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臺北街頭遊走,與人群擦肩而過。空氣汙濁我看不到草原,四周是茫然的鼾聲。小男孩睜著骨碌碌眼睛看我,很想衝動地抱起他狂奔,不在的戀人透著光影向我而來,我沒有勇氣。
      登上往淡水的列車,一種渴望成功的念頭縈繞我心。父母請你要保重,存款只有幾千元。唭哩岸過了是奇岩,我擰皺了他的信紙。別人發瘋是別人家的事,為什麼偏偏是自己?

       過兩天還要被關回去,受一頓沒由來的氣。老婆鼓著腮幫子對我笑,迷戀他如迷戀海洋的天。夏威夷聖代加紅酒,伏特加萊姆。冀河清其未亟兮,悵盤桓以反側。


    Fri Apr 24 21:37:10 1998

    全站熱搜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