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在我底路上,在我底衣上,我在一個隱隱的思念上,高處沒有鳥喉,沒有花靨,我在一片冷冷的夢土上。』曾有一次夜晚,我獨坐天台,迷彩夾克難以抵御的乾冷冬氣。我點煙尋暖,見白霧自眼前升起,繚繞一會,不見了,消失了。這是我受訓歸建第二週,連上依稀,三個月下來老兵退伍殆盡,如果我還有一絲什麼怨恨的話,我想狠狠朝他們揮幾拳。新進幾個弟兄越來越好命,不能罵不能動,未足月不能排哨,伏地挺身做不滿百,天啊。
       天啊,那次新兵會客,鶯燕雲集,目不暇給。「班長。」誰家姊姊群朝我妖嬌:「好帥喔。」我耳根發燙,傻笑著迅速走避。「啊呀害羞了。」她們更高興了:「臉紅了,不好意思了!」我逃到軍官廁所,洗手台前,仔仔細細端詳我這一張臉,這張臉,好歹也算是頂模樣吧。無怪女生在一起膽子總比較大,橫豎我不能招惹她們的,可是,我什麼都沒做啊。

       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孔子說。他必定不懂得女子的好處,川端康成筆下的女子溫良恭簡,千重子,雪鄉,古都,伊豆的舞孃,她對著你深深的九十度鞠躬,一切盡在不言中。三島的悅子,壓抑的太太,骨子雖騷而外表亦是端莊的。現代偶像劇她們一個個像是巧克力糖球融化在你眼裡嘴裡,我真以為這輩子娶日本女娶定了。

       白先勇的女人:朱青的稚澀,玉卿嫂的典麗,金大班、尹雪豔簡直不是人。他必定也是不懂得女子的好吧,見山不是山,看得如此透徹。我猛猛洗把臉,任水珠自兩頰滴下,鏡子裡,我領口隱隱約約蠕動的結骨,我的胸膛包裹強烈的渴望。

       「妳是誰?」自鏡中我驀然回首,那人在燈火闌柵處。她一襲筆挺戎綵,指揮者的自信,她走過來,伸出手,朝我優雅一禮。我緩緩勾住,引領她的肩,霎時我驚駭逃開,我竟是裸身的!她從背後擁抱我。「多羞啊。」我被溫柔轉身,面向著,開始低舞。我想要看清楚,她卻模糊一片。我們在維瓦第的宮廷奏曲裡不斷相觸,我高漲的欲望,不斷觸接。我該停止了,卻又不想,阿豪說到口的肉就算做夢也不能吐掉,我閉著眼睛清楚知悉自己的夢境,我不能吐掉,可是……

       我醒了,略為懊喪地。

       有次放假我去找阿豪,他帶我到萬代福找女人。三千元,他被領入另一間客房,我則等待寂寞如長巷,然後,她來了。「可不可以不要做?」我低聲說。「你以為來這裡蓋棉被純聊天啊?」她不可置信。

       我們真的就純聊天。

       她二十出頭,儘管年齡是女人的祕密。「這祕密值三千塊。」她上有兩老,下有一個唸大學的弟弟,太老套的故事,但我寧願相信。「還是我幫你服務?」「不不,聊天就好。」

       我有一個夢,要把我的第一次獻給我妻,當然,她亦是要處女,這樣說來我們俱無經驗,無從比較,彼此探索。甚至破冬前月,弟兄們的慫恿,黃湯下肚,十三店裡小姐慇勤投懷送抱,我仍是凱撒的歸凱撒,上帝的歸上帝。「你是不是性無能?要不就是同性戀。」寶寶褪下乳罩貼向我。

       那時我真要強暴她了。

       「你真的,」薇在海風裡輕嘆:「一點意思也沒有嗎?」畢業前夕,再一次與薇踏上長堤,她自敘著她的種種,這也是,我們的種種。我們三人就這樣暗地糾結。旭追求薇,我幫助旭追到了薇,故事的真相,親手種植的九重葛終於扎傷了自己,也傷了別人。我們三人,好傷。是這以後許下的志願吧!將最好的獻給最愛的,只此一次,不跂不求,寧缺毋爛,我離開了學校,也離開了那一段初戀。

       我離開學校,投入未知的茫茫軍旅。五月炎陽,我在戰鬥教練場汗如雨下,敵鹿柴,敵壕溝,敵鐵絲網,我衝殺砍劈斬斷午夜夢迴縈繞不已的芳魂,鬼影。然後我認識下舖的阿豪。

       好弟兄,我們在校選預士雙雙落榜,吸菸被抓,抽籤同師,真要衝動結拜了。「嘉義新訓師!」他大呼爽籤。於是夜裡我們一行人隨帶隊班長南下遷徙。颱風天,火車停開,隔天趕到目的地時已經遲了。南部的女人與男人,皆純樸景象。「泡一個南部美眉也不錯。」他色色朝窗外兜視。彼時公車望郊區駛去,我們望天涯的盡頭飛去。

       我看到,六月去過的海邊一路跟蹤,為了實踐某個無法實踐的諾言,它又匆匆行至遠方的山腳下,帶來幾片我們祈禱過的雲,我們的鷗鳥,與孩子似的天真。我扶正屢屢顛覆的背包,突然想起薇,難過得就要與她訣別了。「如果妳等我,我會回來。」我默唸著朱天文的一段:「但妳必須全心全意的等我,等到天下黃雨,下大雪,等到夏天的勝利……」

       『等到音訊斷絕,等到記憶空白,心理動搖,等到所有的等待都沒有了等待。』

       映入眼簾是陌生的蔗田,蛇木鐵絲裡灰偉的建築,這就是我槍戢所指處,我終老軍旅的所在?我等下車,整隊入關,被安置於寢室,無椅無桌,席地就坐,上兵班長絮絮叨叨。「喂你!」他叫起渾然的我:「有沒有七仔?」「報告沒有。」「沒有?」他睥睨:「看你長得這麼帥,沒有七仔?」「班長幫他介紹啦!」底下起鬨。「你大學生喔?」「是。」「為什麼現在才來當兵?都六月勒!」「我延畢。」「延畢?」他搖搖頭:「算了,本來看你不錯想介紹我妹妹給你的,居然是個延畢生。」「介紹給我啦!」「惦惦!」他制止起鬨:「你們什麼東西?沒唸大學想泡我妹妹?門都沒有。」

       阿豪女子不斷,十足浪蕩子。我的薇,我的曉明女中軍樂隊指揮,我的處女──在先前荒唐的邂逅──我失去了童貞。真可笑!這些年來自己守的到底是怎樣的一種謬誤?一年過去了,我除了看看、想想,還是看看想想。那天學弟自二級廠跑過來叫我吃飯,我發現他這麼菜也是有女人的,因為女人,他的鬢角顯得生氣勃勃,下巴也抬高了,短褲運動鞋毛茸茸的腿。女人的滋潤,採陰補陽。「學長你在想什麼?」「呃──沒有。」

       ....

       不情願睜開眼睛,好脹的一泡尿。我起身不經意碰到他,嚇了一跳。少年翻過身去,抱走我的棉被,小解後回來我看著他,竟覺一股哀傷。

[未完待續]

Sun Apr 26 14:18:24 1998

本文圖片取自:"長堤"traeheno.spaces.live.com/,"煙"出處不詳
原作者汪汪汪並未續寫,所以別問續集了......

    全站熱搜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