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你我都知道的,世界上的事都很簡單,不外乎緣份。認識一個朋友,是緣;能夠一直都當朋友,就是份了。而你我的故事,就架構在有緣、無份上。或者說,我們只有朋友的緣份吧。
    認識你是意外的。朋友說要趁著休假去宜蘭玩,問我要不要一起去,沒有在宜蘭好好玩過的我當然一口答應了。朋友說要在宜蘭過一夜,說要去住你那裡─這是我第一次知道你,卻再也沒想到這會是我這輩子再難忘懷的事,再難忘懷的人。

    朋友跟你聯絡好了後,兩個人坐著火車一路搖搖晃晃地朝著宜蘭前去。臺北盆地、基隆河谷、雙溪河谷、太平洋、龜山島,於是我們知道宜蘭到了。與西部不同的是,在這裡連都市都顯得如此純樸,更不用說那片別出心裁的藍天了。而最讓我感到意外與心曠神怡的,是你。

    你一定不會知道了。那天我的心情就像四月的微風伴著亮而暖和的陽光,以致於我都不太知道怎樣說話了,而只顧著享受。這是個多麼好的天氣啊!單是見到了你,我就知道來宜蘭我不虛此行了。

    你知道我們都想見識見識冬山河,所以下午就帶我們去逛逛了。一路上被你載著,我有種不知身在何處的感覺,只能有一搭沒一搭的跟你閒聊,你一定不知道我竟然是在貪婪地呼吸著你的味道吧!遠遠看到一座紅色橋,你說到了,我不禁暗恨為何路要這樣短了。

    朋友是有備而來的,抓著相機就想拍照。你說現在園區裡在辦活動,要買票而且又不好看,建議我們就在對岸的堤邊走走就好了。朋友說好,我當然就聽你的話了。我們一邊拍照一邊聊天,還不忘對河裡划船的人們加加油打打氣,順便批評河道太小還算不上國際標準的划船場地,又批評其實東山河的整治是變相地對大自然的一種謀害,只知道站在人類立場去截彎取直消弭人類所謂的水患,真正自然產生的種種地形就被取而代之了。在人類已經太厲害的今天,想破壞大自然還怕找不到理由嗎?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