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我和我老北行經昌平路某中油加油站
因為沒有油了,就進去加油
迎面而來的是一個神似[游泳-小捷]的加油底迪(PS:他有戴耳環)
真是天助我也!
北:[你看看,真是的!男孩子還戴耳環!?]
我:[現在小朋友戴耳環很正常啊.]
北:[以前在大陸的時候,只有獨生子才會戴耳環.]
我:[為什麼?]
北:[因為怕被死神抓走,所以要冒充女生,戴耳環,然後在結婚的那一晚,由他的老婆給摘下來.]
我:[沒想到以前大陸的觀念就這麼開放?]
北:[什麼開放?那是不得已的!哪像現在的小孩子沒事戴耳環,破相!]

我老北才剛講完,耳環底迪就要我繞一圈,到另外一個加油島,我在繞一圈的時候,特別把他打量了一下.簡單來說:濃眉大眼,黑皮短髮,秀色可餐,真是天菜!

弟:[請問要加什麼油?] (其實我想把你帶回家,幫你"加點油"!)
我:[95.] (故意不說加滿)
弟:[加滿嗎?]
我:[對.] (這樣才可以跟他多說一句話)
弟:[好....]
我:[等一下!] (伏筆)
弟:[嗯?]
我:[加到跳起來就好.] (這樣又可以多說一句話了)
弟:[好.]
我:[如果跳起來不是零結尾的話,那就幫我加到零結尾吧!] (又多一句)
弟:[好啦!我知道了.]然後微笑著幫我加油.

這時候我催促我老北下車去尿尿,我老北說他並不想上廁所,我就強迫他去.然後我下車,走到加油島旁,耳環底迪正在看油表.

我:[你們這邊有用VIP卡嗎?]
弟:[有啊.]
我:[哪一家的?]
弟:[中油.] (我當然知道是中油!)
我:[是不是這一張?]我拿了一張優力的給他.
弟:[不是ㄟ....]

他朝我皮夾看了一下,我把皮夾遞過去,說:[那你看是哪一張?]

他從我皮夾裡找了一下,把中油VIP卡挑出來:[這一張.]
[謝謝你!]我說:[到處都是VIP卡,我都被搞混了.]
[嗯.]他靦腆地將VIP卡拿過去,我順手抽了一張仟元鈔遞給他.(當然這不是小費!)(撒旦註:這是渡夜資.)

[還不知道多少錢啦!]他笑著說.
[沒關係,不夠我再補.] (其實我想把你帶回家補眼睛)
[咦?]我裝做發現新大陸一般問:[你的耳環好特別!]
[哦?]他對我的舉動感到好奇.
[你的不是鑽石喔?]我問.
[對啊!]他笑了,陽光燦爛!
[現在大部份的小朋友都戴鑽石耳環,為什麼你這麼另類?戴骷髏頭的?]
[我不喜歡跟人家一樣.]
[你的確跟人家不一樣喔.]我諂媚地說.
[對啊!]
[這個耳環好漂亮,一定很貴吧?]
[不會,才一百塊而已.]他有點得意地說. (我當然知道不貴)
[只有一邊嗎?一百塊只買一邊嗎?還是一對?]
[男生的耳環都只賣一邊的.]
[齁~~~~]我裝做恍然大悟:[原來如此.]

這時我老北上廁所回來了,一邊走一邊嘀咕:[根本就沒有尿!]

[再見囉!]我付完錢後,看了一下耳環底迪的名牌:X凱X (我的小詹詹!)

上了車,發動引擎,我突然想到什麼似地,轉頭問我老北:[我想洗車.]
[洗車啊?車子很乾淨啊!]老北不解.
[車子髒了,要洗!]我將車窗打開,對耳環底迪呼喊:[哈囉!洗車要往哪邊?] (其實真正想說的是:哈囉!你幾點下班?)
[你要先繞出去,然後迴轉,就是了.]他很有耐心.
[只要發票就可以洗了嗎?]
[喔!要50塊.]
[謝謝!]

為了耳環底迪,50塊算什麼!然後我就把車子開去洗.

(洗車過程全部略掉,因為是小女生在服務.)

重點在洗完後,令人朝思暮想的耳環底迪從加油島那邊跑過來了,他和另一個工讀生幫我擦車車.

[你要加油,還要負責擦車啊?]我搖下車窗,關心地問.
[沒辦法,人手不足呀!]他的骷髏頭耳環在對我微笑.

回家的一路上,我像是失魂落魄般地不斷回想這個陽光底迪:他有著親切的笑容,不怕生的個性,俊俏的臉龐與大學籃球弟一般的身材骨架.
他讓我在星期二的下午,體會了一場意淫的美好!

對了,拉拉雜雜一大堆,其實是想要徵詢一下意見的,
想請問板子上各位陽光底迪(含Q弟,痞弟,酷弟,辣弟,可愛弟等):

1.你在打工時,會主動跟客人聊天嗎?
2.如果客人主動跟你聊天,你會跟他哈啦嗎?
3.如果客人不是你的菜,他又一直跟你聊天,你會不會不爽?
4.如果客人是你的菜,你會向他問姓名,電話或即通(msn)嗎?
5.如果客人向你問姓名,電話或即通(msn),你會給嗎?

感激不盡!

--
有底迪....(小心!手榴彈!)
OS:快!go-go-go!幹他~~幹死他~~~~不.要 . 跑 !   !        !

Wed Oct 17 12:04:09 2007


本文圖片取自中油加油站銷售服務查詢

    全站熱搜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