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圓圈是要幹嘛呢?是的,你得到他了!不知道是誰出的餿主意,說要在阿飄屋裡講阿飄故事。本來有些女生比較膽小,對此有點猶豫,但仗著人多勢眾,大家心想「應該不會怎樣吧?」,眾多男生更不願漏氣顯得自己膽小,所以這個其實很荒謬的講阿飄故事活動就真的給他講下去了。

  阿飄故事其實一點都不有趣,所以我早忘光光了,講的是不是民雄鬼屋的故事我也不記得了。反正民雄鬼屋故事的版本有很多,到底哪個是真的也搞不清楚。好,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我有三次的感覺,感覺到似乎有什麼「東西」從我背後的門外經過。而這三次我轉頭去看,卻什麼都沒看到。

  等到天色真的都快黑了,大家也都餓了,於是就商量去嘉義市區吃飯。大家吃完飯,喝著飲料,欣賞完店主人令人驚奇萬分的「魔鬼咖啡」表演(據店主人說這是看在我們一堆都是中正大學學生份上才特地show的,不然平常是不隨便給客人看的)(其實我不是中正的學生,而且有一半的人都不是,害我們很尷尬又不好否認)之後,大家就閒聊著。

  然後,其中一位男生(代稱為A)開口了。「好了,現在我可以講了。」他低沈的嗓音帶著一絲解脫感。這話一說出來,頓時吸引了全場的注意,所有人自動閉口,等待A的下一句話。

  「其實....」他停了一下。「在『那邊』的時候,真的有阿飄(註:當時他講的是專有名詞,不是這個代稱)在。」此言一出,幾個膽子小的人瞬間臉色發白。「你怎麼知道?你....看得到?」有人問。A一言不發,只點了點頭。

  我心念一動,想起A在圍圓圈時正好在我的對面,於是問道:「我轉頭過去看的時候....」A肯定地回答:「正好有東西經過。」「三次都是?」「三次都是。」

  喔喔,沒想到我居然還有這種感應能力,三次背後覺得怪怪的都是真的有阿飄經過!

  還沒完。A又語出驚人:「而且我還有看到你身後....」他猶豫了一下,像是不知道該怎麼形容:「從地上有團頗暗的光貼著你的背升上來,然後慢慢變成像是個....女鬼的樣子。」好幾個人聞言倒抽了口涼氣,某女還差點叫出來。

  A續道:「其實是不是女生我也不敢確定,只是感覺上有點像是長髮飄揚的樣子。」他也不管我已經呆掉有點反應不過來了,又接著說:「我覺得她像是想要融入你的身體裡的樣子,但是....」他停了下來。融入我的身體?有沒有搞錯啊?「但我什麼感覺都沒有啊?」我說。

  「你當然沒感覺。因為她像是爆炸了一樣,整團光四分五裂向四面八方飛散開來,瞬間就消失了。」A淡淡地說:「也許你身上有什麼東西保護著吧?」一堆人聽得目瞪口呆,我也不知道該不該相信。畢竟我是真的有三次覺得怪怪的,但「女鬼」想附身....會不會太勁爆了點?

  A後面還講了一堆八拉八拉的,我都不記得了。只記得他說,在那邊他不敢說,一來是怕嚇到大家,二來是保護他自己。因為如果被阿飄發現有人可以感覺或看到他們,有些阿飄會因此纏上這個人。並不是阿飄想害他,而是想請這個人幫忙。但若這個人其實沒有能力幫忙,就會造成雙方的困擾甚至傷害了。

  對了,就在參觀民雄鬼屋完的當晚,我手上的一串茶晶就斷線了,而且有一顆茶晶有明顯的裂痕。也許這只是掉在地上時撞壞的,但也許真像民間傳說的,這串茶晶幫我擋掉災難後才斷掉的。說不定就是這串茶晶保護了我而跟那個「女鬼」同歸於盡,也不無可能啊....(其實是因為我是撒旦啊!普通女鬼的道行我哪會看在眼裡?哇哈哈!)

  第三段比較短,但比前兩段來得慘烈,因為這次是兩敗俱傷....

  話說民雄撞阿飄事件後的某年,也是阿飄月的某日,下午兩點多,我正在某知名直銷公司裡上班。

  其實當天什麼異狀都沒有,但我忽然覺得不對,還沒來得及反應是哪邊不對,驀地頭頂一陣發寒,然後這股惡寒順勢而下,瞬間就讓我整個人陷入一種可怕且無以名之的難過中。這種難過不是痛,而是除了感到寒冷外,還開始冒冷汗,整個人不但感到煩躁,而且帶著噁心難過的感覺。但這種噁心帶來的難過並不是真的想從胃裡吐出東西來,而是像身體裡有東西要排出來但又排不出來一樣。這也不是感冒,因為我沒發燒流鼻水鼻塞咳嗽。當然更不是生理痛,因為並不會痛,而且我沒子宮,應該不會血崩才是....

  我心裡很清楚,這是有個阿飄經過,大概是太冒失太急躁了,沒頭沒腦地撞上了我的磁場(也許是碰巧我們磁場太接近或是剛好互剋?),導致兩敗俱傷。為什麼我會知道對方也受傷?因為我身上有很多「東西」啊!阿飄貿然撞上我根本就像是車子開得飛快去撞牆壁一樣,牆壁都凹了個大洞,車子怎麼可能安然無事?

  大白天裡在辦公室內撞到阿飄這件事,瞬間傳遍全公司。特別是本部門,因為幾乎都是女生,又都是在同一個場所上班,所以引起的波瀾特別大,直到隔年的阿飄月都還有人提起。(因為這種事而被記得其實也沒什麼好高興的....)

  一直到兩天後,我的狀況才漸漸恢復,不再難過噁心不舒服。撒旦本著佛心,希望這位因為趕著投胎才會這樣慌不擇路地撞上我的阿飄,最後有趕上投胎的死線。否則要是因此沒趕上,誤了投胎大事,那我的罪過可就大了!(其實撒旦根本就不在意什麼罪過業障啦,只是八股文都是這樣寫的,所以入境隨俗一下而已!)

  以上就是三段阿飄與我的親密接觸。這三段算是比較「有感覺有故事」的啦,要是把只是感覺怪怪的但沒有任何佐證的事也寫進來,說不定可以每月一集連載到明年的阿飄月,那就太折磨我了。

  好啦,小人撒旦,今日服侍看官們這一段說話,叫做「阿飄與我」。話本說徹,權做散場。下次小人說書時還望眾位大爺不吝賞光!(跪)

(音樂聲響起,原來是扣人心弦歷久不衰的阿飄月主題曲:飄來飄去,就這麼飄來飄去~飄來飄去,就這麼飄來飄去~)

(大會報告:大爺走前記得賞錢吶!老子窮到快被阿飄抓走了,不給錢不然老子吃什麼?)

(完)



本文圖片取自嘉義縣觀光旅遊網(這就是我們圍圓圈講阿飄故事的阿飄屋內部啦!)

創作者介紹

撒旦的WONDERLAND@魔界第六層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八荒殿
  • 就讓撒旦被鬼抓吧,說不定下次普渡的時候可以搶些冥紙花花~~(飛奔)
  • 你不是早就在用冥紙了?(斜眼)

    撒旦 於 2008/08/18 14:58 回覆

  • 路人甲
  • 我也去過民雄鬼屋,我表哥說他同學家就在鬼屋隔壁,小時候他們還在裡面烤過肉

    這種事還真是看人的體質哩...
  • 你表哥的同學大概住久了都是老鄰居了,早就跟那邊的阿飄是老相好,激不出火花了......(大誤)

    撒旦 於 2008/08/18 19:0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