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是外婆的告別式。結束後,剩下的就是骨灰罈進塔這件事,而這個是二舅要在台南處理的,不關我的事了。

  外婆過世後的一連串喪葬禮儀,對我來說其實還頗有趣的。雖說我爸那邊的祖父母約十年前就陸續過世了,但當時我正在當兵,即便是長孫也沒辦法參與,除了最後一天的告別式外。但祖父母過世的辦法與外婆截然不同,祖父母是在自家門外搭棚辦的,儀式看起來似乎是道教的,不像外婆這次主要是以佛教儀式為主,感覺上就有差別。

  我一直在想,所謂的超度,到底是超度死人還是活人。

  以藏傳佛教的觀點來看,人死了就進入中陰身的狀態,這時候如果能掌握中陰身的特質,是有機會得以解脫輪迴的,只是很少有人是這時候解脫的。之後即使再以外力助唸等等,事實上效果也不會好,雖說臨時抱佛腳勝於不抱,但這還得看自身平日修為而定,外力能介入的終究有限。

  所以我認為這些超度儀式,超度的是活人,不是死人。死人自有他自己的業障與福報,去他該去之處,用不著活人擔心。只有活人,才要擔心自己表現得夠不夠孝順先人,儀式辦得夠不夠隆重莊嚴,場面是不是辦得太寒酸,整體看來會不會讓自己覺得心安。超度,只是為了讓活人心安罷了。

  見外婆遺容最後一面後,姊姊說外婆看起來面容很安詳。我只是笑了笑,心裡覺得這些幫遺體化妝處理的師傅真的很厲害,外婆的遺容與當初病臥床上時的容貌幾乎無法聯想在一起,真不知道這些師傅是怎麼辦到的。

  唸經是種本事,用台語唸更是。連續幾場助唸,聽來助唸的師姐們唸的音調,覺得佛經還是用台語唸比較好聽,用國語唸感覺就很平凡。不過有些經文有比較多日常生活不會用到的字,根本就不知道台語怎麼發音,唸起來就一頓一頓的很不順。我在想,大概是因為有很多佛經都是在唐代翻譯的,台語的音比現在的國語接近當時唐代的發音之故,所以用台語唸比用國語唸順暢好聽多了。台語(閩南語)本就是中原古語南分的一支,不信的話,有些唐詩用現行國語唸並不押韻,用台語唸就押韻了,這可以做為台語源自中原古語的一項證明。

  我媽這邊的親戚好久沒像昨天這樣幾乎全體都到了,真不知道該高興還是難過。前二舅媽還是沒肯讓歸她撫養的表弟出現,所有孫輩的人之中只有他沒到場(當然她自己更不可能到場了),我想外婆應該頗感遺憾吧。

  好多親戚都十多年未見了。大舅變得好老,表弟表妹們也都長大了,好可怕,感覺上他們還都是走起路來搖搖晃晃的小嬰兒啊!

  原來這麼大一個人,燒完後剩下的不過這麼點份量,灰白且密佈空洞,放到罈裡都還不滿十分之一。這個就不附圖了,可別跟我說什麼沒圖沒真相...

  來如流水兮逝如風,不知何處來兮何所終。真的,什麼都帶不走的。

  最後的感想:葬儀社真的要仔細挑,好的葬儀社讓人上天堂,爛的葬儀社帶你下地獄,慎之慎之!

    全站熱搜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