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哲是我學生。大四時課業閒散,便兼了家教打發時間。他家在新莊,應徵時,他媽媽囉哩囉唆個沒完:「你有沒有經驗啊?每週三天能不能配合啊?錢不是問題我要的是有效....」正當我想起身告辭,濃眉大眼的他蹲在樓梯護欄一臉天真爛漫注視我。是他嗎?黑皮短髮的底迪?我還在懷疑時,他媽媽一語驚醒夢中人:「我希望明天就開始。」

  士哲,典型的單親小孩,媽媽開明女強人,沒時間照顧,將他送往課輔班,別的沒有,只要求不能打他,結果課輔第一天他就挨打了,哇哇哭給媽媽看,媽媽心疼,從此不信琳琅滿目的課輔,寧願自己物色人選。這就是我跟他相識的原因。

  第一天上課才知道這工作頗為艱鉅。士哲調皮,二樓整層是他的玩具王國。「咻咻!」他持著模型飛機亂流似地來回兜跑。「不要玩囉!快坐回椅子上。」我翻開兒童美語課本。「咻咻!」他從我身邊呼嘯掠過。「張士哲!趕快回來。」我看著他咚咚跑到樓梯間,不見了,霎時一切靜止。「士哲?」我並不離開椅子:「張士哲?你還在嗎?」我終於跟過去:「張士哲?你在哪裡?」我走到樓梯間轉角。

   「抓到了!」他倏地朝後抱住我的腿大聲歡呼:「好笨喔!汪汪汪葛格是大笨蛋!」-___- ....我無話可說,轉身把抱起他到床上。「啊不要不要丟我!」他咯咯掙扎,被我砰一聲拋到彈簧床,蹬兩下。「好玩嗎?」我搔他癢,他哈哈大笑求饒:「不敢了不敢了....」

  我們坐在毛茸茸草原綠地毯上。「汪葛格。」他指我橘色外套道:「你好像小熊維尼。」「我?維尼?」我皺皺眉頭。「對啊。」「那隻畜牲哪能跟我比?」「牠不是畜牲啦!」他抗議:「維尼是小熊。」

  靈機一動,我決定當天不上課,講故事給他聽:「從前從前,有一隻狗,叫做小花狗。」「小花狗?」他狐疑搔頭:「安徒生童話嗎?」「不是。」「伊索寓言?」「不是。」「格林童話?」「不是。」我說:「別猜了,聽我講....」幾哩呱啦我胡亂掰了一篇故事。

  「那後來呢?」他問。「什麼後來?」「小花狗有沒有跟小老虎在一起?」「這啊~」我黯黯道:「小老虎後來拋棄了小花狗,所以小花狗決定獨自追尋自己的春天。」「喔。」他再度拾起模型飛機:「問你喔?」「嗯。」「為什麼小花狗又叫做新人殺手?」「這個....呃....我剛有說到新人殺手嗎?」「有啊有啊!」他站起來想跑,被我牽住衣角。「不可以再玩飛機了。」我抓住他的嫩嫩小手,到書桌:「我們來玩心理測驗。」「好啊好啊!」他現實地拋下飛機,乖乖跟我坐在椅子。

  「以下有五個地方,A海邊,B高山,C森林,D沙漠,E雪地,你第一個最想去哪裡?」「海邊!」他興奮答道。「不行。」我糾正:「你要告訴我是ABCDE哪一個?」「海邊啊!」「海邊是ABCDE哪一個?」「A。」「嗯,所以你要說:A。」「真麻煩。」

  「這裡有兩張圖,請你在一分鐘以內跟我講這兩張圖有什麼不一樣?」「這裡....這裡....」話甫畢,他立刻指給我看。「不行。」我急忙阻止:「你要用ABCD的方式告訴我。」「唉呦~」做了十來個測驗,他英文字母幾乎全會唸,頗為天才。看看錶,該下課了,但他媽媽還沒回來。「你餓嗎?」我問,他核果大眼睛注視我,點點頭。我們下樓,到廚房找吃。「哇~」打開冰箱,空空如也:「媽媽都沒買東西啊?」「對啊!」他嘟紅小嘴嘀咕:「媽媽回來才會帶東西吃。」等不及了,我到巷口包兩袋筒仔米糕。

  我們邊吃邊看電視,媽媽終於回來,見我們這樣,又高興又不好意思。「真的很謝謝你。」大門口她向我抱歉:「我以為你會先離開,好擔心趕回來,結果你還在。」「沒關係。」

  筒仔米糕換加時薪,划算。

[待續]

Tue Mar 25 03:43:53 1997

創作者介紹

撒旦的WONDERLAND@魔界第六層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