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18歲以下不宜閱讀。保守衛道人士亦請自重留步勿入)

  第四類是嘴炮隆隆型。這算什麼型啊?很怪,是不是?他們主要就是靠著一張嘴闖天下,似乎還真的有人吃他們這套。這當然不是指舔、吸等等的舌技、更不是用舌頭把櫻桃梗打個結這種老掉牙的把戲,而是從頭到尾幾乎都是動口講話,實際辦事的時間大概連5%都不到。

  所以這要算做愛嗎?就實做主義者來說,這種類型的人時間都花在打嘴炮上,哪算得上什麼做愛。但既然有這種類型的人存在,就表示還真的有人喜歡被灌迷湯。嘴炮能有多爽不知道,至少迷湯一定好喝。

  不過這種人的市場我想應該不是很大。為什麼呢?因為我自己雖然沒遇過這樣的人,但根據朋友們的經驗,一面倒的都是抱怨,可見不想浪費時間在嘴炮上的人應該居絕大多數才對。這種類型的人大概也只適合同類型的人吧?你來我往,炮聲不斷,應該別有一番樂趣才是。

  第五種是死魚木頭型。通常這種類型只會出現在被上的人身上,標準模式是動也不動,既沒有明顯表情也不發出聲音,就像一隻死魚或一根木頭般地「任人宰割」。

  我是不太能理解這類型的人為什麼可以動也不動,所以只能猜測看看。也許是害羞,怕萬一叫太大聲或身子扭動表現出爽快的樣子會不好意思。也可能真的是不爽,所以當然不會有反應。

  如果是後者,那只能說大概能滿足他的人可能真的太少,但是又何奈,只好祝福他有天能找到幫他開竅的人。如果是前者,那就是這個人自己的問題了。都已經是做愛了,還有什麼害不害羞的。雖然太淫蕩可能有人會受不了,但完全沒反應大概也沒人做得下去吧。

  這種人多嗎?幸好似乎不多,要不然大概很多人寧願自己回家打手槍,也不會想在死魚身上浪費時間吧。

  第六種是埋頭苦幹型。這種類型通常都是上人的人居多,說是死魚木頭型的對應類型應該不為過。這類型的人當然不像死魚那樣動也不動,而是很賣力的做,但往往也是不怎麼說話,常常一兩個姿勢就可以從開始做到結束。

  對被上的人來說,遇到這樣賣力的人還真不知道該高興還是難過。高興的是,看得出他真的很認真在做。不是有句話說「認真的女人最美麗」嗎?這句話用在這個狀況也很適用,那種認真賣力的態度的確很令人著迷。只是通常這類型的人比較呆板無趣,做愛就像工作一樣,進出到後來自然會射,被上的人爽不爽大概從來都沒搞清楚過。

  這種人據說有一定的比例,雖然不能算很多,但遇到的機會也不會很低。如果這種人願意改變觀念,應該會是「璞玉」才是。

  第七種是麻辣SM型。SM我想也不必做太多解釋了吧,簡單的入門有捆綁、調教等等,至於更進階的我也不是很清楚,如果真的有興趣了解,請查詢維基百科施虐與受虐BDSM這兩條項目,應該能夠有初步的了解。(警告:這兩條敘述可能會讓人感到不舒服)

  這種類型的玩法對大部分人來說可能都太過激烈且無法接受,不過有些簡單的入門玩法對一般人來說也許還比較能夠嘗試看看。例如不造成傷害的道具、簡單的捆綁等等,往往可以激發出有別於普通玩法的情趣,並不見得不好。不過要提醒一下,最好使用比較正式的道具,不要亂用替代品,不然可能會發生料想不到的意外(例如手機卡在裡面拿不出來),到時候沒爽到事小,處理善後很費事那才麻煩。

  這種玩法的人並不多見,不過說真的在平常狀況下也看不出來是不是這類型的人。如果有心想踏入這個領域,網路上應該可以找到他們的網站或聊天室,這部份我就不太清楚。建議最好先與熟手溝通請教後再決定是不是真的要涉入,千萬不要想無師自通,畢竟這種玩法有一定程度的危險性,自己亂玩萬一玩出問題來就不好了。

  當然可能還有別的類型是我沒體驗過也沒聽說過,或是我漏列的。不過我想應該沒差啦,又不是寫論文編教科書,不必這麼嚴謹。不過就只是整合一下朋友們與自己的經驗讓大家參考看看,好玩而已,不要太認真了。(有漏列的話,歡迎幫我補上!)

  以上七種其實並不見得都是獨立的。有可能你是第一種,但你也可能兼具某一種或某幾種的部份,甚至於對這個人你是第二種,對那個人你又變成第四種都有可能。所謂知己知彼,如果知道自己是怎樣做愛或喜歡怎樣做愛,也能夠知道對方是怎樣做或喜歡怎樣做,當然就比較能夠協調出讓彼此都滿意的做愛過程與品質了。

  不過話說回來,人體最大的性器官是大腦,因此戮力追求姿勢技巧時間等等,都比不上動腦思考如何能讓對方更爽更滿足來得有用。如果能夠事事為對方著想,以對方的爽為己任,視對方的滿足為自己的滿足,這樣的做愛才算做愛。若只想滿足自己的慾望而不顧對方的感覺,那就不是做愛,而叫性交了。如果這樣,那又何必做?回家自己打手槍可以自己操縱時間長短,還知道怎樣打會更爽,豈不是更好。想要有滿意的做愛品質,就在你的一念之間!

註:撒旦是生理男性,因此本文只針對生理男性而寫,生理女性並不見得適用,敬請生理女性們見諒。

    全站熱搜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