驀然,不知道哪來的勇氣,他把摩天輪的廂門把手一鬆,倏的,帶著微微金屬磨擦聲,門在高空中悄悄的游移開。他將頭小心的伸出,每一公分對他好像都是踏在異星球的一小步,虛虛浮浮沒有一點真實。這可能是自從他上星期殺死三隻蟑螂以降最冒險最勇敢的嘗試,他沒有絲毫的概念他現在怎麼會有這樣的舉動。
        門打開後的摩天輪車廂,風灌的更滿。他想起一個風的道路的說法,說是風的精靈在空中有著無數條我們看不到的行跡,自古到今,自開天以迄,而這些軌路,然而,隨著這個世紀以來,人們開始恣意的在空中發展,飛機、高聳的建築物、煙囪、或是像摩天輪,於是風的精靈的國度遭到人們的干擾破壞,於是高空中突有強風,是因為風的精靈在嘆息。

        改變。他發現自己比任何時候都奢求這樣的字眼,因為這樣的態度,從他的父母家教時,就離得他好遠。他從來被教導著穩定和不變,以為任何絲毫的嘗試都會遭致可怕的顛覆和混亂。他被教導不要出風頭不要和別人不一樣,不要太有主張也不要個人注意。

        他羨慕著漫天的煙火,雖然短暫,卻那麼的令人印象深刻。而反觀自己,好似在性格中幾幾刪除光了煙火的個性,他太平凡,也太讓人容易忽略。

        一朵奪目的火花在他面前開綻,近得好似伸手就能觸及,他伸手企圖去裝滿一掌殘餘的光輝,卻握了個空。

        既然這樣,他想,那我就來做一朵煙火吧。當他發現自己是這樣想時,居然開始興奮的發抖,為著他這樣一個年近三十歲的男子的第35個周休二日在週六晚上摩天倫中的狂想而激動。因為他覺得自己是那麼的不一樣,像一朵煙火。他想。

        我要一次板著臉不跟接待的妹妹問好。
        我要好好的約企劃部門的剛退伍的年輕人一次晚餐,並且告訴他我喜歡他。
        我要一個沒有teddy bear的桌子,嗯,或許留著,但是不要每天跟他握手。
        我不要一段老是在等待的生活。
        阿,是阿,我要好好談一段感情。

        他覺得全身充滿著能量,蘊續,並且等待著爆發。他張開雙手,擁抱著夜晚的空氣,讓那種舒暢,穿透灌滿。在第78顆煙火爆炸的時候...

        猛然,他向著廂門跳躍了出去,急急洶湧翻騰,在綻放在深恣的朵朵花開的夜空中。


        Thu Mar 12 04:00:33 1998
創作者介紹

撒旦的WONDERLAND@魔界第六層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