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單單的坐在 DR.COFFEE 的窗明几淨的高椅上, 午後 2:43 分的陽光有事沒事的充滿店面前的象牙白的大塊瓷磚上。

        我想著你, 其實也不是想著你。我翻開隨身帶出的賴香吟的 [ 散步到他方 ], 以為拿著書可以在這樣的下午招擺出比較優雅但不俗氣的姿態;但而的還是低低的喝著 cafe' au lait 的注視著往來的充滿健康朝氣的男孩子, 一種典型就是荷爾蒙分泌中的不可自拔。
        [ 然而, 如此的光陰的虛擲, 多年來, 彷彿也是我藉以繼續生活下去的必要動作,...]

        攤開 campus 的 notebook, 挑一隻慣用的 pentel 的黑筆, 開始在無聊的白紙上畫著圈圈; 是阿, 日頭當好, 我慵懶不想亂動的像一隻病奄奄的大金魚, 瞪大著發泡的眼睛, 雙鰭胡亂的前晃後晃的在無垠的紙海上癱瘓著。

        金魚開始說話, 說他不是水族箱中的的愛妃或是寵臣, 說著眼睛還要眨巴眨巴的的柔柔的開開闔闔; 說他之前不過是的無奈又不想睡覺的蜘蛛猴, 因為有時沒事的貪吃太多的義大利麵....。我懷疑我的普拿疼是不是開始發揮作用, 怎麼剛買的 SONY 的耳機會傳來....。

        你的囈語阿。

        [ 彷彿不經這樣的無所求的的淘洗, 就不容易辨識出自己在生活中的適當位置,...]

        一定是我的幻覺,must be![ 咖啡事典 ] 上說 DR.COFFEE 在全日本有三百八十家以上的店舖, 可是怎麼那時我不論晃盪在 Ginza 或是Sapporo 就是一家都沒碰到。你總是說你要喝維也納咖啡, 那種在渾厚的黑黑的飲料上, 再煽情的加上整片的濃密的乳白鮮奶油, 或許還有挑逗的巧克力米作為點綴。

        連著我也喝了好幾個月的維也納咖啡, 或是一些小變一下裝飾花樣便加個二、三十來元的巴黎咖啡、瑞士咖啡、或是哪個還沒被符碼化消費夠的歐洲國名。

        你說, 讓我們努力看看吧, 我不太相信的點著頭。於是我跟你在壽山、墾丁、高美館擁抱, 在伊事丹、漢神、pizza inn 交往, 在你房間的轟隆隆的冷氣內做著兩具軀體能夠無止的變形。然後在一個刺眼的的陽光的冬季, 我們分手。

        [ 不容易在心海的波浪裡安靜的漂流下去。]

        我的頭髮被絲絲的揉著,S.K 悄悄的走進來, 端著一杯 espresso 坐在對面。 我說, 你知道我上一篇胡言亂語的文字中有提到你麼, 你笑了笑,笑容還是那樣的拘謹而有點可愛。

        那不常很正常的嗎, 你說, 就算你不把我明明的寫著, 你的文字中一點也不會脫離我存在阿。那倒是真的, 我懺懺的笑著。S.K 伸出右手, 我看見我的左手由然的與他對應著, 像是 [NELL] 一片中 Judy Foster 獨自一人伸著手的, 愉快的唱著只屬於她的歡樂。

        一種字體凡掩飾的愛情, 或是一種自體繁衍式的愛情, 對著無聊的空著情等待的人而言, 怕是不太得以的自慰。

        這只是另一個, 平凡的無以復加的日子。


        Wed Apr 30 14:56:40 1997
創作者介紹

撒旦的WONDERLAND@魔界第六層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