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夷, 誠堂, 今天要放假? 」

        「對啊。 怎樣, 你不是才放過假的嗎? 沒啥好羨慕的吧! 」他對身旁的雅仁回身笑了笑。

        「哎, 你又不是不知道, 服役的時候, 最巴望的不就是放假嘛! 當然是多多益善囉。 」雅仁朝誠堂的肩側輕輕擊了一拳。 「嗯, 副連今天也要放假?你好像常常和副連同一天放嘛! 」
        「這哪能這樣算阿, 副連是軍官, 假多的哪是我這個小小的士官能比的啊,我只是碰巧跟他一起放吧。」

        「你們在說我的壞話, 被我聽到囉! 」端標把手分別搭在雅仁和誠堂的肩上 , 整個臉由兩人的身後冒了出來,「說我什麼, 快招, 我還可以從輕發落! 」

        「副連, 不要這樣嚇人嘛, 等會犧牲一個優秀的士官, 惹得你要送軍法不好吧。 」雅仁玩笑著, 「我只是在說像我們士官的命就沒你軍官好, 看看誠堂 , 跟你同一天放, 但是還要晚幾個小時才能走, 你說嘛。」

        「喂, 假單是我批的, 當然批的人要先走囉。誠堂, 你說是不? 」

        誠堂回了頭, 卻差一點貼到端標的臉, 他看到端標凝凝的看著他, 右眼眨了眨。

        「不理你們了, 我可要走了, 放假還你們多嘴, 真是損失! 」端標由兩人中間穿扎而過, 一隻手將背包提到身後。「下週見! 」風翻吹開帥挺的風衣,人在短暫的回頭望之後, 旋折消失在走廊盡頭的樓梯口。

        傍晚的指揮部大樓, 在三樓總能看盡這附近的黃昏, 而十一月底的嗔風微微的拂過空敞的中廊。「我先回寢室去了, 祝你放假愉快囉。」雅仁的離開,留下誠堂一個人的身影, 在開始汎橘色的天際雲塊下。

        誠堂想起方才端標的回頭, 想起在模糊中, 似乎看到端標的嘴角牽動著。誠堂將自己靠在安全士官桌邊的護欄,以手輕觸水泥以支撐著身體。 他看著營區內的池塘, 讓風吹著只著內衣的身體, 這是南部難得的好時間, 再過去溫度就要陡陡的降著。翻著手錶, 約末半個小時了吧, 他在將雙臂向前伸展,在擴胸的動作中, 深深的呼息著。

        身旁的安官桌上的電話響著, 誠堂伸手接過, 「喂, 四一三中隊, 長官你好。」

        「是我。」

        「嗯, 到家了? 」

        「是啊, 剛剛到。晚上想吃什麼? 在家吃還是出去吃? 」

        「在家好了, 想好好賴在家裡休息說。 這樣好了, 等會我去帶你喜歡吃的鹹水鴨, 嗯? 還想要什麼? 我一起帶回去。 」他看著鄉間的少少的車輛, 在偌高的甘蔗田間 , 隱隱閃閃的過去。

        「這就夠了。其他的我等會來弄, 反正你還有兩個小時才會走。」

        他聽的出電話中的高興聲音, 「是啊, 假單是你批的嘛。」

        「還鬧我。不多說了啦。」「等你。」

        誠堂從來沒有懷疑過他看到的那模糊的嘴形的微央, 是怎樣的言語, 在他們之間 , 聲音早就不在是溝通的必要。

        「是的, 副連長。」


        Sat Dec 14 02:29:28 1996
創作者介紹

撒旦的WONDERLAND@魔界第六層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