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看到一則新聞,某學校的老師被檢舉說是上課時放任學生自由行動,什麼說話睡覺都還是小事,居然還打電動,於是該老師據報導是會被解聘了。

  我不禁回想起以前上課時的情形。雖然每個老師的要求都不太一樣,但其實每個同學都頗有自己一套「應付」的手段。不能睡覺?沒關係,那就看小說;不能看小說?沒關係,那我就在書上亂畫;不能亂畫?沒關係,那我就寫別科的作業;嘎?寫作業也不行?那我發呆總行了吧?誰叫老師您上的這門課實在乏善可陳,實在令人提不起興趣啊!

  不過說真的,機車到規定一定得聽課,任何別的事都不能做的老師,我也只遇過一個而已,還好機率很低,而且更幸運的是這門課我還能夠努力集中精神聽講,不然就太夭壽了。

  不知道是不是當時環境跟現在不太一樣,其實我並沒聽說過什麼上課秩序很誇張的情況。當然說話、睡覺這一定會有,但說話也絕對輕聲細語,生怕會被老師發現,睡覺當然也不太敢光明正大,不是叫前面座位的同學記得幫忙遮住老師視線,不然就是把書本立起來擋住,免得被老師看到。

  但說真的啦,上過講台的人一定都知道,只要老師真的有在注意,視線有沒有被擋住根本沒差,單是看學生的坐姿、反應就猜得出來該學生目前正陷入哪種狀態,連走過去確認都沒這個必要。

  所以說穿了,根本就只是老師在不在意學生聽課與否罷了。

  就我這些年來的經驗(或許不見得適用於今日),其實老師並不是十分在意學生有沒有專心聽課,通常只要不影響上課秩序,不打擾到老師上課與同學聽課,老師通常都可以睜隻眼閉隻眼,反正只要學生有辦法學期成績能及格,老師也不會有多少意見。但重點來了:你確定一定能夠及格過關嗎?

  大多數學生的大多數科目,想過關應該都不是問題,上課不專心聽講無所謂,該交的作業一定要交,大考小考努力拼過60分關卡,通常都沒啥好擔心的,老師也不至於因為學生上課不專心就故意刁難。若不幸學期分數離及格差了那麼幾分,老師也可以依照上課表現狀況良好加個幾分,免除學生明年再相會的窘境。但如果上課秩序不佳還影響他人,那麼老師當然有權力依此決定要不要讓學生過關,即使分數上看起來似乎可以剛好及格,老師一樣可以用上課表現不佳為由硬是給學生59分,這個啞巴虧學生也只能硬生生地吞下,誰叫你上課表現讓老師不滿意?

  大概我的同學們都深諳此理,所以上課都沒什麼明顯反動的行為,大家都很安靜地聽課,或做著自己想做的事。至於我,大部分的課是都還聽得下,有時跟隔壁同學傳紙條、比手語交談(當然動作很小才不會被發現),不然就寫點東西、看看雜書,還可以發點呆做點白日夢,老實說還滿愜意的。

  這其實就只是「自己不想上課沒關係,別讓他人沒辦法上課」罷了。

  這個想法,似乎是同學間的不成文內規,老師們似乎也都很認可,所以師生間對於上課秩序有了極佳的默契,大家都儘量安靜不吵人,如果真的不想上課,那大可請假甚至蹺課,有不少老師其實也能接受的。

  寫到這邊,我突然想到上課時要是有同學不小心聲響大了點,大家都會彼此提醒的狀況。比方說,有人聽隨身聽邊聽邊哼,哼得太大聲,會被隔壁提醒;講話不小心太大聲,會被鄰居饗以老大白眼;還有人打呼太大聲,同學也會發揮同學愛,叫醒他後要他換個姿勢再睡,就不會打呼了。本班同學愛是真的很強烈,小至上課時彼此提醒,大到與他校聯誼時幫同學把馬子等都是義不容辭的,至於筆記、作業借抄,考試時的協助,這完全是基本事項,根本毋庸置疑的了。

  可是,凡事總有例外。

  有一次上課上到一半,突然有種微細的、不知名的規律聲響傳來。一開始時聲音很微弱,所以大家也不以為意,沒想到聲響越來越大,偏偏那種聲音很讓人....起雞皮疙瘩,於是大家開始找聲音的來源。原來這是一個睡著了的同學,流著口水在磨牙!這情景實在太好笑了,連老師都忍俊不止。一個同學把他搖醒,故意跟他說:「換個姿勢啦,記得擦口水!」,那個同學「喔」的一聲回答,居然直接用手臂抹了一下嘴邊,又繼續趴下去睡。這下大家終於忍不住開始大笑,笑聲把磨牙的同學完全驚醒,他這才發現桌上一片口水,很尷尬地拿衛生紙擦乾。

  但這種例外實在很振奮人心啊,讓大家上課的情緒高漲,功不可沒!

  回過頭來談一下文首提到的那則新聞好了。如果我是老師,我該怎麼辦?把整節課的時間都拿來維持秩序,跟那些不想上課的學生糾纏不清嗎?這樣是不是讓那些想上課的學生們權益受損?所以若不想上課的學生們能保持安靜,不影響到其他人的上課情緒,我大概也不會干涉什麼,甚至我會檢討一下到底是什麼原因讓學生不想聽課,是課程本身就太無聊太死板,還是自己的教學方式讓學生不感興趣。因此我應該會第一節課就跟學生講清楚規則,不想聽課沒關係,但不可以打擾到其他人。如果上課表現良好,期末就享有加分優惠;如果不聽課但也不打擾到他人,就沒有這樣的優惠,一切全憑實力取分;如果不聽課還打擾到他人,當然也是可以扣分的;如果真的對這門課完全沒興趣,也可以不來上課,但記得請假,不然曠課還是照樣算數的,而期末能不能過關,一切就照考試、作業等定生死,這可沒有什麼彈性空間,也別來跟我喬分數了。

  但這對存心想搗蛋的學生有用嗎?我不知道。新聞裡學校的處理方式是把這個案子解釋成特例,然後對老師動鍘,把責任都推到老師身上。實情怎樣我當然不清楚,但如果舉辦一個活動就能讓學生情緒浮動,卻又為何只有一個班級如此?難不成這個班級是放牛班嗎?如果真是這樣,那該怪學校為何會有這種班級存在,而不是該怪老師吧?

  只是我畢竟不是老師,這部份還是得由真的老師來講講他們親身經歷會比較實際些。然而個人覺得,若師生能找到可以尊重彼此的上課秩序維持方式,不影響老師上課,也不影響想聽課的學生聽課,其實應該都該尊重。大家都當過學生,也該清楚就是會有某些課不感興趣不太想聽,將心比心,或許這種問題就可以解決了。



圖片取自真.他媽的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