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奈絲等人見了亞伯的狀況,無不感到驚訝。甘瑞拉問道:「你現在有什麼特別感覺嗎?那些光芒像是被你吸收掉了!」亞伯道:「我感到有許多能量不斷地融入我的身體裡。現在只覺得身體似乎很脹,此外別無他感。」瑪奈絲點頭道:「那該是將能量吸收入體的現象了,我以前也有過類似的經驗。慢慢的你就會習慣,就不會有脹脹的感覺了。」亞伯恍然道:「原來如此。」

  賽爾頓問道:「現在我們該往哪個方向走?」大夥兒一起看著亞伯。亞伯微笑道:「我雖然感應得到神殿的位置,但大家應該不會希望我們一路翻山越嶺披荊斬棘地走過去吧?我們先往東走,到了哈根村後,那邊應該會有路通往神殿的。」大家聞言自然無人反對。

  哈根村是哈克色根島上唯一的村落。雖是如此,哈根村也只是個不到二百戶的小村落。僅僅數百人的人口,讓第一次來到哈根村的眾人感到分外冷清,也讓外來的眾人走在村中時顯得特別引人注目。

  眾人在村中唯一的一間旅店暨飯館用過午餐,決定兼程趕到光明神殿去。向村人問清楚往光明神殿的路後,眾人剛走出村落,迎面走來一位年輕男子,帶著微笑地向眾人說:「抱歉各位,我來晚了。」眾人聞言不禁愕然停步,彼此互望一眼,眼神中傳遞著不認識這位男子的訊息。這個男子是誰呢?

  赫琳雙手齊揚,刀劍齊出,身旁瞬時滿是刀光劍影,流走不定,竟將攻向赫琳的七位紫衣人盡數擋住,兵刃交擊聲不絕於耳,煞是好聽。艾斯身旁的黑色光氣則是轉動了起來,明明是虛質的光氣,砍上去卻堅如鋼鐵,其餘八個紫衣人的兵刃全都砍不進去,臉上神色無不訝然。

  傑地西見狀,心知以艾斯護身光氣的威力而言,一般人怎麼砍都攻不破的,非得自己出手不可。於是獰笑一聲道:「果然不是等閒之輩。讓我來領教領教吧!」右手一揮,手中刀刃以奇特的角度斜斜砍向艾斯左脅,帶起的風聲竟蓋住了場上所有兵刃交擊的聲響。

  艾斯見這刀來得凌厲無比,心中暗讚一聲好,臉上神色卻是不變。他身形一動,原地旋轉了一圈,只聽得異常的一聲長響,原來是艾斯的冥之劍已然出手,憑著旋轉之勢已將圍攻他的八個紫衣人兵刃全數架開,並且逼退了這八人。這時傑地西已然攻近,艾斯竟收起黑色光氣,暗灰色長劍泛起一圈圈的黑色光環,忽地飛射而出,攻向傑地西。「噹噹噹」數聲巨響,傑地西毫不怠慢地將攻來的黑色光環一一擋開。光環落在遠處時又是一連串轟然巨響,顯見這些黑色光環威力有多大。

  這時赫琳使出師傳風月雙擊這套武學,越使越是順手,體會越來越深,威力也越來越強大。雖然被七人圍攻,仍不怎麼顯得吃力,反倒是那七人開始顯得相形見絀,不像開打時還能打成平手。

  傑地西躍後數步,左手揚起,掌中一團精光突然湧現,帶著轟然聲響急速射向艾斯。艾斯不慌不忙地揮動長劍,劍尖處凝成一小球黑色光芒朝精光飛去。此時被擊退的八人又圍攻了上來,傑地西怎肯放過這個機會,全身閃動著耀眼白光,手中長刀劃出亮眼光芒攻向艾斯。



  眾人尚未開口詢問,年輕男子已然先開口道:「讓我先自我介紹一下吧!在下是光明神殿的祭司,神殿大祭司長徒弟,威克.史達卡。叫我威克就可以了!」眾人聞言不禁一驚。亞伯問道︰「大祭司長知道我們今日要拜訪光明神殿?」威克露出極其迷人的笑容道:「是的。師父吩咐我說今天有客人來訪,囑我出殿來迎接貴客。此處說話不便,請貴客隨我來吧,我們可以邊走邊說。別讓大祭司長久等了!」亞伯朝眾人微點了點頭,向威克道:「既是如此,那勞煩祭司了。請帶路吧!」威克笑道:「別這麼客氣。請隨我來!」於是眾人跟著威克,一路談笑著,穿過一大片的樹林,走到一片雪白連峰下。

  威克笑著對眾人說:「神殿在山腰處,俯瞰整片樹林,風景很不錯呢!」眾人沿著上坡路走著,漸盤漸高。遠看島上白茫茫地,猶如鋪了一大片白色雪毯,極為壯觀。近觀山頂怪岩林立,形態萬千,又是另一種奇景。轉過一片山崖後眼前驀然開朗,現出一大片平地來,平地盡頭矗立著一座簡樸卻極有氣勢的神殿,令眾人神為之奪。走至神殿前,眾人更是被神殿的莊嚴給震懾了。特別是亞伯,心中竟生出一種回家了的感覺,讓亞伯心神震盪不已,險些就要跪下痛哭起來。

  威克帶著眾人穿過神殿大廳,進入神殿後進的一個房間裡。房間裡坐著一位背對門口、束著淡金色長髮並身穿白色長袍的女子。眾人走進房間時,這位女子正緩緩轉過身並且站了起來。

  這位女子看來並不甚老,似乎只有四十多歲年紀,雖不是極美的美人,但雍容華貴、莊嚴神聖之貌,讓人肅然起敬,絲毫不敢輕視她。

  女子朱唇輕啟,用略微低沈但卻悅耳的聲音說:「眾位遠來不易,不必多禮,請坐吧。」眾人心知這必是大祭司長了,亞伯便代眾人向大祭司長略為鞠躬並道:「大祭司長客氣了,既然如此我們就不客套了!」待眾人都坐定後,威克便走到大祭司長身後站定。這時大祭司長舉起左手並伸出食中兩指,兩指尖處亮起一團白光,倏地無聲無息地朝外急漲開來,照在房間牆壁後便消失無蹤,別無其他異狀。

  「不必緊張。剛剛這個法術只是封閉了房間內的各種能量傳遞管道,以避免被他人監視監聽而已。這項法術我相信你應該知道才是。」大祭司長微笑地看著亞伯說。亞伯點頭道:「是的。但不知為何在神殿內需要用到這項法術?」大祭司長輕嘆一聲道:「這是不得已的,因為神殿內出了叛徒。」威克聞言臉上一暗,眾人則是面面相覷。光明神殿出了叛徒?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精光與黑色光球已撞在一起。兩道光芒一閃即逝,竟是絲毫聲響也無。雖是如此,那八名紫衣人竟像受到極大震撼一樣,發出極悲慘的叫聲,口中噴出鮮血,往後飛拋開去。傑地西卻不受影響,手中刀刃越來越亮,直似流星劃過夜空般飛射而來。艾斯手中的冥之劍卻越來越黯淡無光,全身籠罩著的除了極薄的一層黑色光氣外,竟夾雜著若隱若現的一層暗灰色光芒。傑地西見狀非但未起戒心,反倒雄心大起,於是更運起全身功力,竟欲以此招一決勝負。

  那邊即將分出勝負之際,赫琳這邊的戰鬥也已近尾聲。七個紫衣男子面對赫琳如風似水的攻勢已是招架乏力,心知再繼續下去必然慘敗,於是互相示意,七人棄圍攻而改列成一排,後一人將雙手抵在前一人背心,將功力往前傳去。為首那人得到其餘同伴六人的功力後發出一聲厲喝,手中兵刃如山洪爆發般猛攻而至。赫琳當此緊急時刻,心中忽起妙悟,使出風月雙擊的絕招之一「疾風追月」,身旁捲起許多道狂風並閃著點點亮光,迎向七人合力攻來的這一擊。

待續



本文圖片取自中華民國(台灣)駐外單位聯合網站

創作者介紹

撒旦的WONDERLAND@魔界第六層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