面不討好,隨時都可能被雙方的網軍與盲目支持者攻擊。不過後來想想,這其實也沒什麼,反正這些人本來就沒腦袋,判斷事情的角度向來只用顏色來區別,我寫或不寫結果還是一樣,那還不如寫一寫,將我對於這個水災發生後的一些觀察與想法整理一下,讓自己的思緒與觀點能夠清楚些。

  先講睡覺好了。

  人不是機器,總是需要休息,所以我並不覺得颱風來襲時的任何一個相關人員必須全程參與不能休息,只能緊盯著颱風動態與災情狀況不放。只是當累了需要休息時,必須有人來接替,不能放著唱空城計。這個概念很簡單,服務業及許多工廠都是這樣幹的,應該沒有爭議才對。

  所以問題就在,這種輪流休息的觀念有沒有被落實。

  陳菊倒底是去休息還是睡覺,並不是問題,問題應該是,當她去休息或睡覺時,副市長有來接替嗎?看新聞報導的說法,似乎是連副市長們也一起去休息了。個人覺得這才是問題所在。

  另一個問題是,陳菊(及副市長們)真的懂救災嗎?如果不懂,他們能指揮些什麼?關於救災,沒記錯的話該是消防單位才比較懂,他們受的訓練才有包含這項,連一般警察、國軍都沒受過這類的訓練。既然這樣,為什麼不授權給消防單位去統籌處理就好,放著這些不懂的人在那邊有什麼用?

  想來想去,他們唯一的用處就是,如果消防救災單位需要其他單位(比方說國軍)的協助時,他們可以出面要求或協調。可是這部份一定得待在救災中心才能辦嗎?如果不是,那麼要求市長(或總統、行政院長、其他縣市長等等)要待在救災中心到底有什麼意義?

  關於雨量太大,導致排水系統承受不起而淹水這部份,雨量太大當然是事實,但排水系統承受不起,卻是人為因素。怎麼說?

  這幾年台灣的極端雨量越來越明顯,動輒就破記錄,昔日用來設計都市排水系統的,卻僅是五至十年的防洪頻率排水量。這不是今年才這樣,台灣近十年來的諸多水災早就說明了這個殘酷事實。可是,即使中央撥了一堆幾百億的預算,卻老是因為沿用昔日的設計標準,根本就沒啥用處。難道沒有哪個政府單位想到要提高設計標準嗎?明知道極端雨量越來越頻繁,卻沒有任何動作,連重新設計都沒有,甚至拿提高設計標準後經費太高工程難度增加而否定。但,那麼多治水經費難不成是放著生利息用的?就算經費變高,幾百億花完自然還會有後續的常態預算;施工變難更不是藉口,雪山隧道甚至蘇花高對土木工程界都不是問題了,治水工程難道難得過這兩個工程嗎?拿這種理由來推搪,算不算瀆職?

  這,難道不是人禍?

  至於治水工程執行不力(真的有在做嗎?),這大家都知道,不用我再多說。

  只是排水防洪,都只是治標,該治本的,當然是水土保持。土壤與林地,是最天然也最有效,可以吸收過多雨水的「海綿」。但是我們不斷地在破壞山林、砍伐樹木,雨水一來,沒有樹葉減緩雨滴的力道,也沒有樹根可以抓住土壤,於是土壤就直接被水沖進河流裡,就沒有土壤可以吸收雨水了。而河水帶著比以往都多的砂石土壤往下游沖,能沒有土石流嗎?下游累積過多砂石,河水會不溢堤嗎?城市裡越來越多的地面被水泥、瀝青路面取代,土壤完全無法吸收雨水,於是雨水只能透過排水系統排放,只要雨量較大,隨時都可能超出原先設計的排水負荷而淹水,這一點,卻是許多人根本沒想過的。

  至於都市開發,使得天然的滯洪池塘、排洪水道被破壞,這部份已經有不少人提到了,此處也不再多說。

  而上述這些,放諸台灣各級政府、都市,全都一樣,無甚差別。

  每次淹水,敵對陣營當然見縫插針,定要讓對方滿臉豆花不可。不過河東轉河西不必十年,輪到自己執政的地區淹水,馬上就被敵手以牙還牙。本來嘛,要說這是加強監督也無所謂,反正台灣的政治氣氛就是這樣。但是,每次都是淹完後,監督的一方收割完政治利益,就沒下文了,執政的政府提出一堆口頭書面的解決方案後,當然也就放著不管了。倒是若提到治水經費,扯得上邊的各級政府就努力地搶,先搶先贏搶到再說,至於是不是真的用在治水上,那就是另一回事了,反正日後也不會有多少人會注意的。

  另一個有趣的是(好啦其實並不有趣,應該說滿悲哀的),嗯這點跟水災本身不怎麼有關連,但的確是因水災而起。雖說這是人性,但這個水災也讓人性太凸顯了點。綠營的支持者,你們不會覺得你們的雙重標準太誇張了嗎?你們對事情的判斷標準難道真的就是顏色決定一切嗎?你們可以用某個標準去攻擊敵對陣營,而敵對陣營用相同標準回攻時,你們卻用當時敵對陣營的理由來辯解,然後居然還說「不要欺負花媽」,難道你們都不覺得羞愧,不覺得自己很無恥不要臉嗎?

  你們是非對錯的衡量標準,到底在哪?難道真的只是顏色?

  這樣的質問,並不表示我支持哪一方,我只是認為同樣的狀況,用同樣的標準去看,就該有一樣的結果。我不能接受的是,綠營執政時就說,雨量太大這是天災,花媽已經很努力了休息一下沒關係,而藍營就是執政主事者無能該下台,連休息一下都不行。雨量太大是天災,這跟誰執政並無任何關係;人都會累,休息一下當然沒關係。所以高雄雨量太大是天災,其他地方雨量太大也就扯不上無能;陳菊可以休息,其他人當然也可以休息。

  這次的水災,災民當然很可憐,但說真的,我已經麻木了。你可以指責因為我沒被淹到,所以對此無感甚至無情,這部份我不反對。然而在台灣這樣的政治氛圍下,政客從未認真想要解決問題,政府與財團甚至部份民眾不斷破壞自然環境,政黨狂熱支持者往往也只把這種事件拿來攻擊敵手以累積政治資源,講得頭頭是道罵得辛辣狠毒,而實際上只是船過水無痕,什麼都沒改變,然後靜待以後再繼續發生。這樣的輪迴不斷,我就算有再多的慈悲心,也都被消耗光了,還能期望我能多同情災民,能多感同身受?

  每次淹一次,同樣的戲碼就上映一次,頂多只是演員的角色互換而已。我看得膩了,也累了。什麼時候才能上演新的戲碼呢?我衷心但不看好地盼望。



圖片取自中時電子報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citywalker
  • 知道我當年看四川大地震的心情了嗎?

    (今天被你完整複製)
  • = =

    撒旦 於 2010/10/06 01:35 回覆

  • citywalker
  • ...怎?我嘴砲過頭了嗎?
  • 沒啊,不是這個意思,你別亂想。

    撒旦 於 2010/10/07 01:48 回覆

  • citywalker
  • ..........

    但.......

    我是在嘴砲

    對吧?

    (我已「嘴砲」為「榮」)
  • 嘖....嘴炮不代表能打錯字啊!

    撒旦 於 2010/10/07 20:1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