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文中有一堆亂七八糟的音節符號, 有 (/) 有 (\) 有 (^), 還有 (..)。發覺這樣打起來真的是四不像, 下次或許應該用手寫的, 想會能夠更容易的讓你看懂。

而 (..) 這樣的標點, 主要的發音的方式, 是使兩個連著的母音, 各自發出其各自的音, 而不是法文中慣常連成一片的方式。比如來說吧,
..
NOEL
本來 oe 相連, 會有自己的音標來發音, 然而加上了 (..), 變成 o 和e的都要發出來。我一直覺得很好玩, 但總總是讓我的發音又變得很可笑。這個字應該越來越不難見到, 尤其在本地越來越隨著日本, 而日本又極為的喜歡的法化後。

這個字的英譯是 Christmas, 一個及將來到的節日, 雖然在商業的時刻表上, 現在已經烘烘然的炒熱著。

我將 CD Player 一直設定在這張 CD 的 track 13。這是一張小提琴的小品作品集, 一張放著在這樣有點灰濛的白天中, 格外恬適的襯托。我把即溶咖啡到在杯中, 沖著熱水; 想到有次看高校教師, 劇中的真田廣之是把咖啡倒到燒杯中, 在放在酒精燈上煮, 一種很有趣的愜意。


這瓶咖啡, 真的少了點香味。那時是托爸爸在逛街時幫我帶回來的, 喝了老半天, 總覺得怪怪的, 有次爸說, 「奇怪, 喝這咖啡, 居然他這很會失眠的人也不受影響。」才發現, 這是一瓶低咖啡因的。

少了點香味, 卻好像是那回在 JAL 的飛機上喝的一般, 有感覺而無味覺。人的感官經驗常常很奇妙, 在微細間能夠將你帶回你早已遠離許久的回憶空間, 於是, 或許你會在感覺到, 你曾經在那個冬天, 期待一場瑞雪的飄落。


我每每憶及, 覺得你的出現是我不知所措的宿命, 一場離開 / 回來併合的標地。

那一回, 我差點在唱片行的音響前, 哭了出來。那一種翻騰攪擾的感覺, 只幾幾乎的就要將我整個人覆蓋、擊落、淹沒、潮滾、敲碎。從來不知道, 小提琴的聲音, 是這樣的隨著他的弓的運用, 我會被體無完膚的刺穿, 到無法疼痛。裂痕的不能崩解, 又一點又一點的被炫揚開的音色, 以硬紉的線, 一絲一絲的綑綁, 不得寬恕。我沒有任何力氣, 沒有任何機會, 能夠有搏鬥或是逃避的可能。


我只能倉皇的逃離。逃離那兩個巨大而撼人的音箱的前面, 逃開因柔美悠揚而帶來的難受, 回到搖滾樂歡鬧的二樓人群, 躲入人和人看似無界限的存在。
..
track 13 / Massenet : Mediation from ' THAIS'

有一陣子, 好似得了violin-phobia, 極盡可能的要閃躲和排斥有這樣意涵的事物, 而整個狀態, 就像毫無抵抗能力一般的, 輕易的會在日常的暴露下,滿身瘡痍。


我以為, 我是在情感的回饋制約下, 將你和violin 做了牢不可分的連結。我看著你肩夾著琴身軀的, 緩緩的推著弓, 在挑起音色前的專注, 在不滿意下的皺眉。

於是, 我必得自殘自傷。許久許久。



Mon Nov 18 15:56:52 1996
創作者介紹

撒旦的WONDERLAND@魔界第六層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