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上的比賽者一個換過一個,而心焦的飛颺始終沒心情細聽。終於所有參賽者都演唱完了,飛颺只覺得像過了好幾個世紀般。主持人宣佈休息十分鐘後公佈名次及各項個人獎,飛颺便趁空打了個電話到致遠家。「嘟、嘟、嘟......」話筒傳來的是未接通的聲音,打回家去又沒人接。飛颺一試再試,轉眼十分鐘過了,仍沒能打通。飛颺只好先回座去。
        「讓各位久等了!」主持人在台上嘻皮笑臉著。獎項一樣一樣地公佈,毫不意外的飛颺拿下最佳音色、最佳技巧兩項個人獎,當然也拿下了冠軍。掌聲不斷。「最後還要頒發一項剛剛臨時決定增加的獎項─最佳創作獎給高飛颺同學!」現場掌聲更是熱烈,還夾雜著一片驚嘆:「原來那是他自己作的啊!」「難怪我沒聽過!」然而面對眾多欽羨的眼光,飛颺只想趕快回去找到致遠問他為什麼自己先走了?

        搖搖晃晃,車窗外的景物飛掠而逝。飛颺手中捧著獎盃,呆呆地望著窗外,一顆心空盪盪地竟似不知去向。

        好不容易到站了。飛颺下了車直奔致遠家,按了門鈴卻無人應門。飛颺等了好一會,不得已只好先回家去。飛颺進了自己房間,剛放下手中的獎盃,便看到桌上有張紙。「致遠出事了,在八一四,盡快過來!」飛颺心中像挨了一記重擊,腦中攸地空白。過了一會飛颺方定下神來,深吸了口氣,轉身抓了外套便往外衝去。

        現在飛颺的腦子已經停止活動了。阿姨、姨丈在旁默默垂淚,他看不見;爸媽安慰的話,他聽不見。他只是怔怔望著致遠稚氣未消的臉,動也不動。他的腦海中只留著適才那一幕,那他闖進病房時,見到致遠躺在床上,一雙呆板的眼睛瞪著,待得飛颺進了病房後才緩緩閉上眼睛,蒼白過分的臉上竟似泛起淺淺微笑的一幕。

        飛颺永遠也忘不了的。

        知子莫若母。媽媽幫飛颺向學校請了假。飛颺則鎮日坐在致遠房裡望著致遠的照片發呆,不哭不笑也不說話。直到致遠出殯的前一天晚上,飛颺驀地悲從中來,伏在床上放聲大哭。

        天氣略陰,微風吹拂過臉龐竟若刀割。出殯時飛颺反倒沒有哭泣落淚,只是面無表情。下葬時,飛颺要求將棺蓋打開,並將獎盃放在致遠身旁。棺木蓋上了,土越堆越高。飛颺一顆心飄飄盪盪地像飛浮在風中的蒲公英,再找不到著地點。
創作者介紹

撒旦的WONDERLAND@魔界第六層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