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柏林的性工作者正在等待客戶  我一直覺得台灣人很奇怪。當然啦,這裡指的台灣人,雖然是複合名詞,但不是真的指每一個,畢竟還是會有少數人腦筋比較清楚,但我不可能一一指名哪些人例外,所以腦筋清楚的少數台灣人只好請你們多包涵囉。

  扯遠了。台灣人哪裡奇怪呢?嗯,只要談到性,馬上就一堆人腦筋打結,特別是平常愛宣稱人權啊什麼的那些人,立刻就變了個嘴臉,擺出一副道德至上秩序第一的姿態,格外令人作嘔。

  當然不只這些人,絕大部份平民也不懂得思考,被填鴨式的教育與超愛粉飾太平的傳統文化薰陶得只剩下水泥般的腦袋,反射性的對任何關於性的事物加以反對。若要說台灣教育失敗,這就是個絕佳例子。

  性到底有什麼「不可說」、「不敢面對」?明明性是人的基本生理要求,跟呼吸、吃飯、睡覺、大小便等等一樣,為什麼不敢正視性?不敢正視每個人的性需求?

  當然啦,性是私密的事,沒必要把做愛的過程公開(但愛炫耀或者愛打聽別人做愛過程的人可多得很)。然而我們要正視性,本來就不是想知道每個人是怎麼做愛的,而是正視性的知識,正視性的需求,從而讓大家對性有正確的了解,才能對性需求有正確的認知。知道性本來就不是污穢的,也才能對性交易、性工作者及性產業有恰當的態度。

  可是現在大多數人對性的態度都非常奇特。實做,愛得很;面對,好骯髒。檯面下,做到死;檯面上,裝純潔。

  到底是怎樣的教育與文化,可以讓人們變成這樣的雙重人格呢?我百思不得其解。

  性不過就是性,事實上它既不乾淨也不骯髒,乾淨或骯髒的是人的情緒判斷。比方說都是人的生理需求之一的吃,有人會認為吃很乾淨或骯髒嗎?沒有吧。所謂的乾淨或骯髒,往往不是「吃」的本身,而是食物(比方說炸蟋蟀)或吃的方法(有些國家直接用手拿或活魚N吃之類)能不能讓人接受,才會讓人產生噁心、不乾淨、不喜歡等種種的情緒判斷,但是吃的這個生理需求並不該被賦予任何對錯、是非、乾淨骯髒等等的判斷才對。

  「性」本身是無辜的,莫名地被人們污名了數千年,真叫它情何以堪。

  人的需求需要被滿足。所以有人賣床、賣棉被枕頭,好讓人一夜好眠;有人賣食品賣飲料,好讓人吃飽喝足。同理,有人販售性行為,好讓人滿足性需求,也是理所當然,沒啥特別的。所以為什麼性不能交易?一樣都是滿足需求,賣食物給你吃既然可以,賣性讓你滿足性需求當然一樣可以。

  有些人會好奇,真的有性需求,隨便找人ons就好,幹嘛要花錢?不然就找個伴就可以解決了,何必外求?

  許多時候,我們都習慣用自己的世界、角度,去看、去判斷事物。現代社會要找ons的確不難,但重點是,你要有一定的ons能力與管道才成。ons能力可能有點不好理解,簡單講就是,你要有一定程度以上的外表、裝扮,或是身分地位之類,足以吸引到令人願意跟你ons的能力。管道應該不難理解,現在網路上要找ons一點都不難,不然就到夜店之類的地方,曠男怨女所在多有,對熟門熟路的人來說,找ons自然不是問題。

  可是,並不是什麼人都懂得上網,都可以上夜店,也不是什麼人都有足夠的ons能力,去釣人來ons。許多社會底層的人生活在他們自己的圈子裡,他們沒有所謂的中產階級具備這麼多能力,也沒有那麼多管道。他們不被我們,不被所謂的中產階級、學界甚至政客們所看見,甚至雖然看到了但卻故意忽略,所以他們的需求不被當成存在的,當然也就被犧牲了。

  至於找伴來解決性需求當然也是種方法,但如果連ons都無能為力,想找個伴難道會比較簡單嗎?而且,有些人年紀大了或獨居、喪偶等等,很難再找到伴侶,這些人的性需求若不透過性交易來滿足,難不成叫他們去強暴路人嗎?甚至有些人可能有特別的需求,原本的性伴侶無法滿足,所以必須透過性交易的方式來找到能夠滿足的人。當然也一定有人單純地貪多貪新鮮,可是又因為種種原因不方便到處獵豔釣凱子,所以只能透過性交易的方式來滿足需求。然而不管是什麼因素,我們不該限制性需求的滿足只能限於非交易的性行為上。如果非交易的性行為(ons、炮友等)是雙方自願的所以被允許,那麼交易的性行為一樣也是雙方同意的,又為什麼不行?

  既然性交易不該被限制,那問題就變成怎麼管理了。管理一詞本身是中性的,怎麼管才是重點。我本身並不贊成對一個有市場需求的產業做過度的管理。這道理很簡單,既然人們有需求,這個產業就不可能不發展,有錢賺誰會想放棄。如果對這樣的產業以管理方式來壓抑發展,最後只會搞成往地下發展,反而失去管理的意義了。所以我認為只要做基本管理就夠了,保障性工作者的工作權會比設不設專區來得重要。

  性工作者(及性消費者)的除罪,這是首要的。此外就是性工作者、性產業的合法化,沒有合法化,就談不上納入管理,不納入管理,又何來性工作者的工作權可言。不說他們的工作權無法保障,還容易被黑道甚至不法的白道所控制、勒索,性產業如果有問題,也是出在這裡,而非性工作者、性產業本身。

  有些人擔憂一旦合法化,會導致性產業過度發展而失控,導致「春城無處不飛花」。這完全是過慮了。怎麼說呢?

  性產業不管怎麼發展,一定會有限度,這跟絕大多數產業不一樣。道理很簡單,大多數的產業都得付費才能獲得產品或服務,可是性不是:性是可以免費獲得的。這個特質,會讓許多能夠不花錢就讓性需求滿足的人不願意花費,或者久久才消費一次,這就會讓性產業的發展有限制。因為先天上的消費者來源有限,不可能過度發展而失控,更不可能讓大家都去購買性交易(因為有免費的性可選擇)或從事性工作(因為市場沒那麼大)。

  此外,「春城無處不飛花」根本就不是問題。事實上,每個地方都可能會有人做愛,差別只在於有沒有交易而已。就算不合法化,現在深藏地下的性產業難道就有專區嗎?還不是可以在任何地方。除非連非交易性質的性行為都管制,住宅區、文教區等等地方通通禁止(免費)性行為,不然哪有什麼春城不春城、飛花不飛花的問題,性本來就存在於任何有人的地方啊。嚴格說來,住宅區大概才是性行為發生最多最頻繁的地方哩,還怕什麼性交易進入住宅區?真是莫名其妙。

  該說這些人腦袋死掉了嗎?連基本思考能力都喪失了....

  性既然是天生需求,那就不必否定它、拒絕它。我們該做的是正視它並接受它,為它安排好滿足的各種方式,就像社會上為了滿足食的需求而有著各式各樣的食物、小吃、餐館、飯店一樣。有人提供性的服務,當然可以在雙方都同意的價格下交易,如同你會付一次1000元的價格去獲得泰式按摩的服務。只要性行為本身合法,性交易、性工作者與性產業當然也該合法。如果一個人可以不花錢就跟另一個人去開房間,那麼花錢買性服務更是理所當然,花錢的人可不是佔人便宜也沒有欺騙強迫對方啊!



圖片取自人民網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