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星期天跟P去逛建國花市。在信義路這邊的入口常有人抱著小狗,不知道是在賣還是想送給人領養。有時也會有人在這邊發送廣告傳單之類的東西,這次去就有遇到。這人遞著傳單,口中說著「請看一下喇嘛的真相」之類的話。不過我跟P向來都不拿這種傳單,所以就示意拒絕了。

  這樣就沒了嗎?當然不是,是的話就不會有這篇文章了。

  我們逛完花市後,準備坐公車到下一個目的地時,站牌旁的椅子上有張傳單被丟在那邊。P好奇地拿起來看,正好是被我們拒絕拿取的那張傳單。這張傳單其實做得相當有水準,不管在紙張、編排、印刷上都可以媲美許多賣房子的廣告傳單。可是當我們看完這個傳單要訴求的東西後,兩個人面面相覷,然後我就開罵了。

  X,這根本就是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嘛!

  首先,我終於了解那個發傳單的人口中的「喇嘛的真相」是怎麼回事了。簡單講,這張傳單就是要控訴藏傳佛教的喇嘛不守清規,性侵害女教徒,要台灣人不要再信密宗,遠離密宗喇嘛。傳單裡主要是以三月時發生的一件某仁波切與台灣女信徒上床的新聞為主要控訴依據,當然也「整理」了一份歷年來發生過的一些與喇嘛有關的糾紛,總共十件以做為佐證。

  當時看到的時候是覺得滿不爽的,現在重看一次,反倒覺得好笑起來。好笑的原因是,這個傳單的設計人還真是很懂得如何煽動人心,更知道要掩飾自己的漏洞。不過,這都是技術層面的問題,但在最基礎的層面上就已經錯了,技術層面的表現優秀,是無法挽救的。現在就讓我來說一下這個傳單有錯得多離譜吧。

  傳單裡面有以下這樣一段話。

  有智慧的您,忍心看著台灣女性被這群濫交的密宗喇嘛所蹂躪嗎?包括您的老媽、太太、女兒,以及才十二歲就被看上而被喇嘛領養的孤兒院小女孩,都是喇嘛們垂涎的對象!若想保護所有台灣女性,請勸告您所認識的女性修行人,及早遠離喇嘛們。

  這段話我必須稱讚一下,真的是深諳抹黑與造謠的人才想得出這樣的話。「這群」濫交的喇嘛,「都是」喇嘛們垂涎的對象,這兩句真是可圈可點,令人自嘆不如。用幾個案例就可以認定喇嘛們都濫交,那是不是我們也可以因為發生了幾件車禍,就說開車的人都是殺人犯?是不是發生了幾件老師體罰學生的案例,我們就可以說所有老師都心狠手辣?是不是發生了幾件父母虐待兒女的事件,就可以認定所有父母都喪心病狂?當然不是這樣。那麼為什麼可以憑著幾件案例,就把所有喇嘛一概認定成濫交?

  至於「都是」喇嘛們垂涎的對象這句話就更好笑了。就算是一般男人,也不會看到隨便任一個女生都會有性慾,那麼為什麼喇嘛就會對隨便任何一個女生都有性慾?這就像很多女生以為只要穿得越少就越能引起所有男人性慾注意一樣,殊不知很多男人其實並不是那麼喜歡穿得少的女生啊!

  至於喇嘛領養小女孩這點,如果都可以用這種心態來看,那麼是不是也可以認為安潔莉娜裘莉領養那麼多小孩,以及到非洲去跟那麼多非洲小孩互動,其實也只是為了滿足她的戀童癖而已?

  說真的,欲加之罪何患無詞,但這種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想法,只是凸顯出寫這段話的人自己心地的邪惡與氣量小罷了。

  對了對了,寫這段話的人還很聰明地先幫大家戴頂高帽子:「有智慧的您」這五個字真是字字珠璣。不過我必須很遺憾地說,如果真的有智慧,就絕對不會相信這張傳單的內容。會相信的根本就是沒智慧的人,所以才特別需要「有智慧的您」這種高帽子,讓沒智慧的人自以為有智慧,進而笨笨地被催眠。這種手法不但政治界常見,當然在宗教神棍界也常見,所以我不得不懷疑起稿者不是政客就是神棍了!(笑)

  每個宗教都有不肖之輩。不只藏傳佛教如此,佛教其他宗派、國內其他宗教何嘗不是,就連國外的宗教也沒有例外。別的不說,天主教就發生了不少神職人員對兒童有不當性行為的事件。對於這樣的事情,我們要注意的不該是這個宗教為什麼不能完美無暇而發生這樣的事件,而是該注意後續的處置狀況。金庸小說「天龍八部」裡有一個段落,正好可以拿來說明這個狀況。

  少林寺方丈玄慈犯了戒律,與葉二娘有了私情,並生下了小孩(即虛竹)。後來事情被揭穿,玄慈堅持要依戒律懲處,他說:「國有國法,家有家規。自來任何門派幫會,宗族寺院,都難免有不肖弟子。清名令譽之保全,不在求永遠無人犯規,在求事事按律懲處,不稍假借。(註一)」所以後來玄慈不但挨了兩百下杖擊以完戒律之懲,保少林寺之譽,更在之後自刎謝罪(雖然這樣又犯了另一條佛門大戒,不過也無人在意了),這樣反而讓武林群豪對他的為人更敬服,不但無人對少林寺的清譽有所質疑,更不會認為少林寺裡的和尚們都是淫蟲。

  所以我們應該為了幾個害群之馬,就把其他守戒律的喇嘛也當成一丘之貉嗎?所以如果該喇嘛所屬寺院已經做出處置(註二),那麼把所有藏傳佛教的修行者都當成被老鼠屎壞了的一鍋粥,是不是太不公平了呢?

  這個傳單列出來的十條案例,老實說大部分我都不清楚是不是真的發生過。但我必須說,這些案例的文字敘述看起來就很「不公平」。這些案例很多都是用女方控告喇嘛,或是女生自稱被怎樣來做敘述,但卻沒有任何一條有喇嘛一方的說法。十條案例裡面,真正確認有發生的只有三條,其他七條都是被控、涉嫌、(女方)自爆、(女方)聲稱這樣的字眼,但卻沒有任何確認發生過的事實敘述。表格下方那句話更是抹黑造謠的絕佳範例:以上只是冰山一角,因為與喇嘛上床的婦女不能公開。反正不能公開嘛,所以就可以隨便說,一百件?兩百件?上千件上萬件都可以自行想像。反正就是不能公開,想要說有多少件就可以有多少件,一點都不需要有證據。

  藏傳佛教中的確有雙修法門,詳細狀況我不清楚,只知道一點大概。由於這種修煉法牽扯到性,若修煉者心術不正或對佛法認知不足,很容易被誤解、誤用。因此現今除了某派別還有極少數人修煉外(當然其資格也一定嚴格挑選),大部分派別都不再修練此法了。

  道教也有所謂的採陰補陽、採陽補陰這樣的修煉法,但一樣不是普通人可以隨便學習的,也都是要有一定功力後才有資格(但不見得一定可以)修習。(事實上還有保有這種修煉方法的道教教派應該也寥寥無幾了)

  這類牽扯到性的修煉方式,在正常的宗教裡是不會隨便教導修行者學習的,更不用說拿這種方式去幫信徒消災解難了。別說藏傳佛教,一般坊間的神壇如果說這種方法可以幫信徒消災解難,也一樣都是騙人的,這根本就該是常識,不必刻意扯上特定宗教。

  另外傳單裡還說,因為台灣信徒好騙又樂善好施,所以喇嘛們樂於到台灣來騙財騙色,因此來台灣的喇嘛越來越多,這樣的事件才會越多。台灣信徒是很好騙沒錯,所以許多亂七八糟的神壇,許多稀奇古怪藥品的生意都很好。但喇嘛是來騙財騙色的嗎?說騙財,那根本就是不懂佛教精神的人才會說的話。不只藏傳佛教的喇嘛,就算是佛教顯宗各派的寺院也一樣必須依靠信徒的捐款來維持運作。有些寺院還販賣每年光明燈之類的點燈權來作為寺院的收入,但點一盞小燈一年電費才多少錢而已,收費卻要五六百元,這種「暴利」,是不是算騙財?

  P去年去了一趟藏東。這是因為一些因緣機遇,讓他有這個機會去參加一間新蓋寺院的落成儀式。根據他說的,那邊的生活水準真的非常低落,連電力都必須依靠寺院借來的發電機來維持(當然這就表示不是整天都有電了),更不必說其他了。所以喇嘛是來台灣騙財?這種話最好先搞清楚佛教的精神並親身去過那邊,親眼看到喇嘛們在怎樣的環境下過著怎樣的生活後再來說才有說服力,要不然就只是打嘴炮而已。

  騙色的部份就不用多說了,守戒律的和尚、喇嘛根本不會這樣做。若遇到這樣要求的和尚喇嘛,信徒自己也該知道這絕對是有問題的。如果信徒自己沒有分辨好壞真假的智慧,連自己信奉的宗教有什麼戒律都不曉得,被騙的話要怪誰呢?更何況說不定還是女信徒自己因求愛被拒,憤而自導自演的烏龍劇哩!

  這幾年來台灣的喇嘛的確比以前多很多,但這並不是因為喇嘛呷好到相報,只是單純地因為台灣的藏傳佛教信徒越來越多,而且台灣近年來對於喇嘛申請入境的限制放寬許多而已。沒搞清楚原因就胡亂猜測,這年頭大家都以為自己是立委可以隨便亂說,反正沒有證據也無所謂了嗎?

  我不知道這個傳單是什麼人做的,也沒興趣知道。但我很想建議這位(或這幾位),既然願意花錢印製還算精美的傳單去控訴喇嘛騙財騙色,那麼最好花點錢真正去藏地或西藏流亡政府那邊看看,親自去了解藏傳佛教到底是什麼,體會一下喇嘛們是怎麼修行、過生活的,不要只會以偏概全,一竿子打翻一船人。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如果連要控訴的對方到底是怎樣的都搞不清楚,那麼講一大堆所謂喇嘛的真相,恐怕連自己都不相信了,要怎麼去說服其他人?


註一:見遠流平裝版第五集三版十一刷第1784頁。
註二:三月份某仁波切與女信徒上床一案,該教派已開除這位仁波切的弘法資格,並且新增不准任何僧侶與女信徒單獨相處一室的規定。

    全站熱搜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