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都覺得陳幸妤很可憐。不只她可憐,很多政治人物的家屬都很可憐,家裡一旦有個知名政治人物,很容易引來媒體甚至狗仔隊的窺探與跟蹤,只為了想捕捉知名政治人物的家人是怎麼過生活的畫面。

  我對這種跟蹤人刺探生活隱私的狗仔隊當然不會有什麼好感。這跟追蹤弊案或特權之類的狗仔隊不一樣,這一類的狗仔隊對人民知的權力才是真的有幫助,但刺探生活隱私的狗仔隊就很令人不敢苟同。這些知名政治人物的家屬吃什麼穿什麼,跟誰談戀愛怎麼過生活,到底關一般民眾什麼事啊?

  所以我覺得陳幸妤很可憐,不管是之前她還是總統的女兒,還是現在只是個普通人,被狗仔隊這樣跟蹤刺探個人生活,看了都覺得很不忍。但不忍歸不忍,看她這次對著媒體發飆痛罵,我真的覺得「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這句話放在她身上還真是適用。

  看看她在媒體前的表現吧。歇斯底里,非常激動地大罵,只差沒有隨手拿起任何可以當武器的東西來打人砸人了。說什麼「難道要我死才放過我?」,又說因為被狗仔隊追蹤所以才闖紅燈。我真的很想說,陳小姐,你被狗仔隊追了這麼久,被媒體注目了這麼長的時間,難道還不知道嗜血的媒體就是想拍這一幕,許多無聊的民眾就是想看你發飆嗎?

  我知道這樣被跟蹤一定令人不爽,甚至假扮病患用針孔偷拍的手段更是令人髮指該嚴厲譴責,但這並不表示就得控制不住情緒,用這樣的方式來發洩。要知道被狗仔隊跟拍的政治人物家屬多得是,但為什麼其他人往往激不起什麼太大的火花呢?如果激不起什麼火花,狗仔隊自然慢慢就沒興趣跟蹤了,不是嗎?何必配合媒體演出這場大灑狗血的戲碼呢?越是配合,以後狗仔隊或嗜血的媒體自然更是得寸進尺,更會追著跑了不是嗎?

  陳幸妤小姐,我真的很可憐很同情你,但在可憐與同情之外,你也別做些讓人覺得可恨可惡的事。給你一點良心的建議,下次遇到這樣的狗仔隊,就放自然點吧。拍就任他們拍,最好還跟他們打一下招呼,關心他們一下。一段時間後,他們發現沒爆點可以拍,加上伸手不打笑臉人,自然慢慢就會轉移目標了。不喜歡被狗仔隊追著跑,只是生氣發飆是沒用的,多動點腦筋想辦法解決問題才有意義。套句小胖老師的話:「加油,好嗎?」

5/29 22:00新增:

  看來不少人看到「可恨」兩個字,就不管我到底在寫什麼,先罵了再說。那好吧,我用條列的方式把重點列出來好了,看清楚我的意思再來討論,要不然只糾纏在那兩個字上,會讓我根本沒討論的興趣。

  一、因為陳水扁是陳幸妤的爸爸,使得狗仔隊對她有興趣。陳水扁是她爸爸這不是她能選擇的,因為這樣而被狗仔隊跟蹤,這點我覺得她很可憐,因為這不是她的問題。

  二、她既然知道狗仔隊就是想看她發飆暴走,卻還是不斷讓狗仔隊得逞,讓她的可憐一再上演,這就讓人覺得可恨-難道她的解決方式就只是發飆生氣嗎?她早知道這就是狗仔隊要拍的東西了,發飆生氣只是正中狗仔隊下懷啊!

  三、遇到問題就該想辦法解決而不是只會發洩情緒。陳水扁是她爸爸這是無法改變的,狗仔隊也不可能立刻在世界上消失,那麼解決問題的方法就是想辦法讓狗仔隊不再跟著她。要怎麼不跟著她呢?讓狗仔隊對她不感興趣就成。我的建議是陳幸妤以後不要再發飆暴走,看到狗仔隊時可以主動示好打招呼,讓狗仔隊想拍的爆點通通都不見,當然狗仔隊就會失去興趣而不再跟拍她。

  以上是濃縮重點,特別是第三點是重點中的重點。還看不懂的話,我也沒辦法。只會出張嘴說陳幸妤很可憐的人最好想想還有什麼別的方法能幫助她擺脫狗仔隊的糾纏,不要只會說可憐而已。她很可憐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再怎麼強調也不能讓她從此就不可憐,想辦法解決問題才有意義。

5/30再補充:

  居然有人以為我認可狗仔隊的行徑?我現在才發現原來真的有很多人看文章不是從頭看到尾的,要不然就是只看到部份文字就以為是全部的意思。第二段不就是在寫狗仔隊這樣做不對嗎?是不是要用情緒性的文字去破口大罵才叫做譴責,用比較清淡的文字就不是?還是說有些人看我這種不激動的文字覺得不刺激,一定要罵聲不斷戰火連天才過癮?

  如果是這樣,麻煩請移駕到那些向來都是火辣字眼一天到晚開戰的著名部落格去,撒旦寫不出那種文字也沒閒工夫陪大家寫什麼戰文,非常抱歉。

本文圖片取自聯合新聞網(翻拍自中天新聞)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