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天前外婆過世了。

  祖父、祖母相繼於我當兵時與退伍後不久逝世,外公更是在他還不到四十歲前就過世了。我所見到的外公,只是牌位後的那張黑白遺照,年輕的臉上尚殘留著青春的尾巴,彷彿他該是我的大哥,而不是外公。

  我不知道這些年來,外婆在孤寡一人的日子裡會不會想念外公,我也不知道外婆是怎麼獨自將五個小孩拉拔長大的。對我這個長外孫來說,這些話題彷彿是不能說的祕密,既然從來沒聽任何一個親戚談起,我似乎也該懂得察言觀色地當做沒這些事地閉嘴不提。

  可是不提不代表沒有過,只是我既不敢直接問外婆,也不好問舅舅阿姨們,也只能收起好奇心了。

  現在就算想直接問外婆,她也無法回答我了。

  人總是會老會病的,外婆自不例外。近些年來,外婆由行動不便,繼而發現高血壓、心臟病,然後只能坐在輪椅上讓人照顧,到最後住進了醫院的安寧病房。這時候的外婆已經跟植物人差不多了,差別只是植物人的器官運作正常,可以自行維持住生命,而外婆身上必須插滿許多管子與各種儀器的感應器罷了。

  我不喜歡去探視外婆,最主要的還是,我不想看到外婆這樣的狀況,那會讓我益發難過。

  醫生說,雖然外婆已經沒有外在情緒反應,但她還是能感受到我們,她還是知道的。我不曉得醫生這話對不對,因為外婆早就沒辦法給個有意義的反應證實醫生是對的了,但不管如何,看到外婆的狀況,任誰看了都難過。如果外婆真的還能感受到,外婆在自己本身的病痛外,豈不是還要再承受我們的難過?

  蒼白的雙唇微微張開,半開著的一隻眼睛呆滯無神,鼻子裡插著抽痰管。第一次看到這種情景時,我坐立難安,恨不得能趕快離開。這並不是我記憶中的外婆啊!

  我不知道外婆躺在床上還會不會感到病痛,還會不會難過,還會不會感受到我們的難過。但我決定以後就算必須自殺,也不要像外婆這樣,年老時只能躺在床上用僅剩無多的生命與死神拉扯著。最無趣的是明知道必輸無疑卻還不能放棄,只看能撐多久罷了。

  如果是我,我一定不幹這種事。我寧願趁還能動的時候多玩一些,然後在快要不行了的時候趕緊死掉,免去最後落得只能與病床纏綿痛苦不堪的慘狀。

  所以,外婆逝世我雖然難過,但我並不覺得這是件壞事。人莫不有死,若能好好地死(例如在睡夢中死去)當然是最幸福的,但有許多人卻是像外婆這樣,死前還要承受病魔折磨,在極其難過痛苦的情況下死去,這實在是很殘忍的。像外婆這樣都已經病入膏肓了還得承受這麼久的苦痛,我真的很替外婆不捨。

  既然始終都避不開死亡,那還不如早點解脫,也就不必再繼續承受病痛折磨了。

  外婆,願妳一路好走。今天妳先走一步,改天,妳的子孫們也會走上同一條路的。

  再見了,外婆。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vdpolg
  • 幫你打氣!
  • 謝謝啦,我還好啦。 :D

    撒旦 於 2008/09/25 14:38 回覆

  • yungwei
  • 虽说知道你定会坚强面对,不过还是想说:节哀,老人家已离苦得乐^^
  • 謝謝。所以我才說,我不覺得這是件壞事。

    撒旦 於 2008/09/25 16:03 回覆

  • cyber runner
  • 希望他一路好走...
  • 謝謝你的祝福,我想她會感受到的。

    撒旦 於 2008/09/25 16:05 回覆

  • vincent
  • 我始終相信,死亡是通往快樂路途的轉折,我們終將。

    節哀!
  • 謝謝你!

    撒旦 於 2008/09/26 03:2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