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開始寫關於紅樓夢的文章了,感覺上會是個無止盡又可怕的黑洞,但反正對金庸小說的想法都寫了,再多個紅樓夢似乎也不算什麼(真的嗎....)。然而這只是身為讀者的一些感覺、想法,稱不上「紅學」,當然也不像許多評論家那樣可以提出一長串的專有名詞,更沒可能去做各種考證,大家輕鬆看隨便看就好了。

  尤三姐在紅樓夢裡既不是十二金釵,出現的篇幅也很短,但卻光芒萬丈,眩人耳目,歷來談紅樓者很難不談到她,但不是視她為淫女蕩婦(視紅樓夢為淫書的那些衛道人士更是這樣想),不然就是認為她具備進步的性別平等思想,男人可以淫,女人又為何不可?

  我並不認為尤三姐算什麼淫女蕩婦。這當然是以現在的觀點來看:「這尤三姐鬆鬆挽著頭髮,大紅襖子半掩半開,露著蔥綠抹胸,一痕雪脯。底下綠褲紅鞋,一對金蓮或翹或並,沒半刻斯文。兩個墜子卻似打鞦韆一般,燈光之下,越顯得柳眉籠翠霧,檀口點丹砂。本是一雙秋水眼,再吃了酒,又添了餳澀淫浪....。」以這段敘述來說,現代女性穿得比她更性感的所在多有,舉止更為開放的也不稀奇,但以當時的禮教來說,早就離所謂的婦德十萬八千里,被衛道人士當成淫女蕩婦是理所當然的。

  而這點正是紅樓夢特殊之處。

  事實上紅樓夢不是第一本這樣寫的小說,諸如金瓶梅等等也都有寫到部份關於女性自覺乃至於性別平等的內容,但其他小說裡的女性自覺、性別平等,到後來還是被禮教壓倒,鮮少有例外。而尤三姐正是例外,在這裡她不但做到傳統女性不可能也不能做的事,甚至還因此奪得選擇婚姻的自由,即便後來仍是悲劇下場,但那是另外一回事,無損於尤三姐遠勝於賈珍賈璉等淫蕩之徒的評價。

  同樣都是「淫蕩」,為什麼尤三姐評價高很多,甚至是正面評價?很簡單,賈珍之輩的淫蕩,完全出於原始色慾,僅視異性為洩慾對象,而尤三姐卻非如此。

  尤三姐的淫蕩,一半出自「平等」觀念,一半出自自保。平等觀念就不必多說了,想玩老娘?老娘也把你玩回來,誰嫖誰還不知道哩!自保則是以比賈珍賈璉更主動更淫蕩的行為來「鎮壓」他們,這點顯然非常成功,賈珍嚇到「不敢輕易再來」,賈璉甚至想趕快幫尤三姐找個人家嫁了。就這點來看,尤三姐的淫蕩根本已經脫離單純色慾的境界,而成為一種武器,而這種武器不是傳統婦女那種必須綁著一個男人來終生依靠的婦德,這種名為淫蕩的武器已成為足以打退男人並爭取到許多自由、權力,評價當然不同。

  然而這種行為,付出的代價非常大,畢竟她是活在古代那種封建制度、傳統思想的環境裡。這樣的女人就算放到現代,看似男女平等了,但評價還是一樣不怎麼好,更別說她是活在古代,要肩負多大的社會壓力。看看柳湘蓮聽到尤三姐以前的事就馬上索劍悔婚,導致她自殺明志,代價竟大到必須以生命來抵付,雖說這也是尤三姐性格剛烈之故,但整個環境對她的敵意不能不說是主因。

  有評論者對於尤三姐決定非柳湘蓮不嫁後就守分起來,認為這個轉折太過奇怪,不合常理。但我認為這個轉折並不奇怪,越是性子剛硬的人,就越可能這麼激烈轉變。別認為淫蕩的人就不可能專情守貞,這完全是種偏見,特別像尤三姐這種人,她的淫蕩本來就不是純粹出自色慾,既然認定了願意終身相守的對象,那麼就死心塌地的等待對方前來,我倒看不出哪裡不合常理。這並不是突然有了三從四德,而是對她自己認定的愛情的一種尊重。君不見現代有很多人沒伴之前不也是交遊廣闊夜夜笙歌,一旦愛上了某人就消失於人海間乖乖守在家再也不出現於社交圈裡,落了個見色(事實上是見情)忘友之名。這兩者之間本質上根本沒差別,不是嗎?這一點都不奇怪啊!

  可是我還是不免有點遺憾。既然曹雪芹寫了這樣一個奇女子來顛覆傳統男女之間的關係與觀念,最後卻仍讓她走回傳統婚姻的制度裡,而且還為了柳湘蓮悔婚自殺,似乎又回歸到女子必須有個好婚姻才算「成功」的這條老路上。為什麼不讓她做別的選擇呢?比方說與其他人談一場自由戀愛而後雙宿雙飛(不見得要正式結婚),或者看破情事而專注於發展自己的事業之類的?既然要顛覆,怎不顛覆得徹底一點。但當然我也清楚,做為一本預設成結局是「一片白茫茫大地好乾淨」的小說,像這樣的奇女子又怎可能會有好結局?既不能重複落個俗套地又出家,也不可能讓她突然變成極具傳統婦德的女人,那麼只好照著她剛烈的性子成全她讓她自殺了。雖然稍微不完美,但似乎也只能這樣。

  這樣的女性,別說古代,即使現代也屬少見。她有膽有識,能放能收,不拘泥於傳統,尊重自己的感情,決定了就不後悔,想辦法掌握自己想過的生活,稱之為奇女子一點都不為過。然而環境逼人,奇女子終究還是心碎腸斷魂歸太虛,實在太令人遺憾了。只能說,柳湘蓮,你真的太沒福氣了。



文本為革新版彩畫本紅樓夢校注初版四刷,里仁書局發行

圖片取自新榜网

創作者介紹

撒旦的WONDERLAND@魔界第六層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