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長/短篇小說 (2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後來你就不再唱歌了?」均穎問。「不。」飛颺搖了搖頭:「那天晚上我作了最後一首曲子,就是妳開始聽的那首。隔天我到他墓前唱給他聽。」飛颺頓了頓,又道:「我把他所有喜歡的曲子都唱過一遍,才回家。從那天起,我就不再唱歌,不再碰鋼琴、吉他了。」均穎聽了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好陪飛颺坐著。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台上的比賽者一個換過一個,而心焦的飛颺始終沒心情細聽。終於所有參賽者都演唱完了,飛颺只覺得像過了好幾個世紀般。主持人宣佈休息十分鐘後公佈名次及各項個人獎,飛颺便趁空打了個電話到致遠家。「嘟、嘟、嘟......」話筒傳來的是未接通的聲音,打回家去又沒人接。飛颺一試再試,轉眼十分鐘過了,仍沒能打通。飛颺只好先回座去。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早上風緊得很,窗子都被吹得吱吱價響。飛颺吃了早餐,心中複習著曲子,正在奇怪怎麼致遠還沒來時,電話響了。飛颺三步併做兩步地接了電話:「喂你好,請問找哪位?」「阿颺啊,我是阿姨啦!致遠今天起床晚了,要你先去學校不用等他了,他等等會自己過去。」「喔!好,謝謝阿姨,那我就先去學校了。阿姨再見!」「要加油喔!再見!」掛上電話,飛颺有些悵然若失,心想:「算了,那我自己先去好了!」於是穿上外套,背上吉他,出門去了。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日致遠放學時興沖沖地向飛颺說:「哥!告訴你喔!我聽說下個月學校要辦一場歌唱比賽喔!你去參加好不好?」飛颺略感好笑:「遠,你是要我上臺獻醜丟人啊?」輕輕敲了一下致遠後腦。「才不會呢,你唱得那麼好聽,一定可以拿冠軍的!」致遠興奮地說著,雙手做了個抱著大金盃的樣子。飛颺搖著頭大笑。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隔天放學後,飛颺又到致遠家找致遠,把他利用上課時間偷偷寫出來的曲譜拿給致遠看。致遠很是高興,說:「我彈彈看!」便跑到鋼琴前坐下,迫不及待地彈了起來。黑白的琴鍵招來音樂的精靈滿室飛舞,自在舞躍於二人的心靈間。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均穎忍不住了,開口道:「你唱得很好聽啊!為什麼平常都沒聽你唱呢?」飛颺黯然,輕道:「當年,他也是這麼說......」均穎問道:「他?他是誰?」飛颺卻只搖了搖頭。均穎知道這人逼不得,當下也不追問,轉過話題說:「你真的唱得很好聽耶,再唱一首嘛!」飛颺本不欲再唱,但吃均穎糾纏不過,只得又唱了一首。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金線蓮        這天均穎又去找飛颺了。飛颺剛好要出門去找個同學拿書,便要均穎先在房裡坐一下。飛颺出門後,均穎就在房裡隨便看看,心想:「這房間我只來幾次,都還沒好好看看呢,倒是要好好參觀一下。」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均穎到現在也都還記得那天遇見飛颺的情形。均穎和幾個新同學正在系館前跟新認識的學長陳正宏聊天。就在學長口沫橫飛之際,他走來了,陽光灑在他身上竟似激起了閃閃金光,臉上帶著的微笑霎時將一切聲音凍結,將一切影像隔絕。均穎幾連呼吸都停了。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同學們正大口地喝著啤酒,飛颺量淺,只是隨意地陪著小喝幾口。飛颺杯子乾了,均穎總搶先幫飛颺倒滿。兩三杯下肚,飛颺就感到有些頭暈了,說:「我不喝了,不行了。」正宏大笑:「不行,飛颺你是不是個男人啊,酒量這麼小,你至少要喝完這瓶才行!」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年,飛颺二十二歲,正是青春年少。而那年春末顯得特別的暖和,繁花盛放得簡直泛濫。均穎約了飛颺出來,告訴飛颺:「我懷孕了。」

        天空灰灰的,密雲不雨,空氣沈悶得令人幾欲發狂。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鐵線蕨        「青青校樹,萋萋庭草......」

        悠揚的歌聲四處迴盪,火熱的鳳凰花怒燒著,染紅了這夏季屬於離別的六月天空。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球劃出一道眩人的弧線,落入手套裡。

        近乎全場球迷歡聲雷動,原來球落在場外球迷的手套裡了。文傑這支三分全壘打立刻將比數逆轉成8:7領先一分,並且士氣大振,球迷們更是興奮到極點。之後隊友們延續這份銳氣,再攻下一分,以9:7領先兩分。

        「不,我不能讓他受到傷害!」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四、第五、第六局,明旭展現了王牌投手的實力,全部三上三下。而文傑又擊出了二分打點的全壘打,球迷們為之瘋狂,大家都以為明旭與文傑終能如願以償了。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球迷的歡聲助陣下,三名打者都沒能上壘。「僅僅用了八球就解決了三名打者,真不愧是『冷面煞星』啊!」評論員像是看到稀世奇珍般地讚嘆著。而文傑卻有些擔心:「明旭的球路、球質都比平常差,看來是真的影響到他了。」雖然文傑很想向明旭說清楚,但終是忍下來了。他知道,今天這一戰對明旭來說是最重要的了,別人最好少幫忙,讓明旭自己應付,但心中總不免有些不忍。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明旭文傑向球迷揮手致意,又引來許多尖叫。一抬頭,陽光閃亮著,一如從前。

        那天,陽光也是一樣地閃耀著,明旭踏上加入球隊前從未踏過的投手丘,想像著自己投球的樣子。這時文傑走了過來,向明旭伸出手,微笑著說:「你好,我是紀文傑,剛加入球隊,位置是捕手,有什麼不對不懂的地方,還請多多指教。」明旭微微一愣,也伸出手來握了一下,傻傻地笑了笑,臉上微紅。在那瞬間,明旭看見文傑的臉上閃動著光芒。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驕陽灼灼,觀眾們個個汗流浹背,頻頻以手當扇企圖搧走所有炎熱,然而陽光仍是炙得難受。

        這個時候大發利市的自然就是賣冷飲冰品的小販了,只見大家爭先恐後地搶購著,鬧哄哄地有如菜市場。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看,煙聲瀑布到了!」是啊,遠遠就聽到轟然的水聲了。我們脫了鞋,坐在水池邊,眼睛仰望著水自天上來,腳下卻不肯安靜,一齊踢著水玩,企圖用激起的水波去抵擋瀑布攻來的浪,卻總是浪被吃掉了。「會不會冷?」「有點。」於是我們越靠越近,緊緊的靠著,誰都不願結束。我終於知道自己是很貪心的,我要這一刻永遠停格,時間永遠不再流逝,我要保存這一刻,直到永遠、永遠。但是天不從人願,時間一分一秒的消失,我們終究要回去的。我有點難過、有點失望、也有點遺憾。「我們永遠會在一起的,不是嗎?」我點了點頭,心裡忽然間感到好滿好滿,我知道都是裝滿了你。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秋天又來了。我獨自上武陵農場去看那滿山遍野的楓紅,那紅得不太純粹,可是又恰到好處的紅。時非假日,遊人甚少,一切都安靜的很。雲也知道我的心情,故意製造出濛濛然的霧氣來,什麼都看不太清楚,站在山頂上看下來就該是片雲海了吧?可惜我現在是在谷底,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一絲絲捉摸不定的霧氣緩緩滲入我的外套中。比起去年,今秋實在太冷了些。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可是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我們都是脫光了衣服的。雖然以前不是沒看過光著身子的男人,雖然水波盪漾多多少少影響了視線,但你強壯雄健的身軀仍吸引了我所有的目光,讓我難以移開。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時間也不早了,我們循著路標,鑽進小巷子裡去尋找那神奇的冷泉。走出了狹窄的巷弄後,一座看來頗荒涼的庭院建築出現在眼前。「這就是冷泉啊?」朋友略為失望。「冷泉在裡面啦,外面這邊是露天的,你想在這裡洗啊?剛剛還沒露夠?」你捉狹地說。朋友一拳打在你粗壯的臂上,嘻嘻哈哈地走了進去。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