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車吧。」
  「飄雨耶!你不穿雨衣嗎?」
  「嗯....」你想了一下,拿出雨衣穿上。
  「那你呢?」
  「我躲在你後面,沒差啦。」我笑著說。

  一路上細雨紛飛,幸好沒轉成大雨。我將雙手伸進你外套的口袋裡,說什麼都不敢真抱著你。說到底,我們認識不過才半天。

  才半天。

  半天的時間,我無從真正了解你,正如你也不夠了解我一樣。這種偶遇的好感,向來都是最不真實的。

  坐在後座,冰涼的風雨似乎冷卻不了我猶然火熱的身子,微暈的腦子裡尚回味著那些溫暖。


  「你喜歡我嗎?」
  「嗯....」我偏過頭去。
  「什麼嗯?」你把我的頭扳回來,兩眼直瞪著我。「你喜歡我嗎?」
  「喜....喜歡。」我的臉頰一陣發熱,於是閉上了眼睛。
  「眼睛睜開!看著我!」你用一種略帶著命令的口吻輕語著,怪的是我竟然毫無抗拒地接受了。
  「那,你比較喜歡我還是我B?」你十足霸氣地凝視著我。

  天啊,哪有人這樣問的?我差點就要笑場了!這當下沒必要故意破壞氣氛,所以還是順著口氣回答為上。

  「比較....比較喜歡你。」說完後我竟然一點都不心虛。
  你開心地笑了,深深地吻了我後,便開始玩了起來。

  幸好你沒追問喜歡你什麼。

  休息的時候,我窩在沙發上,看著你們互動,聽著你們交談,這其實是很有趣的事。那是一種彼此依賴,卻又帶著頗明顯的權力傾斜,使得你們的相處模式看來就像是「談戀愛中的長官與部屬」,既有甜蜜又免不了衝突,有時還真令我忍俊不止-講話一定要像長官指揮部屬那樣嗎?你們到底是在談戀愛還是在當兵啊?


  突然感到一陣清涼,原來是挾著雨絲的一陣冷風襲來,我的兩手臂不由自主地略緊了緊。想起你說的話:「他就是愛搞曖昧。我就覺得奇怪,曖昧到底有什麼好搞的,幹嘛弄得彼此關係不清不楚的。根本就沒意思嘛!」說著說著你還瞪了他一眼,他卻笑笑地看著我。

  是啊,你就是愛搞曖昧。所以我也是你的曖昧之一嗎?

  呿,以後連再碰面的機緣都不見得有,哪來什麼曖不曖昧。可是,可是,如果真的不是,你又為何....

  唉。

  罷了,別想太多。想太多只會讓腦筋打結,從來就沒有能想出好結果的實例啊。

  過了橋,雨似乎變小了,雖然本來就不大。深夜裡人車皆少,路燈與車燈像遊蕩的精靈般飄動著,我們這兩人一車活像誤闖叢林的小白兔般,顯得格外地受注目。

  你把車停在騎樓下。我等你收拾好,便說我自己走回去就好。一來離家不是太遠,二來也想走一走,看看能不能冷卻一下,清醒一點。

  「這怎麼可以!」你瞪大了眼。
  「沒關係啦!」我堅持己見。
  「這種天氣!我怎麼可以讓你自己走回家!」於是你不顧我的意願,自行打電話叫了計程車。
  「我....」突然間我說不出話了。

  連絡好計程車後,「走吧。」你說,並牽住我的右手,緊握著走向路口。突然感到一陣悸動,即使是寒冷的雨夜,由你手上傳來的溫度,卻讓我感到溫熱舒暢而不畏冰涼。

  原來你們倆還真是一個樣,都有著霸道卻溫暖的個性。

  到了家後,傳了簡訊給你們兩個道平安。也不知道心裡到底是什麼滋味,也許是惆悵,也許是懷念,也許是....知道一生僅此一次,即使情仍未了,但緣盡了又怎能不遺憾?

  未來如何我不知道。或許也不該奢求什麼,如同船過水無痕一般,一切就讓它去吧。只是你們給我的那片刻溫暖,早炙在心上、熱在軀裡,我會永遠記得的。

  永遠。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