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會改選,可愛的:

1.徐國勇 => 理刺蝟頭超元氣,令人想霸佔
2.羅世雄 => 笑起來有小酒窩,令人想獨佔
3.段宜康 => 濃眉大眼小辣椒,令人想調教
4.鄭宏輝 => 斯文耐看有氣質,令人想抱抱
5.劉政瑋 => 有點像受虐新兵,令人想秀秀

統統落選了! 一嘆!
(註:此為原作者WanWanWan所言,與本撒旦無關)

==== baby是我,我是分隔線 ====
凌晨兩點,台灣阿誠躺在我旁邊,這是一個考驗的夜晚,孟子的:苦其心志....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等統統用上了.

一開始阿誠是靜靜地躺在床上,薄薄的被子蓋在他肚子上,他的兩條腿平直地擺在那邊: 膝蓋有一小塊疤痕,小腿的細毛很勻稱,腳底板相當乾淨,沒有瑕疵,瘦長型的腳趾,看起來頗為可口.他一動也不動,我聽不到他呼吸的聲音.

我站在床腳電視旁,恣意地注視他,這個美好的胴體.過一陣子,他才發出細微的鼾聲,是那種很淺,很淺的鼻息.我關掉電視,將檯燈轉暗,緩慢地從床鋪的另一端躺上來,他的鼾聲停止了.

我背對著他,閉上眼睛假寐.

再過了一會兒,他又發出輕微的鼾聲,我轉身過,面對他側睡,輕輕睜開眼,他仰躺的側臉在昏暗的燈光下顯得那麼無辜,帶點成熟的稚氣.我想起了這些日子以來他那些小小的心機,一股啞然失笑的情緒不禁浮上心頭.

阿誠似乎進入了熟睡階段,鼾聲逐漸變大,突然間他重重地呼了一口氣,然後曲起一腳,原本蓋住小肚的被子滑到旁邊, 露出一大截的平口褲.

不知道平口褲的風潮是誰引進台灣的?要感謝他!記他兩個大功!

我順手把他身旁的被子給輕輕地拉過來,然後,他身上除了那件短POLO衫和平口褲之外,就再也沒有其他遮蔽物了.

過一會他的鼾聲又停止了,這一次停止的比較長,我用眼角餘光看他的反應.他曲起來的那條腿搖搖欲墜,就好像學生上課蠹孤時頭一點一點的樣子,然後,那條腿就整個往我的方向倒下來.

台灣阿誠突然大大地抖了一下,好像從高山上摔落谷底.他醒了.

他深深吸一口氣,然後重重吐出來.

怎麼了?我裝做被他吵醒的樣子問.

嗯嗯....沒事.他用手摩擦著臉,說:我剛剛做了一個夢,我夢到我在飛,然後....然後突然有人扯我的腿,我重心不穩,就掉下來了.

喔....那應該不是我扯的.我開了一個很難笑的玩笑,然後轉過身去背對他.

鴉雀無聲.

大概過了幾分鐘,我感覺到阿誠在拉我的被子. 本來嘛,他的被子被我拉走後,拉回來是正常的.但是,他不像只是在拉被子而已.

他把被子拉過去一截,然後整個身體就抱過來.

我被阿誠側抱著,他的下半身隔著被子緊貼著我.

天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行拂亂其所為,增益其所不能.

我的心怦怦跳,還好忍得夠久,這下子,連本帶利回收了.但我還是得裝做一付不解風情的樣子,把被子拉得更緊.

良久沒有動靜,我感覺到阿誠好像下了一個重大的決定,接下來他把被子都扯開,緊緊抱住我,他右腿也像支鉗子般地壓在我身上.

這時再怎麼笨的人都知道阿誠要幹嘛了.

你好像搞錯對象了喔!我背對著他輕聲說.
(我的意思其實是:你裝哥好像裝錯了喔!)

是嗎?他的手不正經地撫摸著我的胸部,輕挑地說: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你很有魅力耶.

喔?是降子唷!我低沉地說:看不出來原來你男女通吃.

應該是你魅力太大的關係.

現在是真心話還是嘴炮啊?

當然是真心的啊!

真心的啊?

對呀!

你確定?

確定啊!

心甘情願喔?

當然!

你確定?

我當然確定啊!

那我現在躺好,你就真心服務給我看吧.我講完後,轉身仰躺,藉著昏暗的燈光看阿誠的眼,在眼神接觸的那一瞬間,他逃開了.

阿誠的眼神雖然逃開,但赴湯蹈火的受死精神可嘉.他認真地看著我的頭髮,然後將臉慢慢壓下來,朝我的額頭吻了下去....

在恍惚間,我好像看到他眉心的那顆痣,隱隱約約地在責備我.

我迅速張開雙臂環抱住他,然後轉身把他壓在下方.他被我這麼突如其來的舉動給嚇了一大跳,掙扎著想要起身,卻被我死死按住.

等等....他開口想要講話.

閉嘴!我打斷他:是你起的頭,你心甘情願真心的,我可沒有逼你!

我....

我放開按住他的手,將雙手改撐在他兩旁,雙眼直逼他眼睛, 低聲且嚴厲地說: 我數到三,你要做就閉上眼睛乖乖聽話,不想做就馬上蓋被子睡覺,不要浪費大家的時間!(撒旦註:對!不要浪費廣大讀者們的時間!)

一....

二....

三!

[待續]

--
沒Q弟,沒Q弟,沒Q沒Q沒Q弟.
沒Q弟,沒Q弟,沒Q沒Q弟.
(以上請用小蜜蜂來唱)



本文圖片取自中国孔子网

創作者介紹

撒旦的WONDERLAND@魔界第六層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show
  • 突然有種在看富監寫那最後10話的感覺...在吊人胃口...XD
  • 他得了富奸症。這個我早知道了...

    撒旦 於 2008/01/16 17:44 回覆

  • sk771115
  • 沒有帥哥沒有帥哥

    沒帥哥沒帥哥

    這邊沒有帥哥那邊沒有帥哥

    真機掰真機掰

    (請用兩隻老虎的tune)
  • 真是抱歉,因為原作者沒有提供,你也不提供,所以就沒有照片了。(攤手)

    撒旦 於 2008/01/16 22:09 回覆

  • jc
  • 偶然在這裡找到wanwanwan的文章
    請問這是新的嗎?
    很高興他還有在寫,
    這麼一個人才,他寫的文章曾是我最大的感動來源。
    後來去當兵、退伍後,好像就很少聽到他的消息了。少了他的文章,會覺得是文學界的一大損失啊
  • 他人還在啊,只是拖稿拖得太誇張而已。

    這篇算他最新的啦,只是續集何時出現,恐怕連他自己都不知道...... :p

    撒旦 於 2008/06/11 05:45 回覆

  • 沒帥弟沒帥弟
  • 喵喵喵

    汪汪汪竟然把這個倒扁弟寫一半
    另開新局
    跑去寫海賊傑
    然後海賊傑又寫一半
    真是...
    水性楊花
  • 唉,不這樣他就不是雙子座的了......

    撒旦 於 2008/06/30 12:1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